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们过来,人群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这位老先生,您怎么了?”空姐急切问道。

    这种时候老人怎么还可能给出回应,呃呃出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领头的空姐忙对身边的空姐道:“快去问问同行的有没有医生,请他们过来帮忙。”

    几位空姐听后急忙跑出去准备到经济舱和商务舱问问。

    年轻人对着空姐说道:“你可看好了,这老头是自己倒下的,跟我可没关系。待会他要是死了,可千万别找我。”

    领头的空姐黛眉颦蹙,这个年轻人的语气让她很不舒服,人都没死他却说这样的话。可还是保持职业化的笑容:“先生,这件事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情况,该如何处理得根据具体情况,现在还是先想办法救救老先生。”

    李墨初站了起来,秀气的眉毛微微动了动。走进人群认真看了看倒下的老人,随后扭过头来看凌飞。

    “凌先生,请施救。”李墨初直接对凌飞说道,神情中带着丝许怪异的味道,“这和我们计划中某一环很相似,我们可以尽早实施。”

    凌飞看了眼李墨初:“有目的的?”

    “自然也是为了救人。”李墨初说道,“这有助于增长你的好名声。”

    凌飞嗤了一声:“如果救人是为了名声,何必行医。”

    李墨初微微一笑:“凌先生高义,墨初佩服。”

    凌飞深深看了眼李墨初:“你很虚伪。”

    李墨初淡淡而笑:“我是一位经纪人,在我工作职责之内,定当遵守。”

    凌飞凝视李墨初:“不过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你,我亦非善人。”凌飞站了起来,他不认为自己是好人,行事随心所欲,但行医之事他确有仁心。

    凌飞刚站起来,空姐带着一位短发男人跑了进来,短发男人样貌斯文,大概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病人在哪?”短发男人问道。

    “就在那里。”

    领头那位空姐扭头问道:“青青,这位先生就是医生吗?”

    “是的。”

    “先生,麻烦您看一下这位老先生。”领头的空姐对短发男人说道。

    凌飞正准备过去,见状耸耸肩坐了下来。李墨初黛眉皱起,怎么又来了一个家伙,打断她的节奏。

    应空姐之言短发男人上来检查了一番,皱起眉头:“有点麻烦,是突发性哮喘病。先生,你有带药吗?”

    老人完全开不了口,只是不断的大力呼吸新鲜空气,鼻翼颤抖,呼吸极为困难。

    短发男人对身旁的空姐道:“他的随行物品在哪?看看有没有药。”

    空姐急忙跑到老人坐的位置,在行李架上找了一番,并未发现任何药物。

    “没有。”空姐急忙道。

    短发男人摇着头:“这下麻烦了,没有药我也没办法。”

    “就没有一点应急措施吗?”空姐问道。

    短发男人看了一眼飞机:“我要保持室内空气流通,你能做到吗?”

    领头的空姐怔住,这怎么弄?

    “老先生你深呼吸,保持气息平稳。”短发男人说道,说完之后短发男人就没有了动作。

    “这样就能好了吗?”领头的空姐问道。

    短发男人摇头:“不知道,看他自己吧。”

    短发男人站了起来,抱胸远远旁观,他也不想惹祸上身,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故出现意外。急救措施当然是有一些的,万一要是救不好让人家讹上怎么办?哮喘病呀,出了问题情况就大了,死了都有可能。这里是头等舱,这人没准是位有势力的人物,万一要是纠缠上他,他可说不清。

    短发男人作壁上观的行为让空姐们纷纷皱眉,对此人的行径大为恼火,他们不信一个医生任何一点急救措施都没有,还不是怕惹上麻烦。

    年轻男人见状暗道不好,哼声道:“喂,小子,你不是医生吗?这点东西都不会,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医生。”

    短发男人神色不悦,耸了耸肩:“我是没有办法的,你要是有办法你自己来。”

    年轻男人冷笑着:“小子,你说话注意点,小心下了飞机就死在机场。”

    短发男人是个怕事的人,听到这话心头大跳,可又顾及着自己的面子,硬着头皮说道:“不管你怎么说,没得救就是没得救,我不会。”

    “我们会。”这时,一道干练的女声传来,众人纷纷看去。

    李墨初微微一笑:“凌先生,请施救。”

    凌飞眉头不着痕迹一皱,他不喜欢由别人指使他来做什么?李墨初这类似逼宫的方式让他不爽。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一看见凌飞那年轻的模样皆是心中摇头,大家都不太相信凌飞有这样的能力。

    年轻男人见到凌飞忙道:“小子,你要是能治好他,我给你钱。”虽然他不怕事,但万一真的出了人命官司,造成的麻烦不小,惹到他身上就很烦了。

    空姐们虽然对凌飞的年纪也抱有轻视之心,可这会儿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对凌飞说道:“先生,麻烦您帮忙施救。”

    凌飞斜了眼李墨初还是站了起来,虽然李墨初有逼宫之举,但医者仁心,该施救他还是会施救的。

    短发男人看着凌飞心中思考,这位年轻的男人,他也会医术吗?他要怎么治疗?想着嘴角一撇,这么年轻的人懂什么东西?医术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到,而且这是急性的哮喘,换谁来都不好使,专业医师面前嗝屁的病人大有人在。

    “让开。”凌飞说着走了过来,人群让开一条道路。

    这会儿老人已经上气不接下气,面色苍白手脚都在发抖。凌飞在他身旁蹲下,伸出手把了把他的脉搏。

    看到凌飞的动作短发男人面色浮现几分讥讽:“我当是什么神医,原来是中医啊。”同行是冤家,这话一点都不假,尤其是对中西医,两家的矛盾更是根深蒂固。西医看不起中医,中医也同样看不起西医,互相瞧不上,一看到凌飞把脉的动作短发男人就不屑。

    李墨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出手机,对着凌飞和短发男人开始拍。计划中也有这样一环,今天算是提早实施,这是提高凌飞的声名的一种方法。

    “也没见你能厉害到什么程度。”年轻男人乜眼。

    短发男人撇嘴:“你这么相信他,就让他治好了,反正死了也不是我的事。如果治死,又不是我遭殃。”

    “年轻人,说这话就过了吧。”有人看不过眼开了口。

    “你害怕承担责任不敢治,别人能治你还冷嘲热讽,真够可以的。”

    “就算是失败了,我们也能作证,好歹人家敢治。”

    对这些人的话短发男人毫不在意,脸皮厚的人在什么情况都不会觉得丢脸,反而还不在意地说道:“你们的胆子也真够大,看看他的样子,有20岁吗?这你们都信任他,还学的是中医,用烂草渣烂树皮给人治病的东西能信吗?这老人要是死了,你们全都是帮凶,全都是从犯。”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都有些瑟缩,他们也害怕承担责任。闲事少管的道理他们最懂不过,别好人没当上反而惹得一身骚。

    见状短发男人笑起来,全都是这种人,他太了解了。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全都贪生怕死。

    “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哮喘病有死亡的可能性。”短发男人又说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