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少爷,不知道您对凌家家主这个位置感不感兴趣?”语不惊人死不休,闫正芳突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凌飞眸光一闪看了过来,神色依旧淡然:“不感兴趣。”

    “呵呵。”闫正芳笑着,“不愧是小少爷,不过就算您对凌家家主这个位置不感兴趣,也该对复仇感兴趣。”

    凌飞没有说话。

    “我刚刚分析过了,以您现在这种程度想要复仇凌家简直是痴心妄想,而数十年的时间,想必您也无法等待。如果说有什么更快速简便的复仇方法,我想只有这个了。”闫正芳悠悠说道,“成为凌家家主,甚至不需要达到那样的程度,只需要成为凌家年轻一代第一人您就可轻松复仇。”

    闫正芳打量凌飞的神色,好像不为所动,但他知道凌飞是心动了。如果凌飞没有心动直言拒绝就是,不会这样表示默认。

    闫正芳见状继续说道:“既然您杀了陈景山想必也了解过莫家吧,燕京流传这么一句话,生子当如莫问天,生女当如易轻舞。莫问天就是莫家当代最优秀的年轻人,而凌家和莫家并不对头,这些年来,莫问天出世,凌家一直被压一头。”

    “论实力,凌家要比莫家更胜一筹,可年轻一代却没有人能压过莫问天。凌家当然不会服气,内部甚至流传出只要有人能压过莫问天,将来凌家家主就是他。”

    “但想压过莫问天一头极其不易,莫问天不论是心性、胆识、魄力、能力,皆是上上之选。当今华夏能比得上他的,屈指可数。莫问天早就被默认为莫家未来的接班人,能压过莫问天自然证明有足够的能力接管凌家。”闫正芳眼前发亮,“凌家的继承者啊,想要复仇凌家内部区区几个人再简单不过!哪怕这个人在凌家内部地位极高!”

    说到这里已经很明了,闫正芳的意思就是,如果凌飞能压过莫问天成为凌家年轻一代第一人,将有机会成为凌家继承者的候选人。只要他成为凌家继承者,解决凌家内部区区几人再简单不过,轻松实现复仇。

    凌飞神色平淡,望了眼闫正芳:“我要的是覆灭整个凌家。”

    闫正芳眼皮子直跳,凌飞的心未免太大了一些。覆灭凌家简直痴人说梦,就连想要复仇他的父亲凌文渊与袁淑仪都不是简单的事。那可是凌家,高高在上的凌家,一言可定无数人生死的凌家,跺一脚能抖动华夏经济的凌家!

    犹豫片刻闫正芳说道:“小少爷,您的愿望很伟大,但我说实话,这是不可能的,哪怕您的实力再强,也无法撼动凌家的地位。您也是凌家出来的,明白凌家上方是什么样的地位。”

    凌飞眉头微动,是的,他很清楚。当年的凌家老爷子在战争年代为老首长挡过子弹,这一层关系就已经够硬了。且就算不提这层关系,如今的凌家与燕京各大家族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凌飞若动凌家得罪的可能是无数世家。

    “想要成为年轻一代第一人的难度已经够高,想要覆灭凌家的难度比这难度高无数倍。”闫正芳摇着头,“再者说小少爷,您一定要覆灭凌家吗?当年凌家就没有对你好的人吗?我相信在凌家内部大部分人和您是没有关系的,只有一小部分人才是您复仇的对象,牵连所有人未免不妥。”

    这倒是实话,当年接济凌飞母子二人的大有人在。在凌飞看来,凌家内当时分为三个类别,一类是折磨他们母子二人的人,一类是接济他们的人,还有一类是顾忌凌文渊和袁淑仪而旁观的人。如果要一棒子打死所有人,的确有失偏颇。

    “小少爷,如果你想要复仇,成为凌家的继承者即可,没有必要花费如此大的气力去覆灭凌家,太很难做到。”闫正芳说道,“当然,我相信您有这样的实力,可你目前能做大的只有商业方面,在政治方面呢?这方面凌家不倒,您将无任何机会。”闫正芳生怕话说重凌飞接受不了,各种小心翼翼。

    凌飞陷入深思,他想要复仇其实很简单,动手杀了那些人即可。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再简单不过,可是这样的后果他能够承担吗?现在的他已不是孤家寡人,他需要考虑研一集团需要考虑唐娉婉,需要考虑其他和他有关系的朋友们。要杀那些人确实简单,可杀了他们之后,他面临的将是凌家的制裁。对他出手他并不怕,来多少人他都不怕,可如果那些人对唐娉婉对任嫣然等人出手呢?

    如果按照闫正芳所说成为凌家的继承者,确实能够轻松解决那些人而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似乎,挺有意思。”凌飞饶有兴趣托起下巴,报复一个人最简单的方法当然是杀了他,可最畅快的方法却不是杀了他们。而是让他们崩溃,让他们惶惶不可终日。

    心灵的摧残比**上的摧残更加可怕,如果他成为凌家的继承者,他的那些仇人们将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让那些人草木皆兵,精神紧绷直至崩溃,这般折磨着他们的内心何等畅快。

    可以说成为了凌家继承者之后他再想要动手,那些人就如同被圈养的牲畜,随他玩弄。当年那些人对他的凌辱有多残忍,他将一一奉还!

    凌飞嘴角微微牵起一丝残忍的弧度,这么轻松让他们死确实太便宜他们,他要让那群人受尽凌辱而死!

    闫正芳时刻注意着凌飞的表情,看到现在他心中才松了口气,应该是说动了。

    凌飞微微侧过脸:“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完全为另一个人着想,这种事不可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闫正芳一定有他的目的。

    都是聪明人,闫正芳说话也不藏着掖着,说道:“事情的起因也是因为您呀。”

    凌飞心中一动,好似想到了什么,陈景山?

    “那晚我就阻拦您不要杀陈景山,这不只是为了您好,也是为了我自己。”闫正芳将话说开,“如果陈景山的事和奥斯丁酒店有关系,作为奥斯汀酒店的负责人,我也将受到惩罚。”

    说着闫正芳苦笑:“最后陈景山跑了,我本以为他走的那么快,即使给您地址也追不上,没想到……”闫正芳顿了一顿,“这下我的麻烦更大了,如果在奥斯汀酒店内出事,我顶多是保护不力,可现在我完全是帮凶,莫家追查起来您不一定有事,我是肯定会有事。”

    “所以你就想着让我成为凌家的继承者,这样我就能庇护于你。”凌飞淡淡说道。

    “是的。”闫正芳点头,“而这对于您来说也是有好处的,不是吗?这是一项双赢的方法。”

    “我很想知道接下来你会怎么做,我可没有理由无端庇护你。”凌飞言外之意是闫正芳在他成为凌家继承者的这条路上,能够做到什么?能够帮他什么?

    闫正芳笑了,笑容爽朗:“在来新城之前,我是在燕京工作的,燕京有我昔日的手下和力量,能够提供您足够的帮助。在凌家之内也有,呵呵,有些事情以后再说吧……”

    闫正芳并未说透,凌飞也未继续深问,对他而言有没有闫正芳的帮助并不重要,这件事情只在于他想不想而已。他不认为压下个小毛孩有什么难度?成为所谓的凌家第一人有什么难度?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