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对视许久,最终唐仲英还是无奈摇头。女儿的个性很倔,她决定的事情唐仲英从来都没能让她更改。不论是初高中时毅然决然放弃进入贵族学院的她,还是大学时不愿北上燕京的她,又或是出来后不愿顺着自己意思毅然创业的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能让唐娉婉顺着他的意思来过,现在也是如此,唐仲英说服不了她。

    但现在比任何时候都不一样,当时他生日时凌飞得罪了陈景山,那时他虽有这种心思可也不会过于强硬,毕竟陈景山最多只能毁了他在新城的基业,危及到生命是不会的。可现在得罪的是莫家,莫家和陈景山不可同日而语,陈景山仅是个人,莫家是一个家族,甚至莫家任何一位高层子弟拿出来都比陈景山还要可怕。

    “女儿,我劝你最后一句,他得罪的是莫家,不是普通人。”唐仲英认真看着唐娉婉说道,“莫家的可怕我不信你不知道,做这个决定前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你也长大了,爸爸说不了你什么,你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人生,爸爸不可能永远在你的人生左右。”

    唐娉婉张了张嘴,看着唐仲英片刻郑重点头。她决定好了,不会变。今后凌飞不论遇上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她都会陪在凌飞身旁。

    唐仲英长舒口气,缓缓站起来:“既然你决定了,就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爸爸不再劝你,只会尽我所能尽量帮助你吧。”

    这一瞬间,唐娉婉觉得父亲好像老了,她心中不忍,忍不住开口说道:“爸爸,凌飞他姓凌。”

    “我知道,你说这……嗯?”唐仲英倏的顿住,唐娉婉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凌这个字在他脑中不断回荡,猛的闪过一个念头,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莫非是燕京凌家的凌!

    唐仲英不可思议望着自家女儿:“真的?”

    唐娉婉点头,她也是今晚才知道,凌飞原来有这样的身世。虽说凌家和凌飞现在已经恩断义绝,但这个凌字会减少很多麻烦,或许事情不像唐仲英想得那么糟糕。

    唐仲英沉吟,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会不一样。”

    “凌飞一定会没事的。”唐娉婉对凌飞有莫名的自信。

    ……

    这一夜的新城黯淡无光,这一夜的新城腥风血雨,这一夜的新城sāo luàn还在持续……

    所有和陈景山有关系的,不论敌人朋友都为陈景山的去世感到唏嘘不已。陈景山这个人无论在朋友和敌人心中,都是极其强大的存在。却没想到今夜陈景山死了,死在了一个无名小卒手中。

    有很多人在看热闹,等着看凌飞怎么死,也等着看陈景山的事如何收场,看莫家的愤怒会有多可怕。

    为陈景山的事而感到窃喜的大有人在,陈景山政敌无数,陈景山一死最开心的就属他们。他们都表示想见见凌飞,这个无法无天胆敢杀陈景山的人!

    有人欢喜有人愁,开心的人不少,愁的人更多。比如新城大学副校长毕连海,得知陈景山的死他心里抖了三抖,他并不知道杀陈景山的人是凌飞,可他知道他的靠山倒了!在学校内的交锋,他之所以能胜过李文若完全是因为陈景山,现在陈景山死了他怎么可能敌得过李文若?

    并且,凌飞身后站着的是纪老书记,陈景山都倒了,他还敢让凌飞退学吗?肯定是不敢的,但他偏偏已经发了通告。毕连海面色异常难看,心中苦思冥想着解决方法,随即苦笑一声。想要补救的方法自然是有的,那就是收回命令。明明发出的命令还要收回来,他知道自己这次会被打脸打到肿……

    可如果不收回成命,那他的下场更难看,被罢职都是小事,就怕后面有什么幺蛾子。

    凌飞这招釜底抽薪用得太妙,陈景山一死,学校的事情便迎刃而解。

    除了学校的事,研一的情况也是如此。现在各大媒体火烧了眉毛一般,他们先前是看陈景山的脸色才拂了纪志国的面子不帮研一。现在陈景山一死纪志国一家独大,想想之前怎么拒绝纪志国的,这会儿肠子都快悔青。

    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来讨好纪志国各大媒体都清楚,当然是顺着纪志国的意思来,指东打东指西打西,以后新城姓什么大家心中都有数。研一这边的情况不需要纪志国再多说,这些媒体自会去帮研一。这些媒体花花肠子可多着呢,个个狡猾地跟狐狸一样。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那些知道新城将会姓什么的人通通都开始了准备讨好纪志国的方法。尤其是那些媒体,连夜赶稿准备继续上一次对言度集团的讨伐。

    这些事情都是在凌飞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当然,情况也在他预料之内。凌飞动手杀陈景山他就知道会有这般结果,陈景山才是这些事情的矛盾根源。

    而纪志国也在忙,忙碌着替凌飞fēng suo xiāo息,不让任何人知道是凌飞杀了陈景山,兹事体大。

    其实知道凌飞杀了陈景山的人并不多,只有最顶上极稀少的几人才知道。例如唐仲英这般身份之人,情报工作如此可怕才能得悉。哪怕是展天啸这个级别身份的人也很难知晓,只知道陈景山出事,被人杀了。

    纪志国知道这么做不一定有用,莫家的能力超乎想象,但这是他帮凌飞唯一的方法。能做的他都做了,未来如何只能看凌飞的命。

    帮助凌飞会不会迁怒自己,这一点纪志国倒不是太担心。就算燕京方面动怒也不会牵连到自己头上,新城市委书记已死,难道他们还想让新城市长也死吗?连日内连续死两名大将,引发的混乱绝不会小,燕京方面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所以即便是莫家想要动他,燕京方面也会稍加阻止,新城容不得再死一员大将,让混乱局面更加混乱。

    ……

    闫正芳也是今晚睡不着的人,坐在办公室撑着脑袋满脸沮丧。他以为陈景山跑的那么快,即便自己提供了情报给凌飞,凌飞也很难追上陈景山。可没想到偏偏让凌飞给追上,还杀了陈景山,这等于说他就是一个帮凶。

    如果说在奥斯汀酒店里陈景山出了事,他的罪过还没那么大,顶多算是保护不力的罪名。可现在陈景山的死他得担当上帮凶罪名!

    闫正芳犹豫许久,眼中闪过坚决,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站在凌飞这头!得罪了莫家,现在想要去弥补已经是不可能做到,凌家也很有可能会把他扔出去当替罪羊。因此,他心中开始盘起小算盘……

    凌飞现在在凌家并没有地位,如果说凌飞的地位和莫问天一样,那莫家有可能动得了凌飞吗?换句话说,如果莫问天杀了凌家手底下一个陈景山这样的人物,人家敢对莫问天动手吗?答案不言而喻,不可能。即便是莫问天手底下的心腹,凌家都不一定动手。

    如果说凌飞有这样的身份,自己是凌飞手底下的人,定然保证自己安然无恙!

    想到这里,闫正芳的想法越发明确,是否可以扶持凌飞成为像莫问天一样的人物?如果凌飞成为这样的人,自己身为凌飞手下的大将,定能保得他安然无忧!

    而且凌飞也有这样的能力,不是吗?凌飞不论从气度,能力,胆识,魄力,种种方面来看都是不逊于莫问天的人物!

    凌家这些年来,年轻一辈永远被莫问天压一头,想必凌家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他们也很想有一位人能够站出来,压在莫家头上,不是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