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内,凌飞的身子微微前倾,他背后全是伤口没法靠在车座上。bào zhà将他重伤,尤其是背后,血肉模糊,依靠自己的独门秘制伤药,应该能在一周之内痊愈。

    “我们去哪个医院?”唐娉婉问道。

    “需要去医院吗?我自己就是医生。”凌飞说道。

    “我知道,可你的伤口在背后,没有去医院自己怎么处理?”唐娉婉看着凌飞背后。

    “这不是有你吗?我指路,我们先去个中草药店买点药回来,我教你怎么做,然后给我敷上就行了。”凌飞说道。

    “真的没问题吗?你后面这样会不会失血过多啊。”唐娉婉很担心。

    “你放心,出不了大事,这对我来说真的只是小伤而已。”凌飞笑着说道。

    唐娉婉神色忧虑,凌飞这话的意义很深啊,曾经的他是不是也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不,应该说是更严重的伤,不然他不至于说这都算是小伤。凌飞的过去,唐娉婉一点都不知道,他神秘的跟一团谜团似的,永远看不清,摸不透。

    “凌飞,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唐娉婉犹豫着开了口,“你到底是什么人?”

    凌飞微微一笑:“你真的想知道吗?”

    唐娉婉重重点头,凌飞了解了她的所有,可她却不了解凌飞任何一点东西。从身世过往到武功医术,全都如同迷雾一般。

    凌飞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全部告诉你吧。”

    唐娉婉倾耳认真听着凌飞的话。

    “你知道燕京凌家吗?”停顿片刻凌飞说道。说前世的记忆,那是不可能的,前世的凌飞已经死了,现在的他只是燕京凌家的一个弃子。再者说,告诉唐娉婉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他会信吗?

    唐娉婉瞳孔一颤,燕京凌家?这可是一个堪称巨擘般的存在!身为唐仲英的女儿,怎么可能会不了解!凌盛集团就是凌家的产业,而全球连锁的奥斯丁酒店只是凌盛集团一部分。这庞然大物可怕到让人心悸,凌家一跺脚,整个华夏经济都会受到影响。

    此刻凌飞提到凌家,再加上凌飞就姓凌,怎么能让唐娉婉不联想到很多。

    “你是燕京凌家的?”由于过于震惊,导致唐娉婉发音都有些发抖。

    “算是吧,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凌飞神情冷漠,两年前那位伟大的母亲拖着重病之身,在那个绝情男人门前扣了一夜的头,才换取了他的自由。也是从那一天起,凌飞和凌家便恩断义绝。

    唐娉婉心中一动,看来凌飞和凌家之间有很多故事。凌飞为什么会来到新城?为什么身为凌家的公子奥斯汀酒店的经理却不认识他。他本人也从不提及这样一层关系,其中缘由让人好奇。

    “你想听故事吗?这个故事很长,让我慢慢告诉你。”凌飞说着。

    “嗯。”唐娉婉回答道。

    “事情得从二十多年前说起,不对,或许应该追溯到更早之前……”这段故事凌飞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现在他告诉了唐娉婉,唐娉婉在他心中真的占着很高的地位。

    凌飞的母亲从小在凌家长大,她是佣人的女儿,可她却出落得极为美丽,在俊男美女无数的凌家当中她也是拔尖那一筹。但佣人终究只是佣人,在凌家是不可能上台面的。

    小时候,凌飞的母亲曾告诉她,当年在凌家喜欢她的人很多,包括一些少爷佣人,也因此,在生了凌飞之后最艰难的时期,她能够受到一些接济。但同样的,因为她的美丽遭到很多人妒忌,最艰难的时候那些人没少落井下石。

    在凌文渊一次意外的醉酒后,事情开始了。那个时候正是凌文渊妻子刚刚怀孕没多久的事,因此凌文渊的妻子大闹凌家。凌文渊的妻子袁淑仪所在家族袁家也是燕京一大势力,她可是正宫娘娘,出了这样的事情当然会大闹一番,更甭说她的脾气本就大,有母老虎之称,凌文渊都惧他三分。

    也怪凌飞的母亲倒霉,仅仅一次就怀上了凌飞。凌家不愿将孩子打掉,人丁兴旺也是凌家所愿,类似凌飞这样的存在凌家有很多,他们大多都为家族的牺牲品,为壮大凌家联姻所用。

    自从凌飞母亲怀上凌飞她的苦日子就到了,袁淑仪百般刁难,还吩咐手下前去折辱凌飞母亲,那段岁月不堪回首。甚至于凌飞出生后,这样的折磨还在持续,并且变本加厉。

    让正宫娘娘视为眼中钉,凌飞母子的日子怎会好过,加上曾经那些嫉妒凌飞母亲的人,他们也时常来欺负凌飞母子二人,那段日子要多艰难有多艰难。惧内的凌文渊不仅没有帮助凌飞母子,反而因为家族之人对他惧内的嘲笑而泄愤在凌飞母亲和凌飞身上。小时候凌飞不知被凌文渊毒打过多少次……

    连亲生父亲都不帮忙,凌飞母子在凌家怎有立足之地?

    凌家像凌飞这样的孩子很多,但处境像凌飞这样的几乎没有,因为没有哪一个人像袁淑仪那般。大家族中出现这些事情本是很正常的事,大家族中强势的男人女人很多外面都养着人,他们家中之人大多睁只眼闭只眼。可袁淑仪却偏偏不依不饶,仗着她家族势大经常闹事。

    拜他们所赐,凌飞度过了一个黑暗的岁月,那如同黑夜般的童年,无一丝光彩,无一丝颜色。黑暗到让人窒息,让人绝望,让人想要自杀……

    那段岁月中,凌飞什么样的侮辱都受到过,泼屎撒尿都能算是小事,最可怕的是他险些被当作娈童卖了。袁淑仪母子的心狠毒如蛇蝎,无所不用其极。

    凌飞能够活到成年,实属不易。

    那位伟大的母亲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在她感觉自己将要死去的前一天晚上,她来到凌文渊的门前叩首,给那对狗男女叩首,只想给凌飞一个自由光明的未来。凌飞的世界已经够黑暗,那位伟大的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辈子都活在这样的阴影当中。

    如果凌飞不离开凌家,他的下场是什么凌飞母亲很清楚。他只会是牺牲品,一生活在凌家的掌控之下,如同提线木偶一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任人宰割。

    那一夜下着大雨,凌飞的母亲在门外跪了一个晚上,磕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身患重病的伟大母亲去世了。凌飞得以自由,他发誓终身不再踏入凌家半步。

    凌飞心里有仇恨吗?肯定是有的,那样经历出来的人心中怎会没有仇恨!但他无力,那可是燕京凌家,他靠什么报复?凭什么报复?只能将愤怒仇恨压在心底,这样的愤怒只能跟随他一辈子,无法宣泄。

    在新城度过了两年,直到而今……

    听完凌飞说的故事,唐娉婉沉默了,凌飞的表情看似平静,可眼中的怒火已经掩盖不住。

    唐娉婉太了解凌飞,忍不住问道:“你会报复凌家的,对吗?”

    “当然!”凌飞斩钉截铁,那把耻辱不洗刷,枉为人,更枉为人子。他现在就是凌飞,并非血狼!

    每每想到那位伟大的母亲,凌飞都会忍不住心痛,忍不住愤怒,忍不住心中想要爆发的怒火!

    唐娉婉沉默以对,说不出什么让凌飞宽恕的话来,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也不可能宽恕!她突然想到曾经凌飞问过自己的话,一个家族的根基是什么?他在那个时候就想了这些是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