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半路上凌飞轻咦一声,他在前头看到一位扎着高马尾腰间别着木制短剑的女人,是九条凛!

    凌飞加快脚步,走了上去。感受到身后有人突然扑来九条凛似有所感猛然抽刀,凌飞反应速度极快瞬间跳到另一旁躲开。跳到旁边,九条凛侧眼看到是凌飞才收起木刀。

    “后面有人向你跑过来,你都是这么反应的吗?”凌飞问道,“也不怕伤着学生。”

    “不会的,感觉不一样。”九条凛回答道,表情还是和平时一样,古井无波。

    “有什么不一样?”

    “他们没有气势。”想了一会儿,九条凛回答了一个奇怪的答案。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气,当他们靠近的时候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九条凛修行的预剑术,对于这方面的敏感超乎平常人,和凌飞狼一般的警觉性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这个问题上,凌飞也没有深究,而是笑问道:“你准备去哪个班上课?”这一点凌飞挺好奇,九条凛来自东樱学的是剑道,会对什么有兴趣?

    “前面。”九条凛回答道。

    “哦?你上什么课我还是挺好奇的,我也去看看。”

    九条凛视线微微往凌飞身上凝视了一眼,又收回来,静静往前面走去。

    和九条凛来到一个班级后凌飞才知道这是什么课程,因为他看到了任嫣然的两个闺蜜。不过任嫣然不在,他应该去了一七五工作室,恐怕已经准备进演艺圈工作了吧……

    任嫣然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也就是说九条凛上的是汉语言文学,这让凌飞相当意外,九条凛竟然愿意上这课。

    凌飞和九条凛进来,让班级内一阵阵惊呼。凌飞和九条凛都是新城大学的焦点人物,尤其是凌飞,风头无俩。

    对于九条凛的惊呼还好一点,毕竟平时九条凛也偶尔来上过课。而凌飞是从来都没有来过,今天竟然来了,并且还是和九条凛一起来,更让人遐想非非。早前凌飞和九条凛比斗的条件大家都知道,输了当凌飞的暖床丫头,现在两人一起来上课不得不让人深思啊。

    还有的人在讨论关于凌飞退学通告的情况,学校为何如此反常?明明肯定了的事情又推翻,这在以往从未发生过,他们在猜测凌飞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能让学校自行打脸。

    凌飞和九条凛在后排的一个位置上坐下,九条凛一丝不苟地从自己拿来的小包中掏出笔和笔记本。然后安安静静的双手放好,望着前头老师还没到的讲台上出神。

    “挺奇怪的。”凌飞诚然道,“你会来上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课?”

    “华夏文化博大精深,有何不可?”九条凛说道。

    凌飞深深看了眼九条凛:“也难怪你中文那么好。”九条凛的中文听起来和普通华夏人没什么区别,字正腔圆。

    让夜晚的两个闺蜜时不时对视两眼,林菀说道:“要不要告诉然然,这个男人移情别恋,不能要。”

    “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江晓云小心问道,“而且然然和他好像没什么关系。”

    林菀似笑非笑看着江晓云:“你是不是希望着然然和凌飞没什么关系呀。”这位舍友是什么心思她可明白着呢,天天生活在一起,活得跟一个人似的,那点小心思还瞒得了她?

    江晓云脸一红:“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看你,还急眼了,我就知道。”林菀嘿嘿直笑。

    调笑一阵,林菀轻声说道:“晓云,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凌飞身边又是林韵兮又是九条凛的,哪怕是然然,他也不一定喜欢。”林远的意思很明显,连任嫣然都不会喜欢,何况是她呢。

    江晓云目光黯然,其实他也知道的,可是突然升起的那点小心思拦也拦不下呀。

    不断有人注目凌飞和九条凛,看了又看,好像是在看什么珍稀国宝一样。凌飞会有如今的关注度着实不可思议,当初的凌飞可是人人喊打,骂他人渣,现如今他成了新大的风云人物,前后反差不可谓不大。

    这节课上的是唐诗宋词鉴赏,凌飞听得百无聊赖都快睡着,意外的是九条凛竟然听得津津有味。这让凌飞都怀疑自己不是华夏人,九条凛才是?

    更加让人意外的是,九条凛竟然还真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凌飞稍微瞥了几眼,发现上面在写感想!还表达了诗人什么样的思想感情!

    凌飞揉了揉太阳穴,这个东樱女人是要逆天啊。

    实在不想上课,凌飞便低声与九条凛攀谈起来:“那两次的事,幸亏你来得及时,多谢了,今天我请你吃饭。”

    听到吃饭二字,九条凛眼前一亮,正常不可能会同意的事,她立马答应下来:“好!”

    这一刻,凌飞感觉九条凛身上好像有杀气?

    上完一节课凌飞实在憋不下去想要离开,但又因为请了九条凛吃饭没法走,毕竟时间没到放学。凌飞只得无奈对九条凛道:“有联系方式吗?我有事先出去,到了饭点给你打电话。”

    九条凛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凌飞,至于微信什么的华夏人经常用的联系工具她还没有。

    这节课上完凌飞直接走人,在学校里闲逛起来。逛了一圈又到学生会,他在这个学校去的地方真没几个,要么宿舍,要么自己班级,要么学生会。

    这会儿是上课时间,学生会工作的学生并不算多,林韵兮也不在。凌飞破天荒主动做事,倒是把旁边几位学生会成员吓到,凌飞什么时候这么自觉?

    工作一会儿之后门外传来踏踏的脚步声,短促利落这脚步声到了门口,门被推开,一位长短发垂肩的美丽女子从外头走进来。她目光在办公室内扫了一圈,在凌飞身上突然停下,睁大了美眸满目不可思议。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美丽女子出声道,走到凌飞身边。

    “我说会长,把你的手移开,挡着我工作了。”凌飞平静说道。

    林韵兮轻啐一声:“平时都不见你来学生会,今天假积极什么。”

    “会长,有你这么打击别人积极性的吗?以后我可就一点忙都不帮了,彻底不帮!”凌飞颇受“打击”说道。

    “去,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林韵兮摆摆手,“好了各位,今天我们有个会议要开,我已经通知了其他成员,他们应该马上赶过来。”这本该是上课时间,林韵兮课也没上完就过来,是因为这件事很重要。

    “会长,是什么事情这么重要。我记得你说你今天的课程很重要,不会旷课啊。”陈静在旁边问道。

    林韵兮露出一抹笑意:“确实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凌飞正好也在,他当然也参加会议。到会议室等了没多久,学生会成员们都纷纷赶来。

    站在讲台上的林韵兮眼扫全场,淡淡一笑说道:“今天让各位过来是有要紧事说,关于本次去燕京大学的交换生事宜。”

    新大和燕京大学是合作关系,每年都会有相应的交换生来对方学校相互学习切磋。其实学习为次,切磋为主!所以每次过去的都是新大的顶尖学子,例如优秀的辩手,成绩出众的学生,能歌善舞的学生,各类型顶尖的学子都会前往。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