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墨初的手机一直对着短发男人,她没想到竟然还有会有这么完美的配角,特约演员都没他那么专业。

    她为凌飞拍摄视频是为了宣扬凌飞的好名声,但宣扬名声仅仅只是宣扬名声,还不一定能宣传地开,需要有后续的宣传。可这样的视频没有爆点,想要热起来有一定难度,而短发男人刚好充当了这个让视频热起来的点。

    李墨初又将水手机对准那些围观的人群,他们犹豫的神色让李墨初更加高兴。对,就是要这样的表情,表现出世态炎凉才能凸显凌飞的高尚情操。

    最后李墨初将手机聚焦于凌飞身上,凌飞丝毫没有因为短发男人的话而有丝毫动摇和分心,他正从口袋中掏出金色的针灸盒。

    “把他扶起来。”凌飞对身旁的两位空姐说道。

    两位空姐急忙将老人扶起,凌飞蹲坐在老人身后。

    “解开他的衣服。”

    短发男人冷笑:“故弄玄虚。”天生的敌对让他看凌飞很不爽,像凌飞这种举动,他毫不余力的嘲讽。

    年轻男人斜了他一眼:“你他妈真能逼逼,能闭上你的嘴吗?”如果这位老人出了事,他也会扯上麻烦,他还有任务在身可不能出事,所以这会儿毫不犹豫地站在凌飞这一边。

    短发男人嗤地一声:“待会儿你也得出事,还是考虑考虑下自己吧。”

    “妈的,老子看你就是欠抽。”年轻男人作势欲打,几位空姐急忙上前阻拦,适才作罢。

    这两个男人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周围的人敬而远之。短发男人就不用说了,年轻男人刚刚开始的时候还踢这位老人。

    短发男人在看着凌飞,他才不信这小子有办法治好老人,等着看笑话看热闹,看待会儿他怎么收场。

    待两位空姐将老人的衣服解开后,凌飞摸出金针,手化作幻影一般飞速刺在老人背后。速度快到旁人差点看不清,扎完后凌飞倏地一指点在老人背心。

    老人猛的一声剧烈咳嗽,仅仅只有一声咳嗽,一口浓痰从口中咳出,老人拿起随身手帕捂住嘴,将这道浓痰吐在手帕上。这口痰咳出来后,老人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长长舒了一口气,脸上的血色渐渐恢复。

    这不可思议的场景让周围人低呼,这么快就好了?这……众人看向凌飞的目光皆是诧异,这个年轻人真的好厉害。仅仅只有一会儿,就治好了!

    “这就是针灸吗?一下子就治好了,好快啊。”

    “好快,我刚才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

    “这位小兄弟是神医啊!”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是怎么做的,仅仅只有一会儿。”

    短发男人看傻了眼,他没有想到凌飞能这么快治好这老人!甚至于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凌飞能治好。急性哮喘只能等老人自己慢慢平复,最多能做的就是一些辅助性的措施,靠医生不可能做到立即治好。但是凌飞偏偏是治好了,而且是用了针灸。凌飞的治疗方法短发男人本来是很不屑,因为他看不起中医,可现在凌飞的中医偏偏狠狠打了他的脸,让他的脸一阵青一阵红。

    “啧啧啧,刚才不是说的那么肯定吗?这会儿怎么不说话了,哎,你脸怎么红了?”年轻男人这张嘴真是不饶人,看到短发男人的样子嘲笑道。短发男人被噎地没说话,哼了一声。

    老人恢复过来望着凌飞感激说道:“小兄弟,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就危险了。”

    凌飞望着老人说道:“以你的情况来看已经很严重,好好在家休养,多多注意。”说完凌飞直接站起离开。

    “我知道了,诶,小兄弟,你等等,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

    凌飞转身留下一个背影:“不必。”

