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凌飞聊了很多,说了很多自己的故事,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掏心掏肺,唐娉婉是唯一一个。

    唐娉婉也趁着今夜的机会了解了凌飞很多,她一句看法都没有发表。她心中在感伤凌飞的过去,为他伤心,为他难过,那冰霜般的脸庞露出一抹伤感,让人心痛。心里已经暗暗下了决定,无论凌飞做什么样的选择她都会支持。

    凌飞指的路是去言老的药店,当初言老请求他揭露言度集团的嘴脸,事情过了这么久,凌飞终于可以做到。现在言正霆已死,言度集团必将大乱,加上少了陈景山的捣乱,以目前江北龙准备的东西来说,足以推翻言度集团。

    纪志国凌飞已经让他离开,只和唐娉婉一人来到言老的药店。

    凌飞和唐娉婉到来之时,言老正准备关门。凌飞推门下车,对言老招呼道:“言老先生,是我。”

    言老正准备告诉来人,他准备关门了,却听到凌飞的声音。

    言老不确信的问道:“你是凌飞?”不赖言老认不出凌飞来,实在是凌飞现在的衣裳太过褴褛,脸上又乌漆嘛黑。

    “是,我现在过来想要采几味药。”凌飞走上前来。

    这一走近言老靠着店内的灯光,看清了凌飞身上的情况,他惊讶道:“你这是怎么了?快快进来,我帮你包扎一下。”

    唐娉婉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到凌飞身旁,对言老说道:“老先生,快看看他,他伤得很严重。”

    三人走进店内,言老将店门关上。店内灯光明亮,言老一下就看到凌飞背后血肉模糊的样。

    “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言老吃惊问道。

    “无碍,小伤而已。”凌飞淡淡笑着。

    “这还小伤!”言老忍不住说道。

    “所以我这不是来采药了吗?”凌飞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张纸,“紫珠叶,松花草,白及各三两……”凌飞边写边念了起来。

    唐娉婉和言老会意,两人纷纷上前来采药,将药材采齐之后言老说道:“这里可以熬药,我来吧。”

    “熬成糊状。”凌飞对言老说了一句。

    言老拿药进了后厅,凌飞又转头对唐娉婉说道:“蒲黄,儿茶,血竭……”凌飞又念了几味药让唐娉婉取来。

    “捣碎,敷在我背上。”凌飞说道。

    唐平娃丝毫没有犹豫,将一把药材放在嘴中嚼了起来,苦涩的味道从味蕾传递开来,苦到了心里。

    凌飞面色一变:“你干嘛。”

    唐娉婉没说什么,走到旁边替凌飞捣药,药材不少,想要一样一样的捣浪浪费时间,那些比较小的唐娉婉就直接放在自己嘴中嚼碎。

    凌飞目光一柔,这个女人他没喜欢错。

    唐娉婉很快将药材捣碎,将几样药和在一起,用那双洁白的柔荑将药材揉了揉。这么脏的事情,唐娉婉以前从未想过自己会做,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可为了眼前这个男人她原意。

    解开凌飞背后胡乱绑扎的伤口,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让唐娉婉心痛。轻轻将药材抹在凌飞背后,涂匀。

    “疼么?”唐娉婉轻声问道。

    “不疼,小伤。”凌飞笑道。

    这真的不疼吗?唐娉婉看着这样的伤口头皮发麻,换做她都要疼死了吧。轻柔的将药材在凌飞背后涂匀,唐娉婉轻轻说道:“好了。”

    背后传来凉爽的感觉,凌飞知道自己的药在起效果,背上的敷过一遍之后,半小时后再用言老熬的药再敷一遍,一晚上就可以让疼痛消失伤口缓缓愈合,想要完全痊愈如此几天即可。皮外伤好治,重要的是内伤,内伤的调理依靠归一诀也得一周时间。

    言老将药熬上,自己走了出来,在凌飞面前坐下:“你今天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伤的这么严重?”

