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回到家,就发现家门口停了一辆车,他眉头动了动,这不是周易水的车吗?

    仔细看前面这辆车,车前靠着一位身穿警服45度角仰望天空的女警。利落的短发在风中飘扬,显着飒爽英姿。

    听到旁边有车声响,周易水扭过头来静静看着凌飞在她身边停下,她轻启樱唇说道:“我有话和你说。”

    凌飞少了眼副驾驶座:“上来吧。”

    周易水也不推辞上了车,凌飞调转车头,再次驶离云顶山。

    “有什么想问的,我的警察阿姨。”凌飞笑着说道。

    周易水凝视着凌飞:“陈书记是怎么死的?”

    一开口就问这么劲爆的问题,看来周易水应该是了解到了一些什么事,也对,身为警察,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这件事虽然上上下下让纪志国封锁起来,可还是有一些风声在透露。

    凌飞笑着问道:“如果我说是我杀的,你信吗?”

    周易水黛眉蹙紧,沉吟良久说道:“原因。”

    “他得罪了我。”

    周易水想到上一回在展天啸家庭院出的事,当时纪老书记和陈景山都来了,是因为那时候的原因吗?

    “你真的杀了陈景山!”周易水言辞变利!

    凌飞没有回话,只是在开着车,如果要说杀陈景山,确实不是他亲自动的手,是陈景山引爆了zhà dàn。但也确实是因为他将陈景山逼到绝境,才有如此结果。

    “怎么,你要逮捕我?”凌飞问道。

    周易水眉头皱得紧紧的,那双秋水坚定而强硬:“我是警察,只要犯法,我一定抓他!”

    “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把车子开到警局去?”凌飞笑问道。

    “别和我嬉皮笑脸,告诉我,你真的杀了陈景山?”周易水眼神深处有些许不忍,她不愿相信是凌飞杀了陈景山,不愿相信这位他觉得不错的朋友进监狱。

    “如果非要说,他是自杀的。”凌飞瞥了眼周易水,“可也的确,我是想杀他没错,没来得及动手。”

    听到这话周易水心中如释重负,心一下松了下来。她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有这种心态,听到凌飞并没有真的做这件事,她安心许多。

    “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你别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周易水道。

    “我是知道,但我有义务告诉你吗?”凌飞反问。

    “我是警察!”

    “这身份在我面前并不好使。”

    “你!”

    “警察阿姨要查案自己去查,别来找我。”

    凌飞那副模样让周易水看了简直想要打他。

    车中沉默良久,凌飞悠悠说道:“你认为陈景山是什么好鸟吗?”

    周易水顿了顿,停顿片刻才说道:“那些我并不想要了解,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

    “任何事情的发生必定是有因有果,从来没有无端的祸起,我不知道你坚持的正义是什么样的正义,但我希望你能了解了事情真相,作出准确的判断之后再进行行动,不要受制于当前固有观念的认知。坏人不一定是坏人,好人也不绝对是好人。”凌飞悠悠说着。

    周易水听后沉默良久,凌飞这话让她有了些许触动。她想到的不单单只是凌飞的这句话,而是联想到了很多其他事情,例如情法与理法。

    她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案件,一位60多岁的儿子将近90岁的老母亲下药杀了。从表面上来看很多人都会骂这个儿子丧尽天良,但实际情况却是:母亲年老多病,躺在床上受尽折磨,儿子不忍心看到母亲这么痛苦才下药让母亲离开人世。然而上了法庭,他照样要被判刑,这是情法与理法之间的冲突。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会站在情法这一边,认为孩子其实是好心,但他还是被判了刑。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在为自己开脱。”周易水突然道,“这件事你肯定有关系,对不对?”

    “你这个女的还真机智。”凌飞失笑,“不过我也是想让你明白,我和陈景山之间的事情远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冒然的判断不可轻下,多了我也就不解释了,你自己想吧。”

    周易水皱鼻:“算你过关了。”

    “呃。”凌飞稍微愣了一下,他解释的好像有点多,按照平常,他会这样和别人解释吗?他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周易水,她顾盼神飞飒爽英姿的模样……

    和周易水逛了几圈之后,凌飞重新开车回云顶山。周易水的车还停在他家门口,所以想要走的话必须回去。

    ……

    时间一晃过去三天,凌飞的事情步入正轨,学校没问题,公司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没有了陈景山的干涉,研一对言度集团的进攻极为顺畅,甚至于那些媒体都来帮忙,言度集团只能节节败退,短短几天内股票不知跌了多少。整个言家又缺少像言正霆这样的人物站出来,言度集团陷入一片混乱。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言度集团要完了!

    趁着这个机会,江北泷进行了下一步的计划,一步步将言度集团侵吞。研一在不断发展壮大,而言度集团已经日薄西山,朝不虑夕。

    这几天妙手仁心也在播放,节目已经接近尾声,凌飞的实力越来越让人认可,加上小道消息传播凌飞就是研一集团的总裁,让研一集团的气势更加壮大。

    除此之外,江北泷已在想办法将蒋长英的公司收购,媒体力量也是凌飞所需要的,这一点江北泷很清楚,所以他已经在和展天啸纪志国的人洽谈。

    蒋长英的公司因为蒋长英的死去,导致现在和言度集团一样混乱。蒋长英是一位du cái式的领导,公司上下离了他就会出现困难,更甭说他死了。这样的情况对江北泷来说是最好的,如此之机,怎可不趁?

    短短几天内,研一集团从不温不火的状态一跃成为新城最具潜力,背景最深厚的公司,研一集团腾飞之势已起,无人能挡!

    而言老得知了消息之后,也将另一张药方给了凌飞,再加上凌飞自己改良的药方,研一又多了几样上佳的保健品。再加上展天啸建立起的研发团队,以后便无需凌飞费心。

    凌飞身上的伤也好了七七八八,这几天他一直在负责对底下那群人的情报工作培训。从目前来看,基本算是完成,他传授的内容不少,能不能融会贯通只能看他们。

    这几天最让凌飞在意的是,墨家并未有任何动手的迹象,安静得可怕。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静谧得让人不安。

    这种情况下最怕的就是突然一击,让人猝不及防。但凌飞左思右想,莫家没有突然一击的空间和能力。莫家在新城的力量已经被他击落大半,想要恢复元气需要一段时间,更甭说对他发起攻击。这里毕竟是新城,不是燕京。

    新城的事情一件一件了结,距离前往燕京的日子越来越近……

    今天时间闲暇,凌飞没有事做便去了学校。去学校,凌飞又想起了自己这几个室友,当时他们闹着要帮自己向学校讨回一个公道,才刚刚开始实施计划凌飞那边就把陈景山给杀了,事情迎刃而解,并没有派上他们什么用场,可他们的心意凌飞是领到了。

    有这么几个愿意为他得罪学校的兄弟,说实话,凌飞心中很感动!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