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凌飞的狠辣手段,九条凛面色平淡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从小她的父亲就这么教育他。虽然她爷爷有时候并不这么认为,但也教育她不能凡事优柔寡断。

    凌飞走到唐娉婉身旁,轻声问道:“没事吧?”

    唐娉婉遥遥头:“不碍事。”

    凌飞伸出双手,将唐娉婉拥入怀中,轻抚她如墨长发:“没事就好。”唐娉婉反手环住凌飞的腰紧紧抱住,即便她表现得再冷静,其实内心也是害怕的。

    抱着唐娉婉凌飞眸光冷厉,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陈景山,莫家……呵呵。

    放开唐娉婉,凌飞看向九条凛,微微一笑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九条凛来得很及时,及时到凌飞都怀疑她是怀有目的而来。不过不管是什么目的,她救了唐娉婉帮助了他这是事实。

    九条凛微微摇头,仅仅是看着凌飞。

    唐娉婉也出声道:“谢谢。”

    凌飞望着九条凛的手臂道:“他的刀上有毒,我先帮你看看。”

    “嗯。”九条凛伸出她雪白藕臂。

    凌飞把脉后用明心手点了几处穴位:“我之前的药你还留有吗?”

    “还有。”九条凛轻轻点头。

    “我帮你封住毒性了,不动武力不会扩散,撑到回家吃药没有问题。”凌飞道,“按照我之前给你的方法,吃一贴就能好。”

    九条凛颔首,示意明白。

    “我们走吧。”扫了眼工厂凌飞说道。

    “就这样走了吗?”唐娉婉望着二三层,上面死了几十个人,就这么走了?

    凌飞知道唐娉婉在顾虑什么,依旧笑道:“放心,有人来处理。”不管是展天啸纪志国亦或是闫正芳,他们都会替他处理这些。

    其实还有一个人在上面,凌飞却已经没有杀他的想法。不过这个人有可能早就跑了,趁着他和毒蛇缠斗的时候。方才那些人就想逃跑,现在有了机会不逃是傻子。

    三人出了工厂来到凌飞的车前上车,凌飞驱车往回赶。到了这会儿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高度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了松弛的机会。

    “九条凛,你怎么会刚好在这?”凌飞还是问道。

    九条凛长长的睫毛抖了抖,视线往窗外飘:“巧合。”仅仅吐出两个字,九条凛便不再言语。

    一直盯着后视镜的唐娉婉心中一动,猛然生出一丝怪异的感觉,盯着九条凛看了许久许久才移开视线,转而凝视凌飞,这两人似乎有些什么……

    凌飞先将九条凛送到她家,吩咐她记得吃药,随后带着唐娉婉回了家。

    唐娉婉一路上都在时不时看着凌飞,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出口。那双清冷的眸子带着无限情感,却又无从诉说。

    回到唐娉婉家中,唐娉婉去洗澡凌飞坐在客厅沉思。

    凌飞双手合十盯着电视机,心中却在想着别的事,眸中杀意凛然。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四点,凌飞心中盘算着他的计划,是否此刻前去暗杀陈景山?

    思索良久凌飞还是否定这个方案,之前的电话他在电话中和陈景山表露过杀意,陈景山必然会做足准备等待他的到来。女朋友被bǎng jià这么大的事,料想也知道凌飞有多愤怒,陈景山不提早做准备才怪。

    不仅仅是今晚,这段时间,陈景山都可能会全副武装等待凌飞的到来。想要刺杀陈景山的难度大大提高,有莫家的保护,防卫力量非比寻常,凌飞没有把握杀了陈景山后能够全身而退。

    但是,让他就这么放过陈景山是不可能的,他心中不断谋划,一条计策从脑中钻了出来。既然我不能过去,那就让你过来。

    ……

    已经到了深夜四点,陈景山仍旧未眠,他还是坐在那张沙发之上,旁边坐着张文生。张文生满脸惊诧,放下手机望着陈景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让凌飞逃了?”陈景山淡淡道。

