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生看着手机备注上莫少二字发呆许久,终于还是来电了,他知道莫问天一定会来电话,陈景山死了,作为新城市莫家的负责人,莫问天不找他找谁?

    “喂,莫少……”张文生战战兢兢地说道。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年轻男人的声音:“陈景山死了?”声音自信而富有张力,从声音上来看就很有魅力。

    “是,是的。”张文生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谁杀的?”年轻男人问道。

    “是一个叫凌飞的年轻人,他逼得陈书记引爆zhà dàn,和他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

    张文山面色犹豫:“不过他好像没死。”

    “我知道了。”说罢年轻男人就放了电话。

    张文生心头大跳,莫问天这是什么意思?他会准备怎么做?生子当如莫问天,如此之高的评价,此人手段定然非凡。那么,他会怎么对凌飞动手?

    ……

    破晓重临梦初醒,南柯虚妄转瞬破灭。漫长的夜终于过去,迎来破晓。

    凌飞睁开眼睛,怀中的玉人正娇憨靠在他的胸膛之上。凌飞嘴角牵起,在唐娉婉樱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凌飞的动作惊醒唐娉婉,她缓缓睁开美眸,小扇子似的长睫毛扑闪扑闪的眨动,迷茫的双眼望着满带笑意的凌飞。

    “醒啦?”凌飞伸手轻轻点了点唐娉婉的鼻子。

    “嗯。”唐娉婉用略带含糊的鼻音应了一声。

    “奇怪了,这不是我的房间吗?你昨晚什么时候偷偷摸摸进来的?”凌飞调笑道,不老实的双手在唐娉婉身上游走起来。

    唐娉婉瞪了眼凌飞,双手抓住凌飞那不安分的坏手:“起床!”唐娉婉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她也忘了昨晚为什么会在凌飞床上,好像说是要来照顾他……

    两人洗漱出房间,这下可好,刚一出门就迎面撞上走过来的唐仲英。看到两人从旁边房间内出来,唐仲英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冷冷看了眼凌飞转身下楼。唐娉婉也是脸色染上红霞,她压根就没有想着和凌飞一个房间睡觉,只是昨晚想要照顾凌飞而已,家里父亲都在,她怎么敢这么做?

    “岳父大人好像生气了。”凌飞反而调侃起唐娉婉,他是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

    “滚。”唐娉婉微嗔道。

    “哈哈哈。”凌飞大笑。

    今天家里没人做早饭,凌飞和唐娉婉便一起出了门,碰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唐仲英,走得更快了。唐仲英一点好脸色都没有,他没想到两人住一个房间竟然还敢当着自己的面出来,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

    不管唐仲英怎么想唐娉婉和凌飞已经离开云顶山,凌飞去了自己公司,罪魁祸首陈景山已经死了,想必研一的问题也迎刃而解,凌飞准备过去看看是否如自己所想。

    来到公司之后,公司职员还是和往常一样,虽说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可在普通人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发生了何事,只知道新城北部似乎有东西bào zhà。且就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会过于在意,就好像是某个贪官落网,聊一阵就过去,现代人个个忙于自己的生计,哪会考虑这么多。

    凌飞走进办公室,江北泷和展天啸都在,他们笑着道:“凌飞,得益于你昨晚做的事,今天我们的问题全都解决了。”

    今天一早江北泷和展天啸来公司就收到许多媒体示好,纷纷表示愿意支持研一,揭露言度集团丑恶嘴脸,说得那叫一个大义凛然。

    “哦?是吗?”凌飞笑问道,他有所预料大概会是这种情况。

    “还问是吗?你不都猜到了吗?”江北泷笑着说道,看凌飞喜笑颜开的样不禁调侃。

    “哈哈哈。”展天啸大笑。

    三人调笑了一阵,展天啸沉声说道:“凌飞,事情看似对我们有利,可是对你呢?杀了陈景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知道吗?之前我看你们两个样子很自信我才同意,现在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吧?”

    江北泷看着凌飞,这话需要凌飞自己说,他说不合适。

    凌飞想了片刻还是道:“放心,这件事不会对我造成多大的影响。”凌飞还是不准备说出来,和凌家有关系对他来说不是荣耀,而是耻辱。

    展天啸深深望着凌飞良久舒了口气:“你们都瞒着我,算了,只要你安全就是,究竟是为什么我也不想了解了。”

    凌飞笑了笑:“展叔,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只是我不想提起那段耻辱的过往而已。”

    “耻辱的过往?”凌飞这话让展天啸陷入深思,凌飞这是什么意思?他的过去发生了什么?等一下,陈景山死的事情都能依靠他的过去来摆平吗?也就是说,凌飞的过往也达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或者说凌飞的身世达到一个可怕的地步?

    展天啸想了很久很久,也应该是这样,凌飞的身手和医术实在太过惊人,如果说凌飞是一个普通家庭出来的人,展天啸反而会觉得奇怪。

    而后半天凌飞都在公司度过,这半天他见证了媒体力量的恐怖之处,各大媒体将言度集团的一些事情揭露出来而后实锤,仅仅只有半天时间,网上就掀起了对言度集团的声讨。

    媒体曝光出来一小部分,紧接着就是早看言度集团不爽,或者是手里真的攥着证据的人,纷纷跳出来对言度集团进行指控。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言度集团从新城市权威医药公司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看到这些凌飞心中越发想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媒体力量,媒体从某方面而言是一个很恐怖的力量,甚至连政府的力量都不如他。掌控舆论风向,拥有超乎想象的能力。

    从一早上的情况来看,凌飞便知道言度集团要完。下午时他安心的去了新建的情报组织,着手培训那些刚刚招来的新人,也是未来的顶梁柱。

    媒体力量凌飞想要,情报组织凌飞更想要。尤其是昨晚和前晚的事情之后,他深深知道有一个情报组织掌控在手里对他有多大的帮助。

    虽然现在凌飞身上还有伤,却不影响大碍,进行培训工作没问题。依靠归一诀和昨晚的药,他能让自己的内外伤都变得无足轻重。外伤最容易好,内伤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但也影响不了凌飞正常行动。

    对内情报组织的培训凌飞极有心得,可以算是他的老本行。刚刚开始就进入状态,化身魔鬼教练,恶训他们。

    凌飞要教的情报人员不仅仅是探查各公司内部情况,更重要的是像凌家与莫家的情报人员那样,不论什么都能查,并且查得细致,查得迅捷!

    情报人员需要训练的点很多,凌飞尽己所能,将自己会的倾囊所授,势必让他们成为世界顶尖的情报人员。凌飞有这样的自信也有这样的实力做到,就看他们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学到这些了。

    一直到傍晚,凌飞才离开。今天他更多做得并不是教授,而是治理得他们服服帖帖的,让他们都服自己。结果自然不用说成效很不错!这些人温顺得跟条小绵羊似的,没有一个人敢反驳自己,全都服从自己的命令和安排,这样才能方便之后的的教学。

    刚刚走下楼凌飞就接到一通电话,他拿起手机一看是林韵兮的。凌飞嘴角一牵,大概想到了什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