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天啸的电话还没结束一会儿纪志国的电话又到。

    “凌飞,你没事吧?”纪志国忙问道,身为新城市市长他的情报自然不弱,了解到奥斯丁酒店出的事。并且他还知道莫家派了一大堆人前来支援,这种情况下,凌飞能安全脱逃吗?不过凌飞既然接了电话,证明情况应该不算太差。估计纪志国是没有得到后续情报吧,陈景山也让凌飞打得抱头鼠窜。

    “没事。”

    “你现在在哪?”

    “旭园路。”

    听到这话纪志国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奥斯汀酒店里你们闹出那么大的动。你是怎么逃出来的?”纪志国到现在还以为凌飞是逃出来的,也是,谁能想得到凌飞竟会如此恐怖。

    凌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纪志国,逃?貌似是陈景山在逃才对。

    纪之国这边凌飞不准备详细和他解释,因为也没有时间了,他看到了前头陈景山的奥迪车!随意说了两句凌飞挂断电话,加快速度追上前去。

    “陈景山,你跑不了。”凌飞冷漠道。

    前头的陈景山车中,一位身着武警服装的莫家手下在开车,他时不时看后视镜。突然他眉头皱了起来,对身旁的陈景山道:“陈书记,后面这辆车好像一直在跟着我们。”

    陈景山神色微微动容,有人在追他们,难道是凌飞?

    “车牌号是什么?”陈景山问道。

    旁边的莫家手下念出凌飞的车牌号,陈景山下意识想叫张文生,才想起来他和张文生是分开走的,张文生自己开车离开。

    陈景山拿出手机将号码发给一个人,让他调查这车牌号是谁的车。车子拐了两三条街,身后那辆车子还在跟着,陈景山确信了后面那人就是在追他。而这时手机中的那个人终于把消息发过来,车子主人是——唐娉婉。

    看到这三个字陈景山脸色一沉,身后这个人定是凌飞无疑,因为只有凌飞才开得了唐娉婉的车!

    “快,去市政府。”陈景山说道,语气中微微带上些许急切。

    凌飞追上来就是为了追杀他,这一点毋庸置疑,凌飞胆敢在奥斯丁酒店上杀那么多人,肯定敢来追杀自己,不要以常理来判断这个人。

    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市政府,一有武装守备力量,二,这是在公众面前,和蒋长英带媒体过来是一个概念,不同的是在政府面前更具威力。凌飞难道还敢跟着他杀进市政府不成?这不是在冒犯他,而是在冒犯整个国家,挑战国家权威。

    前头的车子加快速度,凌飞知道他们应该是发现自己了,他本来也没打算隐藏自己,被发现就被发现,并无所谓。

    凌飞边开车边思考,陈景山现在会去哪里?意识到他在追杀,陈景山必定会找一个安全之所,目前新城有哪个地方能够称之为安全之所呢?

    第一个地方,莫家的秘密基地。莫家在新城经营多年,肯定会有其秘密基地。但是在奥斯丁酒店已经出动那么多的人手,想必在秘密基地里面也剩不了几个人,这个地方不会是陈景山的首选。

    第二个地方,政府机关单位,例如公安局,省公安厅,还有市政府。这样的地方是最适合陈景山躲避的。

    凌飞皱起眉头,如果陈景山到第二个地方,确实会给他造成不小的麻烦。毕竟是政府机关,他需要顾及很多,明摆着得罪政府机关是凌家都承受不起的!所以,一定不能让陈景山提前赶到第二类地方。

    凌飞脑海中闪过新城的地图,第二类地方在他脑海中个个标记,陈景山所在位置到各个地方的路线凌飞了然于胸。

    “目前距离最近的是市政府,从这里到市政府需要半个小时,中途会路过两个拥挤的交通通道。如果我是陈景山,一定绕着这里走。”凌飞心中盘算着,因为一旦交通拥挤陈景山只能停下,停下来那就肯定让凌飞追上,所以他一定会选择绕道。

    “绕道的话会从旁边的徐林路走,这里是最快到达市政府的道路。不过徐林路似乎很僻静……”徐林路是绿化区,旁边就是森林公园,绿化面积很大,到处都是树木少有人烟。

    凌飞心中一动,这里是最佳动手之地。如果能在僻静之地将陈景山杀掉再好不过,人越多的地方,暴露的风险更高,对他而言并不利。

    果不其然,陈景山的车子在前头的路段直接掉头左转,左边的方向正是徐林路。和凌飞猜测一般无二,陈锦山也是想到前头拥挤的交通会让凌飞追上,所以改道徐林路,这条路是距离市政府最近的。

    凌飞奋起直追,突然在一条小道扭转车头加速狂飙,这条小道能抄近路赶在徐林路前头拦下陈景山!

    陈景山在车内不时往后看,发现凌飞的车竟然没跟上来。见状,驾驶座上的年轻人笑道:“陈书记,好像他跟丢了,刚刚的路段很拥挤。”

    陈景山表情依然很严肃,低声道:“不要掉以轻心,赶紧赶到市政府。”

    “是。”年轻人踩下油门,加速狂奔。

    还没开五分钟,前头岔路口突然飙出一辆车来,那辆车仿佛是疯了一般,想要和他撞上。年轻人神色大变,急忙调转车头,一头栽入旁边的灌木丛。

    凌飞看到这情况笑了起来,他刚刚还想直接撞上去然后以极限的身手跳出车,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正当凌飞想要停车时,灌木丛中的奥迪猛的加速掉头往回开去。凌飞眯了眯眼,看来陈景山车里的司机技术也相当不错。不过没用,就算你往回开又能怎么样?南辕北辙而已。

    “陈景山,你逃不掉的!”凌飞踩油门,继续追击。

    陈景山车上年轻人神色着急,忙对陈景山道:“陈书记,我们现在往哪开?”

    陈景山眸中黯淡,浓浓的死亡压抑笼罩在他心间,这是他第一次有面临死亡的感觉,哪怕刚刚在奥斯汀酒店,他也没有这种强烈预感。

    沉默良久陈景山开口道:“这里距离城北很近吧。”

    “唔,好像是的。”年轻人回答道,“陈书记,我们要去城北吗?”

    “对,去城北。”陈景山目光幽幽。

    “可是……”年轻人想要问问陈景山,城北那边那么偏僻会有援军吗?这不是送死吗?但陈景山都说了,他不能违抗命令。

    踩下油门,年轻人驱车往城北狂奔,他又问道:“陈书记,要不要打电话叫人支援?”

    陈景山微微摇头,已经没有这个必要,或者说,就算他想要求援,也找不到人。莫家的人手已经打光,那是全部的底蕴,再也拿不出力量来。至于政府方面他知道自己也没有机会调动兵力,在新城他政敌无数,奥斯丁酒店的事情想必上面那群人全都知道,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他死,现在出了事绝对落井下石,各方制约下他不可能调出多少兵力来。况且,就算他调了兵力过来能抵挡得住凌飞吗?只是多叫一些替死鬼而已。

    越往北开,人烟越稀少,而远处夜空昏沉,星夜无光,陈景山心中徒然生出一股压抑。

    “呵,我也走到这一步了么。”陈景山心中涩然。

    当真雄途末路了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