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生慌了,如果说闫正芳说的话是事实,那这下可就麻烦大了。他知道莫临芪的死让莫问天很愤怒,所以才有现在的事,就因为莫问天是莫家子弟,最被看重的子弟,就和凌家的凌子衿一样。

    这件事和莫临芪没有丝毫关系,莫临芪的死无足轻重,就因为他受莫问天的重视,才会引发如此严重后果。而凌飞同属于如此庞大世家的子弟,那么问题应该另当别论。莫临芪的身份和一位世家子弟相比,差的远!

    陈景山面不改色,心中自然是震惊的。一切问题都有了答案,这般身份匹配凌飞的能力,那就不足为奇。只有如此庞大世家,才能培养出这般优秀的人才。

    但是,陈景山没有丝毫留手的,冷漠道:“杀。”

    “陈书记。”张文生忍不住开口,那可是燕京凌家,和莫家相比较而言一点不逊色的凌家呀。

    “动手。”陈景山对铁拳吩咐道。

    “陈书记,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一旦凌飞死了,你也不会好过。”陈景山的果断出乎闫正芳的预料,他本以为说出凌飞的身份会让陈景山有所顾忌,没想到他的语气反而更坚决了数分。

    “我让你动手!”陈景山冷眼看铁拳,见他犹豫的模样喝道。他很理智,非常理智,他知道如果不动手死的一定是他,凌飞不可能会留情!

    今天如果不杀凌飞,凌飞会回过头来报复于他,如果他真的是凌家子弟他的报复无可抵挡。但如果是杀了凌飞,凭借已经高升燕京的地位,以及莫家对他的重视,可以在凌家和莫家之间巧妙周旋,事情的转机不小。

    铁拳高声对对讲机命令道:“动手!”

    轰轰,外头传来轰炸声,是手雷bào zhà的声音。闫正芳闻声心中一凉,完了全完了。

    陈景山心中松了一大口气,这个梗也在他喉间的刺终于被拔出。凌飞给他的压迫力实在太大,他从未想过会让一个年轻人逼到如此地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一点没错。

    没等陈景山缓过气,铁拳的对讲机里又传出了话:“队长,情况很不妙,收回扔手雷的命令吧。”

    对讲机中的声音很大,众人都听见。闫正芳苦涩的脸庞露出一丝怪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情况?”铁拳也不明所以。

    “这……”对讲机那头犹豫片刻道,“他用qiāng把每一颗扔进房间里的手雷都打出来了,手雷是在房间外bào zhà的,我们的人损伤惨重。”

    “你说什么?”铁拳满目不可思议,用qiāng把手雷打出来,也就是说每一颗子弹都准确的击中手雷,并且角度也很完美的打出房间?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对讲机那头也沉默着,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凌飞的举动堪称不可思议,他们那边在看监控的莫家手下直呼奇迹。

    “我们也奇怪,阿四说,他的双qiāng出神入化,且眼力极其恐怖,错杂无章的手雷扔进来他都能一一打中,并且还能够完美的把控角度,堪称神迹。”

    是啊,怎能不称之为神迹,看着监控的那位武警阿四满目不可思议,边看边惊呼这不可能。在他的监控中,凌飞手持双qiāng,每一qiāng都能准确无误击中一颗扔进来的手雷。qiāng射出的角度也极为刁钻,每一颗手雷都能重新由门口飞出去落到外头。

    这七八颗手雷下来,他们的人损失严重。

    陈景山的房间内寂静无声,铁拳看了一眼陈景山,沉声道:“按你说的做,我们守好门口和窗户,只要凌飞敢冒头,他必死无疑,不用着急。”

    “是。”

    闫正芳愣了,还有这样的操作吗?他原以为够高估凌飞,没成想凌飞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可怕。

    而此刻1809房间内,凌飞神色平静,他并不意外自己能做出这般匪夷所思的事。身为最顶尖的雇佣军,他的身手远超常人想象,看似不可思议的举动,在他们那类人当中是很稀疏平常的。

