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神色淡然,蒋长英在想什么他不甚明了,这老狐狸果然不简单。也是,能一步步走到这个地步的人有哪一个是简单的?陈景山如此,言正霆如此,蒋长英亦如此。今天想要绝杀这三人不是那么简单,蒋长英和言正霆已经在做准备,陈景山更不用想。

    凌飞还是微微一笑对两人说道:“不胜荣幸,来,落座。”

    言正霆扫视周围笑呵呵道:“凌飞贤侄,看来你的人缘不怎么样嘛,到这会儿也没有什么人来。”言正霆在试探凌飞,想旁敲侧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能受我邀请之人,必是不凡之辈。”凌飞缓缓道。

    “哈哈哈,看来我们应该感到荣幸。”言正霆笑道,他眼中的提防之色愈发浓重。

    蒋长英心中沉吟,凌飞到底在打什么算盘?空无一人的会场,盛大豪华的布置,仅仅只邀请了他们两人。莫非……蒋长英不由得想到了薛渭水。也正是因为早前就想到凌飞可能会布置些什么,他才会带媒体过来以保证自己的安全,现在让他联想到更多。

    “凌飞贤侄,你难道就邀请了我们两人吗?”言正霆问道。

    凌飞还没有回答门外就传来密集的脚步声,言正霆和蒋长英扭头一看。只见陈景山昂首挺胸,龙行虎步而来。陈景山脸庞并非多么俊朗,可那双凌厉的眼神让人望而生畏。陈景山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似乎就是常人口中的王霸之气,让人忍不住仰慕于他。

    陈景山身后跟着一队身着黑色西服的人,在他两手边的男人令凌飞微微挑眉,看样子实力不弱,从脚步与气息上能判断出一二。身后还有十多位西装男,每个人身上都泛着一股凌飞熟悉的嗜血气息,看来今晚陈景山也是有备而来。

    这些人能成为新城的上位者,没一个简单。

    “哈,陈书记竟然也来了。”言正霆笑着迎了上前。

    蒋长英也变得殷切往前走了过去,和言正霆一起迎上陈景山。

    蒋长英和言正霆算是新城顶尖的人物,但面对陈景山还是不够看,陈景山是参天大树,他们俩只能算是旁边的灌木丛,下意识会巴结这样的人物。

    陈景山看着空无一人的会场,面色如水无丝毫异态,早就猜到凌飞会有所准备。只不过,以眼前的场景来看凌飞在做什么打算还不清楚。

    “这就是你邀请我参加的宴会吗?”陈景山扫了眼全场。

    “就这样还不够吗?相比昨天你给我的盛况而言,已经很隆重了。”凌飞意有所指。

    “昨天我给了你什么?我怎么不知道!”陈景山问道。

    “这里没有外人,何必藏着掖着,你做了什么我们都很清楚。”凌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做了什么?”

    “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按理来说你才是最清楚的。”

    陈景山眼睛眯了眯:“看来,你今天不是邀请我来参加宴会的,你是找我来问罪的吧。”

    ……

    此刻闫正芳正在一间包间内处理一起纠纷事件,这时他的手下急急忙忙从门外撞了进来。

    “经理,经理,大事不好。”外面的年轻人着急忙慌着说道。

    “出了什么事?”颜正芳瞪了一眼年轻人,在这里就餐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年轻人这样闯进来大喊大叫成何体统,这是在丢奥斯丁酒店的脸面。

    年轻人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连忙对前头的几个中年人躬身道:“真的很抱歉,打扰了各位,但是现在事情紧急,我不得不找经理。”

    都这种时候了年轻人竟然还说事态紧急,让闫正芳奇怪,莫非真的是出了什么事?

    闫正芳笑着对身前几个中年人道:“张先生,王先生,抱歉啊,我这边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哟,果然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压根就没有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左边那位中年人阴阳怪气道,“以前袁立宏在的时候,处理事情都是处理完了再走。也是,我们有什么重要的,几个过了气的老家伙而已,不被放在眼里也是很正常的事。”

    “呵呵呵,你尽管去,我们的事情无关紧要。”右边那位中年人也同样阴阳怪气。

    闫正芳心中不适,这两人的语气让他着恼,但他确实不好脱身,奥斯汀酒店处理事情就没有这么办的,贸然离开的确不妥。

    年轻人见闫正芳犹豫,凑近他耳边说道:“经理,是十九层的会场出了事。”

    “什么?”闫正芳心头一跳,那是凌飞所在地,“我们马上走。”

    “闫经理好大的脾气,说走就走,还真是没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新城又不是只有一家奥斯丁酒店,以后干脆不来了,去锦江城和汉宫就是。”左边那位中年人讥讽道。

    闫正芳皱着眉头,冷冷扫了眼中年人:“随你。”

    和凌飞相比而言,他们的重要性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凌飞是什么人?他们是什么人?几千个他们拍马也及不上凌飞。

    闫正芳竟然真的走了,两个中年人对视一眼,难道说真出了什么大事么?

    “呵呵,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客人如此重要。”右边那位中年人道。

    “我也想看看。”左边那位中年人抬脚走出门,跟着闫正芳离开方向走了过去。

    路上闫正芳对身边的年轻人问道:“出了什么事?”

    “经理,您刚刚不是叫我盯着那个会场吗?”

    “嗯。”因为凌飞的会场空无一人,让他格外上心,所以特意叫年轻人盯着这个会场,有任何风吹草动就过来报告。

    “刚刚有三组人来到了会场。”年轻人沉声道。

    “谁?”

    “言正霆,蒋长英,还有……陈景山。”年轻人语气郑重。

    闫正芳瞪大眼睛,他是个聪明人,这一瞬间想到了无数东西。空无一人的场馆,凌飞让他做的事情,特意在凌飞讨厌的奥斯丁举办宴会,以及到来的陈景山等人。

    “该死,真是我的小少爷啊。”闫正芳脸色难看咬着牙。他终于想明白了凌飞想要做什么,为什么特意在奥斯廷酒店举办这个宴会?明明他是那么讨厌林家,却偏偏还在凌家产业奥斯丁酒店举办这场宴会。

    因为,他这是在利用奥斯汀酒店,不对,更准确的来说,他是为了拉奥斯丁酒店拉凌家下水!

    杀了陈景山,天大的罪过,陈景山不仅是莫家现在最重视的一员大将,更是燕京方面的人。一旦陈景山死了,不论是莫家还是燕京方面都会追查他的死因。那是华夏最可怕的力量,没有他查不出的真相,凌飞被发现是迟早的事,哪怕凌飞隐藏的再好也会被莫家和燕京方面查出。

    凌飞肯定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他如果动手必然会被发现,所以他采取了另一种措施,拉凌家下水。为什么特意选奥斯汀酒店?就是因为奥斯丁酒店是凌家的产业,在这里出了事闫正芳还帮了忙,再加上凌飞凌家弃子的身份,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闫正芳头皮发麻,一旦陈景山死了上面追查下来他吃不了兜着走。凌飞作为凌家之人,还有目前联姻的状况存在,凌家把他丢出去的可能性比较低。反而是自己,在他管辖的奥斯丁酒店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他,难辞其咎。甚至把他拉出去顶罪也有可能!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