    张文生无奈苦笑道:“是的,毒蛇也死了,甚至那一队人也都死得差不多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陈景山的眉头也是不着痕迹一皱,凌飞能杀出重围出乎他的预料。不管一个人的身手如何可怕,30多个qiāng手竟然没能把一个人的性命留下来,甚至于毫发无伤逃走,简直不可思议。

    那么接下来他的问题来了,如何应对凌飞的暗杀?他知道凌飞的话绝对非虚,异地思之他也会这么做。

    “陈书记,我们……”

    “主动出击。”陈景山目光闪烁,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凌飞必然以为他想要做防守,他反守为攻,出其不意!

    “嗯?要怎么做?”张文生问道。

    陈景山少了抬眼张文生,什么也没说,站起身往卧室走去。

    张文生不明所以,但陈景山不说他也没法追问。

    ……

    翌日。

    凌飞大早上起来到厨房为唐娉婉下厨,昨晚唐娉婉肯定吓到,他想要做点饭菜来安慰她。

    这一次打开冰箱凌飞看到许多丰盛的食材,他不由奇了,唐娉婉平时有做菜吗?并没有啊。平时唐娉婉那么忙,哪有时间去买菜?

    其实,唐娉婉是在偷偷的练习厨艺,只不过凌飞不知道而已,他想给凌飞一个惊喜。

    凌飞也没有想太多,拿起食材就开始做早餐。今天的早餐可是很丰盛的,虽说只是一碗阳春面,却加了无数丰盛配菜,让这碗面吃出了千元大餐的感觉。

    唐娉婉闻着香味从楼上下来,看到凌飞在做菜,她那剪秋水轻轻眨动,小扇子似的睫毛上下翻飞,浓浓的幸福在眼中荡漾。

    以前她并没有感觉到凌飞对自己的爱有多深,可在昨晚的事情发生时她感受到了。昨晚睡觉时,他揽着自己紧紧相拥的力道,让她明白凌飞对自己的珍视,他害怕自己有任何一点的闪失。

    “行了,来,刚好吃饭。”凌飞笑道。

    “嗯。”唐娉婉用鼻音轻轻嗯了一声,带着清晨刚起的些许含糊迷蒙,显得极为诱人。

    这顿早餐很丰盛、很美好,更是幸福,凌飞这样的人会给自己下厨,很难想象呢。

    唐娉婉细嚼慢咽吃着面,凌飞静静看着她,突然凌飞开口问道:“我杀人,你害怕吗?”他问的不是唐娉婉还不害怕死人,而是问的是他杀人唐娉婉怎么看?

    唐娉婉的动作顿了顿,认真凝视凌飞,柔声道:“不!”唐娉婉语气坚定,斩钉截铁。凌飞是因为自己才杀了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些而怪罪凌飞?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凌飞不是一般人,连新城市委书记的儿子他都敢动手,这样的人怎会一般?在后来慢慢喜欢上凌飞的过程中,早已有了一些觉悟。

    再者说,作为唐仲英的女儿这些事情不是没有见过的。她父亲能一步一步走到如今这个地位,绝非常人眼中看到的那么风光无限,背后的黑暗也是很可怕的。

    凌飞牵起嘴角,很是满意唐娉婉的答案。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唐娉婉给出他否定的答案,他们很可能走不到一起。

    这个问题不是简单的问题,而是关乎三观。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将会成为他和唐娉婉恋情之间最主要的矛盾。

    人都说门当户对,其实这话也是有道理的,若是门不当户不对,两人产生的矛盾往往就是因为双方对一件事物的看法不同。同样一件事上位者和下位者的思考完全是两种角度,因此而产生分歧,也不是不可理解。

    “今天去上班没关系吗?”昨晚唐娉婉受到了惊吓,凌飞担心她的状态。

    “无碍。”唐娉婉轻轻摇头,她明白自己的状态,虽然害怕但并不影响自己的情绪。从小耳濡目染这方面的事情,昨晚更多的是因为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意外而受到冲击,一晚上的时间足以调整自己的心态。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