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眯了眯眼,心中暗道,“就是这吗?”

    他在旁边下了车,车子距离工厂有段距离。这里杂草丛生,车子就停在杂草中,这个位置不容易被发现。凌飞知道任何一位雇佣军都不可小觑,每个从生死线上摸爬滚打起来的雇佣军都有其独到之处。

    毒蛇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的实力本就是超越五星雇佣军的存在,这样的人若是小看后果会很严重。并且,这是陈景山设的局。他恨凌飞入骨,不可能会掉以轻心。就算毒蛇有轻视他的心,陈景山也不可能会疏忽大意。这次的救援行动不可能那么轻松,万事小心为上。

    而后,凌飞缓缓靠近那座工厂。

    ……

    “老大,东西拿来了。”小弟拿着一根铁棍走到毒蛇身前。

    “呵呵,很好!”毒蛇狞笑着道,伸手拿过小弟手上的棍子,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唐娉婉身前。

    唐娉婉神色依旧镇静,可是内心却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她的手在微微发抖,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个变态,十足的变态!

    “你说,你的男朋友什么时候来?到现在了,也没有见到他。恐怕,他是怕了!”毒蛇冷冷笑道,“懦夫一个,看来你的希望要落空了。”

    “不过,就算他不来,我该做的还是要继续。”毒蛇邪淫一笑。

    唐娉婉面若冰霜,冷漠道:“把背后交给敌人是愚蠢的做法,你现在就在这么做。”

    “嗯?”毒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头一看外面仍旧空无一物,他皱眉冷笑,“女人,你是我见过胆子最大的。面临这样的情境,你竟然还敢耍我?”

    “是不是耍你,你很快就知道。”唐娉婉还在故布疑兵,此刻能拖一时便是一时,唐娉婉没有其他办法。同时,他也是在做准备,万一真的有人来救她,她现在的做法就能够让她多出一线生机。

    “女人,你确实很聪明,但现在谁来救你都没有用,这里已经设下重重包围,只要他敢来必死无疑!”毒蛇话语很自信。也确实是如此,这里设下重重包围,三层都是狙击手,只要凌飞敢进来,乱qiāng射成马蜂窝。

    毒蛇也没害怕唐娉婉知道这些,让她知道又能怎么样?一个女人而已,翻不了天。

    “过来,拿个胶带把他嘴巴封住。”毒蛇对旁边的小弟道。

    “嘿,不会叫的女人,也很有意思,不是吗?”毒蛇笑着,笑容是那么的诡异,“我很期待你男朋友看到这样的场面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扒光了用棍子做着下贱的事情。她哭喊不出来,只能默默的流泪,拼命的挣扎,却毫无办法。啊,想想这画面都觉得美妙。你觉得怎么样呢?我的美人。”

    “变态。”唐娉婉咬牙,平静的心态此刻已然保持不住。

    “哈哈哈,这样的称呼我很喜欢。没错我就是变态,这也是我的另一个外号。”毒蛇张狂的大笑着,唐娉婉这般神色他很喜欢看。

    “对,就是这样的表情,我太喜欢看了。”毒蛇凑近唐娉婉,伸手掐住她的下巴抬了起来,啧啧有声,“你说,我该从哪里开始玩你比较好呢。”

    “他不会放过你的。”唐娉婉深吸口气,冷漠道。

    毒蛇嘿嘿一笑:“我还以为你会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结果还是说出这样的话,女人终究是女人,只会靠男人。”

    “垃圾终究是垃圾。”唐娉婉淡淡说道。

    毒蛇眼中厉光一闪,不识抬举的女人,他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唐娉婉的脸上。

    啪的一声唐娉婉摔在地上,美丽的脸颊高高肿起,上面是红红的五个巴掌印。由于手被绑住,她摔在地上无法用手撑起自己,毒蛇一脚踩在她的肩膀上。

    “我给你脸了是吗?好脸色给你,你不要,非要找死,别特么不识抬举。”毒蛇毫不客气,丝毫没有因为唐娉婉是女人而怜香惜玉。

    “既然你自找死路,那我就不客气了。”铛的一声毒蛇将铁棍杵在地上,“我要让你受尽凌辱再死,待会儿让那个小子看到满地的血,也是很享受的画面。”

