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的速度发挥到了最快,仿佛一道幻影一般从陈景山家门口疾驰而出。才跑出来从院落后山就开始传出巨**ào zhà,紧接着是连绵不绝的bào zhà之声,火光从后院而起绵延至前方。凌飞在与怒燃的火舌作赛跑,bào zhà层层递进,以陈景山的房子为中心四处扩散开来。

    凌飞不要命了似的狂奔,这种时候稍一停顿,必死无疑,凌飞的速度已经够快,仍感觉到背后炙热的冲击。猛地一股大力推向凌飞,凌飞整个人被掀飞,bào zhà到了!

    新城城北部分的人纷纷抬头往北方看去,火光冲天,将城北天空映得如同白昼一般。众人大为喧哗,北部发生了什么事情?

    得到了陈景山司机讯息的张文生,他正在往北部赶,在看到漫天火光之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他来晚了!

    张文生神色无比复杂,陈景山老宅所在地的zhà dàn都是他安排莫家手下做的,可以说那里是他一手布置。听到陈景山司机给自己传来的消息,他就知道陈景山准备和凌飞同归于尽。

    “陈书记!”张文生失声呐喊。

    在家里的展天啸和江北泷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两人对视一眼,猜测这个事件和凌飞是否有关系。

    “凌飞刚刚好像说他往北边追陈景山去了。”展天啸沉着脸。

    “走!让人去那边看看。”江北泷忙说道。

    “我顺便通知志国。”

    没有这个必要,纪志国也知道凌飞这边的情况,他们的情报工作一点不弱,虽说凌飞没有告诉他,可这段时间足够他得知这些情报,甚至于他们的情报比展天啸了解的还要细致。

    “城北那边是陈景山的故宅。”纪志国对身旁的纪老说道,“而且先前有情报称,陈景山在那地方似乎埋了zhà dàn。”

    纪老凝眸,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志国,快派人去看看,务必保证凌飞的安全。”

    与此同时纪老心中升起几分对陈景山的忧虑,这位他最看好的人,恐危矣。在他心里,陈景山是能做事的人,从短暂的聊天当中,他能了解到陈景山也是有心为民做事的人。

    唉……无声轻叹,无可奈何花落去。

    城北的冲天火光在一瞬间刷爆了新城,无数人赶往城北,想看出了什么状况。各家媒体尽皆前往,想要捕捉这一手大料。

    此刻陈景山的院落周围被炸出一片深坑,数百米的范围之内皆坍落,土地焦黑。而在这数百米开外的远处倒着一位年轻男人。男人衣着褴褛,背部血肉模糊。

    “咳咳咳。”男人抬起头,嘴角溢着鲜血,面色漆黑,隐约间能看到是凌飞的模样。

    “好一个陈景山!”凌飞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他的五脏六腑在颤抖,幸好他突破到归一诀第五层,如果换做是几天前,以他的速度逃不出bào zhà范围。可即便是现在,他也在wài wéi受到了bào zhà冲击!陈景山的zhà dàn确实够量,边缘处也对凌飞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

    凌飞感受着自己身上的伤,他估摸看来,至少也得一周的时间才能完全痊愈。

    嗡嗡嗡……

    手机振动,凌飞晒然一笑,这家伙的命比自己还硬,这种bào zhà冲击之下,竟然还能用。

    看到给自己打来的电话是唐娉婉,凌飞嘴角牵起,接通电话:“婉儿。”

    “凌飞,你没事吧!”唐娉婉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急切,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没有理由不知道!尤其是她父亲还在身旁的情况下,唐仲英的情报工作也是极为出色。

    唐仲英是在今天凌晨时候回来的,也就是唐娉婉出事之后,他连夜从燕京赶回来。奥斯汀酒店发生这么大的事,唐仲英不可能不查,一调查便发现了这些情况。

    “没什么大事,就是被zhà dàn炸了一下。”凌飞还有闲心思调侃一番。

    唐娉婉还忍不住急了:“被zhà dàn炸了,你还说没事,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不用,会有人来接我,你的速度没他们快。”凌飞望着远处说道。

    “不可能,我最快。”唐娉婉语气坚恳。

    凌飞失笑,也不知道唐娉婉在倔什么。

    “城北……”

    “我马上到。”唐娉婉当即起身。

    在一旁看着报纸的唐仲英摇摇头,他这个女儿啊,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么上心一个人。不过,她上心的这个对象唐仲英很满意。

    凌飞只身一人闯入敌营,拼死救出唐娉婉,如此行径让唐仲英很满意。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他在燕京得到的凌飞的情报,凌飞公司的发展他看在眼里,获得了他的认可。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凌飞奋不顾身救唐娉婉的事情,他有一颗真正爱自己女儿的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凌飞放下电话后,缓缓直起身来盘膝坐下,撕裂裤腿将背后稍加包扎。而后运起归一诀,调理自身。

    zhà dànbào zhà外伤只伤到皮外,更多的是内伤。内伤的调理对于医生而言是最难治疗的,它不像外伤那么直观,治疗起来有诸多麻烦。但凌飞自己本身就是医生,很明白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且他有归一诀,归一诀治疗内伤极其适用。

    凌飞在打坐调理,没过多久远处传来警笛鸣声。凌飞缓缓睁开眼睛,终于来了。

    一辆辆警车停在凌飞前头,最前头的那辆警车下来一位中年男人,是纪志国。看到凌飞纪志国急忙跑上前来:“凌飞,没事吧?”

    “不碍事,死不了。”凌飞道。

    “没事就好。”纪志国长舒口气,他目光扫视周围,在陈景山的旧宅bào zhà地停住目光。

    “陈景山呢?”纪志国问道。

    凌飞手指指着夜空:“在上面。”

    纪志国明白了,心中唏嘘,这个最难缠的对手终于死了,死在了凌飞手里。

    “来,我送你去医院。”纪志国说道,凌飞身上的伤口很明显。

    “再等一下。”凌飞嘴角微微扬起。

    “嗯?还有什么事吗?”纪志国不解问道。

    “等她过来。”凌飞笑着说道,他想要等唐娉婉,身上的伤有多严重,他很清楚,死不了,等一会儿也无妨。

    “谁?”纪志国不明所以。

    “我女朋友。”凌飞笑道。

    纪志国脑门冒黑线:“你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赶紧去医院,你还等她?”

    “不碍事,这点小伤。”凌飞回答的很随意。

    “……”纪志国。

    “纪叔,你可以先带人回去,我等一下她。”凌飞说道。

    纪志国失笑:“没事,我等等你们吧。”

    没过一会儿,唐娉婉赶了过来,看到凌飞衣衫褴褛满身是血的模样黛眉紧蹙,芳心直发疼。

    “婉儿,你不是最快哦。”凌飞笑着道。

    唐娉婉看了一眼纪志国,忍不住对凌飞说道:“既然人家早来了,为什么不和他去医院,你是傻子吗?”

    纪志国揶揄着说道:“凌飞说想要等你过来他才走,我说话他压根不听。”

    闻言唐娉婉嗔了眼凌飞,这家伙真是的,讨厌……

    “走,上车。”唐娉婉嘴角牵起一丝,这一刻,仿若冰山消融,美得不可方物。

    “过来背我,我动不了。”凌飞说道。

    “撒什么娇,自己过来。”唐娉婉才不惯着凌飞,他还能这样和自己讲话证明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她最了解凌飞。

    “唉,女朋友没用哦。”凌飞自己站了起来,缓缓走过去。

    旁边的纪志国看得不可思议,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凌飞这般模样,果然有女朋友在就是不一样。

    人啊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