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韵兮开完会之后整个人是蒙的,他没有想到话还可以这么说,话还可以这么圆,脸还能这么打!

    副校长毕连海又召开了一次会议,将之前他说的话通通吞回去,那脸打得啪啪响啊。把老书记的话夸得是天上有地上无,又把她也夸了一遍,最后还表示凌飞是新大优秀学生,新大的代表,然后替凌飞圆了一圈,最后竟然提出要撤销退学命令,全场人看他如同小丑一般。

    但毕连海丝毫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脸皮厚到了一定地步,作为一个学者能有这么厚的脸皮也是少见的。尽管大家都在看他的笑话,但他的话没有人会反驳,毕竟是为了凌飞好啊,丢脸的是他,张文若等人当然乐于见到。

    离开会议室后林韵兮心中欣然,不管毕连海怎么不要脸,至少结果上来说对凌飞是好的。原以为凌飞退学是铁定了,没想到还能迎来转机,也不知道毕连海吃错了什么药,估计会议室内所有人都这么想。

    不管怎么说,凌飞没有被退学就是好事。林韵兮出了会议室之后,急忙拿出手机给凌飞打了个电话。

    “喂,会长,什么事?”凌飞笑问道。

    林韵兮牵着嘴角:“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坏消息吧。”

    “很不幸,明天你要过来帮我忙了。”林韵兮说道。

    凌飞眼中尽是笑意,这话已经很明显,侧面告诉他一些事情了。

    然后林韵兮等了半天,也没听见凌飞想要听后半句的意思。

    “你怎么不问问好消息?”林韵兮说道。

    “不问了,我这个人很悲观,从来不信什么好消息。”凌飞在逗弄林韵兮,“还有什么事情吗?没事情我就挂了。”

    “……”林韵兮满脑门黑线,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人都愿意听好消息,他倒好,听都不听。

    “怎么不说话了?不说话那我就挂了。”凌飞揶揄说道。

    林韵兮在那边道:“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了?所以你在逗我?”

    “毕竟看会长被逗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凌飞笑眯眯地说道。

    “滚!”林韵兮吐出一个字,放下电话,这家伙真够烦人。

    凌飞笑意深深,逗逗这个会长还是很有意思的,他老是有这样的恶趣味。

    得到了林韵兮这边的准确消息凌飞神色松下,学校这地方他很喜欢,这个纯真没有邪恶的地方是他心灵慰藉之所,更是上一个凌飞心中认为的家。

    因为陈景山而起的一切问题都在陈景山死后烟消云散,迎刃而解,所有对凌飞不利的事情全都解决。

    学校这边无碍,公司那边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对凌飞来说真是个好日子。但是莫家还未解决,莫家的事不能用解决来说,因为想要解决莫家是不可能的事。你要想的只有如何挺过难关,在莫家的强压下挺过来,能保证自己活下来就是一件很厉害的事。

    这个时候凌飞想起了闫正芳,当时答应闫正芳回凌家只是为了找到唐娉婉,现在似乎可以多一点别的东西,有莫家的威胁这趟燕京之旅他得费点心思了。

    从目前来看他得罪莫家是必死之局,唯一解决方法就在凌家身上,凌家是一个不逊于莫家,甚至略胜于莫家一筹的家族,他若想保莫家无从下手。

    去燕京除了为自己的事情之外凌飞还想到了安若曦,从安若曦母亲的话中能看出安若曦的病情已非常严重,恐怕再拖不得。也刚好他的归一诀突破到了第五层,可以去试试。

    燕京么……

    凌飞目光悠远,望着远空,脑海中闪过旧时的回忆。闫正芳说燕京还为他准备了一桩婚事,此番前往燕京要面对的事情真不少。

    陷入沉思的凌飞开着车不知不觉来到了海边,凌飞仔细想了想,上一个凌飞去过海边他好像还没有,下来玩玩挺好。

    一来到海边,凌飞忍不住动了动坏念头,唐娉婉这么好的身材如果穿泳装的话应该很性感。凌飞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托着下巴:“婉儿家好像有游泳池,之前也说喜欢游泳,我还没见过呢。”

    在海边停下车,凌飞漫步在沙滩之上,望着潮涨潮落,听着海浪拍打海边巨石的清脆响声,心中越发平静。

    “嗡……”

    手机振动,凌飞掏出手机一看,是闫正芳打来。凌飞眉头一挑,他方才也想打电话给闫正芳,刚刚好。

    “小少爷!”闫正芳语气正经,沉声说道。

    “什么事?”

    闫正芳苦笑一声:“我的小少爷,你这会儿还和我打迷糊吗?您答应的事情不会是要食言吧?”

    凌飞听后反而笑了:“闫经理,我记得昨天晚上你在奥斯丁酒店里答应了我某件会办到的事情,结果你不但没有办到,反而放跑了陈景山,害我险些丧命。你现在竟然还敢和我说我食言,到底是谁食言?”

    闫正芳神色无奈,他就知道凌飞会拿这个来说事:“我的小少爷,如果换作你是我,你当时会怎么选择?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不可能完全任由性子来,即便我心里是想帮您的也不能那么做,不是吗?”

    闫正芳话倒是没错,凌飞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但他还是冷笑着说道:“就结果而言,你不是没帮吗?现在还说这些,你不觉得羞耻?”

    闫正芳那头卡住半天才幽幽说道:“说白了,您就是不想去燕京对吧。一个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一个不想去燕京的人是叫不动的,我明白了。”

    “不需要用激将法,你觉得这对我来说有用吗?”凌飞讥笑一声。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闫正芳道。

    “呵呵,说辞还真多。”凌飞嗤了一声道,“不过……”凌飞话锋一转。

    “和你去燕京也无不可。”凌飞缓缓说道,“毕竟你也确实帮了我不少东西,我给你这个面子。”

    闫正芳心中无奈,这一巴掌一红枣的做法自己看得是明明白白,可还是得照盘全收。

    “好了,还有事吗?没有就挂了。”凌飞干脆道。

    “有事!”闫正芳语气稍微变了变,可以说他今天给凌飞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

    “还有什么事?”

    闫正芳犹豫片刻:“小少爷,我们能见面谈吗?”

    “电话里不能说?”凌飞反问。

    “倒也不是不能说,只是我觉得这样的话应该在两个面对面的正式场合说会比较好一点。”闫正芳道。

    “大事?”

    “大事!”

    “你的大事可不是我的大事,等哪天碰上了再说吧,或者是出发那一天你再和我聊。”凌飞说道,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留下对面那头一脸懵逼的闫正芳。

    闫正芳懊恼地直抓头发,凌飞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啊!想着又苦笑,对,他就是这个性格。

    想了片刻闫正芳呼出口气,罢了,改天就改天吧,出发那天也行。不过出发的日子可得尽快定下,别中途又出什么岔子,这位小少爷又搞幺蛾子不去燕京。

    想到就做,闫正芳直接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凌飞发了过去,短信中直接告知凌飞出发的具体时间,不让凌飞有反驳机会。打电话凌飞会找一堆话来噎住他,用短信就没有问题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