    这下没有人再敢扔手雷,房间内外陷入平静。凌飞皱了皱眉头,不打算再进攻了吗?既然你们不动手,那就轮到我了。

    凌飞慢慢走向门口,外头的人在等待,他们也正等着凌飞冒头。

    走到门口处,凌飞一扫地上的尸体,猛的一脚踹在尸体上将之踹了出去。

    砰砰砰,密集的qiāng声响起,这具尸体被打成筛子。而在这间歇当口,凌飞动身了,他飞速蹿了出去。手持双qiāng,左右射击,仅仅一瞬间就带走四五条人命。

    凌飞并未莽撞地彻底冲出去,他只是在这个间歇当口冲出来打了个迅击,杀了几个人后飞速逃回房间内。

    重新回到房间内的凌飞脑中飞速转动,刚才他出去并非只是为了杀那几个人,而是为了探清外面的情况。看外面有大概三四十人堵在左右,有没有其他援军还不好说,至少在楼梯口那里还有很多人。

    陈景山为了杀他,派了大队的兵马前来,这种规模的武力出动足以镇压无数叛乱,可陈景山仅仅只为了他一个人而已,够看得起他了。

    凌飞看了眼旁边全副武装的三具尸体,想要突围出去并不简单,他没有想到陈景山这次为了抓他,竟然派了如此多的人手,原以为十几二十个就顶天了。这次来的人恐怕有上百人吧!几十个人他能轻松解决,但这上百人实在太多,要想全部杀光,他有的是方法,但想要在这上百人中将陈景山击杀,难度系数呈几何式提高。

    杀陈景山才是他的目的,杀再多的臭鱼烂虾有什么用?可偏偏这群臭鱼烂虾就拦在他前头,不杀不行。

    凌飞正想着,突然听到窗口传来细微的声响,他迅速扭头举qiāng射击。窗口人影仅仅是一闪,便让凌飞一qiāng射杀。凌飞的眼睛太尖了,而且反应又太过迅速,从窗口潜入的人,还没来得及对凌飞动手便让凌飞射杀,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看到窗口,凌飞心中动了动,可以从这边动手!

    想到就干,凌飞侧着身体,左右而视门口和窗口,缓缓靠近窗边。

    在窗边凌飞探出脑袋,发现上面挂着好些位身着武警服的莫家手下,他们背后挂着一根绳子是从上面往下吊。发现凌飞看了过来,那几人急忙想要掏qiāng攻击凌飞,凌飞的速度更快,举qiāng将上面几人通通射杀。上面还有些人想要下来,在几人被凌飞射杀后,纷纷跳了进去。

    这下凌飞能安全的探出脑袋往左右观察了一番,两个房间之间的距离相差较远,想要过去并非那么简单。凌飞灵机一动走到一具尸体旁,从他腰间拔出一把锋锐的短刀。

    从他们的配备来看,应该是某一精良部队,或者说是雇佣军。虽说他们身着武警部队服饰,但凌飞并没有认为他们一定是警察。他反而认为是莫家手下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从两具尸体上扒下两把锋利短刀,走到墙沿凌飞举起手中的短刀扎在墙上,用上了五分劲短刀轻松扎进墙内,这让凌飞更加有信心,有这两把短刀他的计划可以实施了。

    凌飞做了这么多事情,外面的人却一个也不敢往里闯。碍于凌飞恐怖的qiāng法,没有一个人愿当出头鸟。正好,凌飞也乐于见到这般场面,这是在给他机会。

    凌飞再次来到窗边从窗口翻出去,手中的两只短刀飞速扎在wài wéi墙上,整个人悬在酒店18层的半空。侧身一旋,凌飞飞身而起往左边房间移动,短刀再次扎在墙上稳住身形,他在以这种方法向旁边移动。

    凌飞的速度很快,重复几番就到了旁边1811房。1811房的窗口并未打开,凌飞松开一边,手从腰间拔出手qiāng,一qiāng崩碎玻璃窗,整扇玻璃哐啷啷摔落在地,凌飞在这瞬间翻身跳了进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