凌飞和闫正芳去的第一站当然是凌家,这趟来燕京名义上就是为了来凌家成婚。

    “说吧,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你一点都不知道。”车子开往凌家,凌飞对旁边的闫正芳问道,他问的当然是和他成婚的对象。

    闫正芳说道:“起初我确实不太清楚,所以特地让人回凌家调查,您将要成婚的对象是魏家的女儿。”

    “也是个身体不健全的人吧。”凌飞淡淡说道。

    闫正芳点头:“小时候重病导致她双目失明,又因为意外,双脚毫无知觉不能走路,只能坐在轮椅之上。”

    果然如此,凌飞早猜到会是这样,燕京一些世家联姻的常规套路。

    “那个女人呢,也是魏家庶出的吧。”凌飞道。

    “这倒不是。”闫正芳摇着头,“他是魏家老三的独女,人长得确实很漂亮,如果不是她双目失明双腿有恙,指不定燕京评比美女排行她还能上榜。”

    “不是庶出?”这让凌飞微微讶异,不过想想也了然,凌家和魏家要联姻,身体不健全的女人想要和凌家嫡系子弟完婚怎么可能!凌家的地位太高,在凌家看来任何一位子弟都非常人配得上,让他们去配一位残疾人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这才想到了还有他这样一位弃子,这是配魏家女儿的不二人选。

    “不过说起来,魏家老三在魏家是最不得宠的一位。”闫正芳说道。

    “我能猜到。”如果是最得宠的一位,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儿配一个弃子,即便对方是凌家!

    “魏家老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凌飞问道。

    闫正芳嘴角一撇:“一个不务正业的人,纨绔子弟可以这么说,和两位出色的兄长相比他不值一提。魏家老大老二相当出色,魏家的业务大半由两人把持,做得有声有色,比之乃父有过之而无不及。”

    “哦,还有一点,魏家老三是二房生的孩子。魏家老爷子的发妻早年就死了,只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作为二房的孩子,魏家老三也是时常受两个兄长排挤,魏老爷子也不管不问,任由他们。”

    一路去凌家,闫正芳和凌飞说了很多关于凌家与魏家的事。离家近两年来发生了哪些事凌飞不大了解,他有必要从闫正芳口中了解一些。

    ……

    这是延绵看不到边的栏杆,穿过栏杆可以看到的是巨大花圃,此刻花圃内花团锦簇,群芳争艳,一片鸟语花香景致。若是由上方俯瞰,能够看到的是一片花海环绕在栏杆里。

    花海往里走进,是一栋栋错落有致的豪宅,矗不知其几千落。每栋豪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极尽奢华。其中也有古建筑式的楼房,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勾心斗角。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极尽人间豪华。

    在房子后方有一块巨大草坪,这是高尔夫球场,此刻高尔夫球场上有一男一女。女人眸中带着岁月的痕迹,脸上却丝毫不显,美丽至极极有气质。她那双美丽的眼睛迷人心魄,其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男人大抵40岁左右,相貌英俊,带着一股独特的韵味,全身上下散发着男性强烈的荷尔蒙,第一眼就能让人忍不住道一句,真男人。

    “大哥,他回来了,从新城之事来看,凌家之后有意思了。”女人淡淡而笑。

    男人面沉如水,看不出他的情绪:“上次见他还没有感觉,才多久没见就做出这番惊世之举,我们这位小弟,不简单。”

    女人略微讶异:“很少看见大哥夸人。”

    “他值得一夸。”男人挥起球杆,高尔夫球射向高空,化作一个黑点。

    女人没有在看球,而是望向了凌家大门方向:“恐怕底下那些人也不会消停,凌家要热闹了。”女人嘴角牵起一丝怪异的弧度,“这样才有意思,人生若是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太过无趣。”

    而在此时,大门的栏杆处开来一辆黑色轿车。车上副驾驶座是一位年轻俊朗的男人,望着熟悉的大门他神色讥诮。

    “最终,还是回来了。”凌飞眯了眯眼。

    大门口是保安亭,里面有两个保安。看到闫正芳的车来年长那位保安心中冷笑,终于来了,他等半天了。

    “应该是来了。”左边那位年轻的保安说道。

    “嘿,这位小少爷,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右边那位年长的保安讥笑一声。

    “开门,凌飞少爷回来了!”闫正芳落下车窗,对外头的保安喊道。

    “哟,这不是闫先生吗?”年长的保安笑道,“你怎么突然来了?我记得你应该是去新城了才对。”

    “受大爷之命,接凌飞少爷回来。”闫正芳平静道,他看了一眼凌飞,刚刚进来就遭到阻拦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果然不愧是凌飞,刚回来就收到这样的礼物。

    “凌飞少爷,我可不记得我们凌家有哪位少爷叫凌飞的。”年长的保安一副茫然的表情。

    年轻的保安看了一眼年长的保安,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话,他经验不足,是近两年才来到凌家,以前凌家发生过什么并不知晓。

    凌飞抬起眼,扫了眼年长保安。

    “你该不会说这位是凌家少爷吧?”年长保安哈哈大笑,“我怎么记得两年前有人说和凌家恩断义绝,这辈子都不会回凌家,现在又说凌家少爷?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凌家哪位叫做凌飞的少爷。”

    闫正芳皱眉,冷笑着说道:“宰相门前七品官,果然不错,你这条狗仗着谁的势?竟然敢对凌飞少爷这么说话!”

    年长保安冷笑,听到这话他更加不可能让两人进来:“我是狗,闫先生就不是了吗?不过看起来你这条狗还不够明智,连主人也不懂得认,认了一条狗做主人。”

    凌飞斜过眼,目光冷淡:“你说我是狗?”

    “啧啧啧,没想到两年不见,我们凌少爷变得更有脾气了。当年可是连我的胯下都愿意钻,今天竟然敢这么说话,胆子肥了不少。”年长保安呵呵笑着,“你今天想回凌家,可以,再重新从我胯下钻过去,我让你进去。”

    闫正芳心头直跳,凌飞曾经竟然钻过人家的胯下,他脑中无法将这个画面呈现出来。在他眼里,凌飞是一位何其霸道强势的人,这种事情在对凌飞的印象中完全绝缘!可与此同时,他明白了凌飞仇恨的根源,原来他小时候受到过这么多的侮辱。

    “大胆!”闫正芳大喝一声,“你一个保安竟然敢和凌飞少爷这么说话,不知死活!”

    年长保安毫无惧色,讥讽着说道:“闫先生,我尊称你一声闫先生,你可别不识抬举,眼招子放亮点,得罪了某些人,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年长保安将这一切还当做是在两年前,不过到现在也没错,因为凌飞仍旧是凌家弃子,而凌子轩依旧是凌家得宠的孩子,凌子轩的母亲袁淑仪家族依旧强大。两相对比站在哪一头,何须赘述。

    “哦,得罪了某些人,谁?凌子轩?”凌飞淡淡说道。

    年长保安笑容冰冷:“看来确实是胆子大了,两年前连这个名字你都说不出来。”

    “主人没出来,狗倒是挺能叫。”凌飞缓缓打开车门,走下车,“很不巧,我这人很讨厌狗,走千里吃屎的蠢货。”

    年长保安冷笑着:“怎么,准备过来钻我胯下了吗?这是一项正确的选择,免得鼻青脸肿进凌家不好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