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头传来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凌飞面不改色依旧往前走。

    堵在楼梯口的那群人领头人是徐良秋,徐良秋到方才才知道自己的任务目标是谁,不正是那个让自己恨得咬牙切齿的凌飞吗?

    得知了自己的目标是凌飞之后,他兴奋得不能自已。按照正常方法来看,他不可能动得了凌飞,更别说杀了凌飞,而现在他有了这样的机会,他很期待看到凌飞死在自己面前的模样,是否还是像平常那样淡淡然,还是会痛哭流滴对自己磕头求饶?

    徐良秋越想越兴奋,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这样的画面。这些天凌飞仿佛成了他的魔障一般,每天晚上闭上眼想到的都是凌飞的脸,这张让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撕碎的脸。

    机会终于来了,在自己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来了,他很兴奋!这仿佛是天上掉下的1000万一样中奖的感觉。

    “我们快动手吧。”徐良秋对旁边的大块头副队长道,队长铁拳负责正面迎击,副队长在此截断凌飞的后路。可徐良秋耐不住性子,他想要直接出击,迫不及待杀死凌飞。

    副队长淡淡道:“命令是接到指示后再动手,现在没有命令,不能动手。”

    徐良秋即便心急如焚,副队长的命令他还是得遵守,本次行动由队长铁拳和副队长两人负责,他们的命令大于一切,除非是陈景山来亲自发号施令。

    “队长,他还在往里走。”某一间房内,一个武警看着电脑对着对讲机说道。电脑中是18层的监控,凌飞一举一动尽在他掌握之中。

    “已经到了1804房间。”

    陈景山房间里,铁拳听着手下的汇报,面色平静:“当他到1809的时候通知我,我们动手。”1809房间处于他们的包围正中央,到这个位置他们动手,凌飞无处可逃。

    陈景山听着铁拳的话,却是对张文生说道:“房间旁边就是电梯对吗?”

    “是的,陈书记,您问这个做什么?”张文生问道。

    陈景山没有回答,他这是在准备后路。世上没有绝对稳操胜券的事情,再完美的布局都会有所纰漏。在布局的同时,他往往想到的是后路该怎么走。

    聪明的人很多,但活到最后的不一定是聪明人,而是狡猾的人。既聪明又狡猾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对手,正如陈景山。

    目前的局面看似稳操胜券,陈景山并没有将所有希望寄于其上。要考虑到万一,万一失手他是否能逃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人死了那就真的没了,只要留着一条性命,都会有报仇的机会。

    但陈景山不能说出来,这是dong luàn军心。

    “没什么,只是要确保凌飞没有逃跑的机会。”陈景山说道。

    “陈书记请放心,凌飞今天绝对跑不了,这里就是他丧命之处!”铁圈说道。

    “我相信你。”陈景山笑着说道。

    聊天的功夫,铁拳的对讲机又发出了声音:“队长他到了。”

    “动手。”

    凌飞走到了1809房间门口,突然听到房间内有细微的声响,他猛地蹲下。

    砰的一声,1809房间门上出现一个qiāng眼,qiāng眼位置正对着凌飞的脑袋。这是里面的人在射击,想要一qiāng击毙凌飞,幸好凌飞躲得快,不然这一qiāng已经将他爆头。

    凌飞反手对1809房间门上开了一qiāng,里面传来一声惨叫。这时,四周的房间都传来震动之声,楼道那边也传来轰隆作响声,凌飞眉头一挑当机立断,一脚踹在1809房门上。

    这一脚的力道奇大无比,整扇门让凌飞一脚踹飞,门砸向房间里,重伤几位穿着武警服的人。

    凌飞纵身跃进1809房间,手中扳机频扣,里面的人刹那间全让凌飞射倒。这间房里面埋伏四个人,凌飞出手速度极快四颗子弹瞬间就解决了他们。

    凌飞瞬间形成一个绝对防御空间,这房间成为他的堡垒,依借这房间凌飞能够完美保护自己。在楼道他就是一活靶子,就如铁拳所想,在这狭窄的空间内凌飞逃无可逃,就算他身手再高也没法逃出射击圈。

    而进入房间内一切改变,他即将面临的攻击只剩一面,正面对敌他不惧任何人!

    铁拳的布置其实很完美,这样的环境下凌飞发挥不出他应有的实力。只不过还是低估了凌飞的实力,他没想到凌飞能在一瞬间击杀四人,按理来说四个人足以应对凌飞,再不济依靠强大火力也能把凌飞逼退。只要把凌飞逼入过道中,他就如瓮中之鳖,任人宰割。

    但偏偏是一瞬间四人就倒下,如凌飞之前所想,在强大的武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如同纸糊的一般。

    穿着武警服的男人一个一个从旁边冒出,想要进入1809房间射杀凌飞。但凌飞的眼睛和手实在太快,几乎是冒出一个便让他击杀一个。

    才一会儿门口就倒下四五人,见状铁拳不慌不忙道:“一队正面进攻,用手雷。二队从窗口爬过去,见人就射杀。”

    凌飞能给自己创造安全输出位置,铁拳也能再造一个包围圈重新将凌飞围住。

    闫正芳就在陈景山旁边的房间,铁拳的命令之下,他房间内穿着武警服的人也同样吩咐道说道,因而闫正芳听得一清二楚。

    闫正芳急了,竟然还用上了手雷,凌飞这下是必死无疑。凌飞如果真的死了,那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他!

    顾及不了太多,也没法考虑到底该站在哪边,闫正芳直接往陈景山的房间跑去,目前只能是谁有难他救谁,旁边的小队长看到闫正芳的动作连忙道:“抓住他。”

    闫正芳被擒住,他目眦欲裂,怒吼道:“你敢拦我试试看,如果凌飞死了,你们这些人全都得死。”

    小队长愣了愣,趁此时机,闫正芳甩开擒住他的人连忙往外跑。

    闫正芳所在的房间位于最左边,距离1809房间较远,战斗人员都挤在中间部分,他这里反倒很安全,也没有人过来阻挠他。

    砰的一声闫正芳撞开门闯进陈景山所在的房间,咔咔上膛声,十几把冲锋qiāngqiāng对准他的脑门。

    “是你。”陈景山皱眉,“不是让你们看好他,怎么又跑过来?”

    “陈景山,我奉劝你尽快收手,凌飞千万不能杀。”闫正芳急忙道,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他准备将凌飞的身份告诉陈景山!手雷都用上了,如果不让他们收手,凌飞今天必定死在这。

    陈景山冷漠道:“将他带走,别在这里碍事。”

    “是,陈书记!”旁边两位上前就要把闫正芳带走。

    闫正芳用力甩开这两人,紧盯着陈景山:“你从来都不好奇吗?为什么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却如此出色?医术,武功,心性,魄力,胆识,皆是上上之选!这样的人,你认为他会是普通人家出来的吗?”

    陈景山微微一顿,这个问题他以前想过,却没有答案,因为就连莫家的情报网也没有查到凌飞之前的任何一点消息。两年前的凌飞,讯息成迷!现在都到了这种关头,他哪还会想到被他抛之脑后的谜题。

    张文生闻言,心中怪异:“你想表达什么?”

    “他姓凌!燕京凌家的凌!”

    语不惊人死不休,闫正芳这话说完,陈景山和张文生都愣住。燕京凌家,那可是丝毫不逊于莫家的存在,甚至隐隐压过莫家一头!而闫正芳却说凌飞是凌家子弟!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