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了,我也就省得多说废话。”凌飞扭了扭脖子,他要准备动手了。

    早前准备了相当多的计划,但是在他看来没有这样的必要,计划越繁杂漏洞越大,有道是百密一疏,即便是江北泷布置的计划,也有会有所纰漏,而这样的纰漏是凌飞绝对不能接受的。直接动手是最好的方法,再周密的计划也抵不过他这一双铁拳,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计划都只是纸糊的而已。

    多说无益,没有任何拖延时间的必要,他的计划就只有他一个人,一双铁拳!只要陈景山,蒋长英,言正霆在场,便足矣。

    陈景山身旁的两位壮汉挡在他前头如临大敌,警惕地看着凌飞。而身后那一队黑衣人手放在腰间,准备干些什么很明显。

    蒋长英后退数步,打眼色让那些媒体人员架起摄像机进行拍摄。在摄像机之下凌飞胆敢做出过分的事情,明天一定见报。

    言正霆躲在蒋长英身后,他是三人里唯一没有带防护力量的人。或者说他自信蒋长英的这手安排,也没有想过凌飞会如此疯狂。凌飞的疯狂他倒是见识过,但从未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陈景山扫了眼身旁的张文生,张文生会意点头往后退了几步,将手伸入口袋中,不知在做些什么?

    此刻,奥斯丁酒店外,一群全副武装的武警已经出动,前头的三个武警当中有一人凌飞如果在定会认得出来,便是徐良秋。

    为首的武警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面容刚毅,抬起满是老茧的大手挥了挥,打了一个手势。后方的武警纷纷涌进奥斯丁酒店,将大堂里的人吓了一大跳。

    在满手老茧的年轻人示意之下,两人从队伍中站了出来从背包中拿出一台精密仪器,两人联手捣弄着,不知在做些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竟然敢闯入奥斯汀酒店,还是持qiāng?”

    “你们是什么人,都给我滚出去,省公安厅厅长是我叔叔。”一位皮肤显得很白的年轻人拥着一位艳若桃李的女人嚣张道。

    “反了天了你们还,这里是奥斯汀酒店,你们想干什么?”

    咔咔咔,qiāng上膛之声。一只只冒着幽光的冲锋qiāng对准开口的人,开口之人吓得急忙闭上了嘴不敢再言语。

    “执行任务,请各位配合。”满手老茧的年轻人冷漠道,“小联,疏散人群,让他们离开。”

    “是,队长。”

    不过这些人并没有伤害宾客的想法,只是疏散了他们。宾客们因为害怕,只能被迫离开,出了奥斯汀酒店后立即拿起手机给他们认识的大人物打电话。说这边出了什么状况,叫上面的人教训那些不知死活的人,但是拿出电话后他们发现竟然没有信号。

    “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信号?”

    “你也这样吗?我还以为就只有我没信号。”

    “对了,刚刚那些人拿出了一架什么机器?会不会是他们搞的鬼?”

    奥斯汀酒店大堂已是空无一人,捣弄机器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对手上满是老茧的年轻人道,“队长信号已经屏蔽,不会有任何信息传递出去。”

    “很好。”满手老茧的年轻人点头,“准备行动。”

    徐良秋跟着这群武警行动,他心中则是在暗暗奇怪,这支队伍到底是什么番号,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干了也有好多年,对于里面的编制不甚明了,但偏偏这支队伍他一点都不认识。

    尽管不认识徐良秋也得跟着他们行动,这是他将功折罪的最后机会。如果他还想要他上陈景山这只船的话,今天的任务他必须做!方才他的顶头上司张文生给了命令,让他跟着这支队伍行动,他只得照办。

    徐良秋不认识这支队伍很正常,因为这支队伍就不在编制之内,他们是莫家的人,扮作武警而已。

    凌飞动手了,举qiāng砰砰两声直接击毙两个壮汉之中的一人。凌飞出qiāng速度极快,没有给其他人任何反应的时间,霎那间就倒下一个。另一个壮汉反应很快,在凌飞掏qiāng瞬间他立即扑倒躲过一qiāng,而他身后一位西装男没有那么幸运,让凌飞一qiāng打到手臂,发出一声惨叫。

    扑倒的壮汉高声喊道:“掩护陈书记撤退。”

    十多位西装男纷纷举qiāng对准凌飞开qiāng射击,凌飞的速度更快,如同鬼魅一般在qiāng林弹雨中穿梭,却偏偏诡异的躲过每一发子弹。

    陈景山连连后退,不过言正霆和蒋长英可没法退,陈景山这群人挤在门口处,蒋长英等人没法挤出去。

    蒋长英脸色僵着,他本以为有媒体力量在凌飞不敢动手,却没想过凌飞会如此疯狂,竟然直接开qiāng射击,这个人是疯子吗?他是在做准备,可他的准备是拿来应付正常人的,凌飞这样的疯子根本就不在正常人之列,他的准备毫无用处。如此和谐社会当场举qiāng射击,这样的人无法想象!

    言正霆面无血色,再一次体会凌飞的疯狂,那一次在锦江城的赌场内凌飞的目标是陈瑾浩,他还没有这么强烈的实感,现在目标换作是自己才体会到那股直面而来的冲击有多可怕。

    凌飞躲过第一轮密集的qiāng林弹雨反手开qiāng,砰砰数声,十多个西装男倒下三四人。而趁着这个间隙,陈景山已经逃出会场。

    言正霆和蒋长英那伙人也已经到门口,凌飞冷笑数声,还想逃?他抬手瞄准言正霆射击。

    砰的一声,一颗子弹从凌飞手中的qiāng膛射出,螺旋射出的子弹是死神的冲锋号角。扭头瞥眼看凌飞的言正霆瞪大了眼睛,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定格,他看着这颗旋转的子弹朝着自己射来,却无能为力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眼睁睁看着这颗子弹从他眉心穿透,噗的一声血花四溅。

    蒋长英一队的媒体人员中,有几个女人尖声大叫,当场昏倒在地。蒋长英心中发凉,望着言正霆有一种凄凉之感。言正霆死不瞑目的脸上,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下场,和凌飞作对就是这般凄惨。

    这位从一开始就和凌飞作对的人,就这么轻松死在了凌飞手上,轻松得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凌飞以前从不在意他们,就是因为凌飞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作是对手,在凌飞眼里他们和蚂蚁没有什么区别。别惹急凌飞,他如果真的想动手,就是言正霆这般下场。

    只不过因为凌飞顾及太多怕牵连自己身边的人才一拖再拖,任由他们如此胡作非为。可因为昨晚唐娉婉的事情凌飞彻底怒了,看似平静的神情之下是他几欲bào zhà的怒火。怒火压抑到了现在,什么也不管不顾,他一定要杀了这些人以泄心头之愤。

    说什么会牵连他人,说什么会影响到研一,说什么会结果会让他必死无疑,他全都不顾了,只想泄愤,杀光这群人。

    言正霆反复的对唐娉婉动手,对立人美妆动手,对研一动手,安排人刺杀凌飞,下毒想要毒害展老,罪不可赦!凌飞想过要对他挫骨扬灰,可现在没有这样的机会,算是便宜他了。

    “第一个。”凌飞冷漠道了一句,接下来还有陈景山和蒋长英。

    听到凌飞与冷漠的发言蒋长英心头巨颤,这个杀神是真的不准备放过任何一个人,今天危矣!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