    ……

    工厂外,凌飞的身影如同鬼魅在黑夜中穿梭,隐约可见模糊的身影,悄无声息来到了工厂前。

    擅长技击之法的雇佣军几乎每一个都擅长隐匿,凌飞自然也不例外,甚至于他的隐匿之法更加高明。工厂内外都有人巡逻,外面的人根本就没有发现凌飞的踪迹。

    他就仿佛黑夜的影子,谁也看不清、摸不着,黑夜才是它的归宿。

    凌飞自然发现在外巡逻的人,他没有去管外面的人,擒贼先擒王。只要先解决了毒蛇,其它的都是臭鱼烂虾根本摆不上台面,不足为惧。

    凌飞由厂房侧面往上爬跳进第二层,落地寂静无声仿佛是一只猫一般。到了工厂内部,凌飞终于看清里面的情况。四处隐隐约约冒着人头,他心中一动,看来是有埋伏。

    凌飞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将厂房内部情况看了个遍。从二层到三层,将每一个冒头之人位置都观察仔细。对于厂房内部人员的分布,心里有了底。大致明白了他们是什么样的分布,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进行解决。

    随后他低眼观察厂房大厅,这一看心中一颤,正好看到被毒蛇一脚踹倒的唐娉婉。凌飞怒发冲冠,无名之火从心中燃起,盯着下面的毒蛇杀意凛然。

    嗤啦一声,只见毒蛇伸手拉住唐娉婉的衣领,撕开了她的女士西装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衫。她饱满的酥胸将衬衫撑起,高耸的胸部让人情难自禁。

    “哈哈哈,果然是极品。”毒蛇眼中淫光闪烁,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这般极品放过你真是太可惜了,那实在暴遣天物,就让我来好好疼你,用这根铁棒。”

    “嘿,是你说的有艾滋,那就怨不得我了。本来你可以享受,结果你选择了痛苦,那我就让你痛苦到底!”

    毒蛇的声音不小,凌飞在二楼也听得一清二楚,他目眦欲裂恨不得冲上来将毒蛇活撕了。

    愤怒让凌飞双眼血红布满血丝,心脏咚咚咚直跳,频率无比快速,仿佛心都要跳出来了一般。全身血气翻涌,丹田一股气在全身上下胡乱窜动。

    凌飞想要冲上前,却发现身体动不了了。一股气息在体内窜动,让他全身好像不受控制,从下丹田直往脑门冲。紧接着似有一声轰隆作响,好像什么被炸穿。

    归一诀第五层,突破了!

    然而此刻的凌飞毫无知觉,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突破,他满脑袋已经被愤怒所充满。

    砰的一声,qiāng声响起。

    工厂大堂里的毒蛇猛地一顿,行动停住迅速往一旁闪躲。这是他下意识的动作,身为雇佣军长年累月身处险境下的自发行为。

    毒蛇往qiāng声处看,看到了满眼血丝、目眦欲裂的凌飞。他心中冷笑,果然来了,高声大呼道:“动手!”

    突然的qiāng声也让那些埋伏之人不明所以,听到毒蛇的声音后才明白是目标人来了,纷纷举qiāng瞄准方才的qiāng声出现处。

    唐娉婉躺在地上松了口气,好歹是逃过一劫,可马上心又提到嗓子眼,因为她意识到凌飞来了!凌飞将面临巨大危机,如此重重埋伏之下,这可怎么办啊?

    第三层有多少埋伏的人刚刚她也看到了,现在凌飞贸然闯入非常危险!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