    洒脱的举动,俊朗的面容,高超的医术,这些都让空姐们眼中发亮,凌飞在她们眼中成了顶级的青年才俊、金龟婿。

    凌飞无视好几个对他抛媚眼的空姐,回到位置上坐下闭目养神。至于短发男人和那位年轻男人他看也没看一眼,跳梁小丑何足挂心。

    闫正芳全程看着凌飞的举动,心中感叹着,凌家还有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吗?除了凌子衿。但凌子矜年纪已经很大,他是凌家老大生的儿子,年岁和莫问天这样的年轻人相差较大,非要归为一代并不合适。

    除了凌子衿之外,凌家其他年轻子弟没有一个比得上莫问天,凌飞这样的人应该是凌家迫切需要的才对!

    李墨初也心满意足地回到位置上,看着手机中的视频她心思频动,等下飞机她就会把这视频给某一位发过去,准备宣传!

    那位短发年轻人也没有脸在这里呆着,灰溜溜地离开,空姐们看也不看他一眼。年轻男人哈哈大笑,大为嘲讽。年轻男人还想说些什么,尤其是想要对凌飞说些什么,看看所有人已经回到座位上闭目养神,他只得悻悻坐回位置。

    老人望着凌飞露出笑容,他本想说些谢谢的话,想报答凌飞。看凌飞这样,完全不在意,确实是挺不一样的年轻人。

    收回目光时,老人瞥见旁边的年轻男人,他眼睛一眯厉光闪烁。在那种时候他说不出话,但不意味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他难受到了极点,下意识捉住身旁最近的人想要求助,没想到他还狠命的踢自己。此子,心未免太狠……

    这件事只是飞机上的小插曲,没过多久飞机降落,到了燕京。

    踏上燕京国际机场的土地上,凌飞心中涌起一抹别样的心思,似惆怅又似伤感。这里曾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是他成长的地方,也是他心碎绝望之地。那位伟大的母亲就在此去世,他曾发誓终生不再踏入燕京半步,现在还是回来了。

    “凌家。”凌飞呢喃自语,望着远空,

    凌飞出机场有人接送,闫正芳早已备好车,一出机场便有人开车过来接。

    闫正芳和凌飞两人上了车,至于李墨初她则是坐另一辆车离开。她没跟着凌飞,因为凌飞事先和她说过。凌飞下一站就是去凌家,李墨初跟着不合适。

    上车后,闫正芳把司机叫下来,由他开车载着凌飞,将人遣开自然是有话和凌飞说。

    凌飞坐在副驾驶座上扫了眼闫正芳:“憋了好几天了,说吧,到底想说什么?”

    闫正芳正踌躇着怎么和凌飞开口,凌飞却直接提出,他想了片刻问道:“您对凌家怎么看?”

    凌飞乜了眼闫正芳:“你要和我说的就是这个?”

    “不错,就是凌家的问题。”闫正芳郑重点头。

    “没什么好说。”对于凌家的问题凌飞一个都不想回答。

    闫正芳也预料到凌飞会有这样的反应,接着说道:“我知道您恨凌家人,想要报复凌家。”

    凌飞视线移了过来,带着一抹厉色。

    “小少爷,您没必要这么看着我,我又不蠢,当然猜得到。”闫正芳苦笑一声。

    凌飞缓缓说道:“你想表达什么?”

    “我想说的是,您想要成功报复凌家的可能性极低。”闫正芳诚然说道。

    “不劳你费心。”凌飞淡淡道。

    “小少爷,可能您还没有不太了解凌家的势力有多庞大。我知道您现在有研一集团,但这和凌家比起来不客气地说,如皓月之辉与萤火之光。想要达到和凌家媲美的程度,就算有天时地利人和,也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才有可能达到。而您,能等得了这么多年再复仇吗?”闫正芳反问到。从这段时间的交往来看,他明白凌飞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让凌飞等数十年再复仇是不可能的事。

    凌飞眸光闪烁:“说吧,你今天想要和我真正说什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