    “处理了点事。”凌飞淡淡而笑,“顺便有个好消息要告诉言老先生。”

    “好消息?什么好消息?”言老问道。

    “曾经允诺言老先生的事情,想必不需要过多久就能办妥。”

    “嗯?”言老神色一喜,“果真如此?”

    “自然。”之前有陈景山在捣乱,现在言度集团首脑人物已死,公司必将陷入混乱,又少了陈景山这样的人从中作梗,言度集团必死无疑!

    言老整个人都松了下来,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那就好,那就好,总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言启英败坏祖宗名声,败坏言家数百年来的医德,言老不知道百年之后下去该如何面对列祖列宗。现在,终于成功了,也算对言家先祖有了个交代。

    和言老聊了许久,言老将话题引到唐娉婉身上,看着唐娉婉言老笑着说道:“你交了一位好女娃儿。”唐娉婉嘴角和满手的污迹药物残渣让他会心而笑。

    凌飞嘴角扬起,望着唐娉婉柔声说道:“我也这么认为。”唐娉婉让凌飞看得有些脸红,扭过脸去,耳根处已经泛起红霞。

    一直到药熬好言老替凌飞敷上包扎之后,凌飞和唐娉婉才离开。

    回到唐娉婉家后,唐仲英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到凌飞这模样唐仲英心中一惊,看来情况很惨烈。

    “你没事吧。”唐仲英对凌飞问道。

    “无碍。”凌飞面色平静,好像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爸爸,我先送他上去。”唐娉婉不愿凌飞多说话,他伤得已经很重了,她想要凌飞可以多休息一会。

    唐仲英本想说些什么,听到唐娉婉这话也没法再开口,看凌飞的伤也确实很严重,他就不多说什么了让凌飞先上去。

    凌飞和唐娉婉刚上去,唐仲英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微微一笑,详细情报来了。接通手机,电话那头报告凌飞和陈景山在奥斯汀酒店之后的情况。

    听完手机中的汇报,唐仲英瞳孔一缩,陈景山竟然真的死了!他当时还以为凌飞能逃出陈景山的包围就不错了,没想到陈景山反而让凌飞给击杀,这下麻烦大了。看着楼梯口唐仲英深深皱眉,陈景山并不仅仅只代表他自己一人,他代表的是背后的集团莫家!陈景山一死,莫家会有何等反应可想而知!

    并且陈景山已经点名要高升燕京,现在他出了事燕京方面会怎么回应?这些一想就让唐仲英不寒而栗,凌飞很危险,非常危险!这样的人还能让他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吗?极有可能牵连到唐娉婉,更有可能牵连到他们唐家。

    想到这里唐仲英消了上楼睡觉的心思,一直坐在客厅里等着唐娉婉下来,他要好好和唐娉婉谈一谈!

    唐娉婉将凌飞送回房间后下楼,唐仲英看着女儿沉声说道:“婉儿,过来,爸爸有话对你说。”

    聪慧如她,唐娉婉怎会不知唐仲英准备和她说什么?坐在唐仲英身旁,凝视着父亲说道:“您想说什么?”

    唐仲英沉吟片刻,说道:“今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吗?”

    “凌飞杀了陈景山。”唐娉婉平静说道,神色淡然。

    这让唐仲英更为皱眉:“既然你知道这件事,你就应该明白我准备和你说些什么。”

    唐娉婉看着唐仲英:“我不会离开他。”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别说唐娉婉听过凌飞今晚和他讲的过往,就算是没听过她也不会离开凌飞,她真的很喜欢凌飞。在听到今晚的故事之后,更加不想让凌飞一个人,她想要陪伴在凌飞身旁。

    “女儿啊,你可知道这样的后果?”唐仲英皱着眉头。

    “我很清楚,非常清楚!”唐娉婉语气斩钉截铁,直视唐仲英,目光无丝毫偏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