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少爷,需要我带人过来帮忙吗?”闫正芳问道。

    “不必。”凌家的帮忙,他不需要。让闫正芳找唐娉婉是一场交易,再往下要帮忙那就变味了,他不想和凌家扯上任何关系。

    闫正芳皱眉:“小少爷,我的手下说工厂里人数不少,对方明显是有准备,恐怕很危险。”他的人只在调查唐娉婉车的位置,没有进行其他深入调查,不过还是发现废弃工厂里的一些情况。

    “无碍。”凌飞淡淡道,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固然有原因是不希望扯上凌家,另外一方面也正如陈景山所猜测,凌飞是一个极其自负的人,他对于自己的实力无比自信,这种时候想的仍旧是单qiāng匹马。

    即便归一决没有突破,凌飞身体素质仍旧是第四层,可凭借登峰造极的技击之法、以及手里的qiāng,他有绝对的信心。

    下山凌飞加速狂奔,直奔城北而去。

    才开了一段路便遇上前头交通拥堵,凌飞眉头皱起,掉头绕路。事情巧了,连绕几个弯都是交通拥挤的情况,让凌飞无比烦闷,今晚是怎么回事!

    要说今晚的事还真是弄巧成拙,所有能用上的警察都让纪志国派去寻找,导致处处警笛引起不少混乱。加上没有警察有空来管,交警也忙着找人,引得交通更加混乱。

    又掉了几次头,凌飞怒火直燃,拿起电话拨给纪志国。

    “喂,凌飞。”纪志国语气中有几分喜悦之意,“怎么这么刚好,我刚好想给你打电话,车子找到踪迹了,是往城北那边去的,客运站那边有乘客对车牌号有印象。”

    和闫正芳的消息一样,只不过没闫正芳那么详细。凌飞没有心思废话,说道:“我知道了,我正往那赶,不过还要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

    “把从园亭街到城北的街道给我清出一条道来,我被堵在园亭街。”凌飞道。

    “这个简单。”纪志国道。人找到了就没必要再分配人手去找人,把人手放在管理交通上,很轻松。

    纪志国的效率很快,通知到下面,交警立即行动。将从这里开往城北的道路肃清出来,无关车辆统统被拦下,生生让出一条道。

    无数司机破口大骂,有势力的大声叫嚷自己认识谁谁谁,让旁边的交警掂量着点。交警丝毫不惧,硬是把他们拦下。

    “你们几个,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我叫冯玉满,我和你们公安局局长是好朋友,上次我们一起上了新闻,现在你上网查也能找到。竟然把我拦下来,不要命了?”一位中年男人呵斥。

    一旁的交警冷漠道:“今晚别说是你,就算是陈局长过来,他也得让道!”命令从上面下来,还是本人直接传达,当时听到纪志国的声音接电话的交警腿都软了。

    冯玉满倒吸口凉气,陈局长都得让道?今晚这是什么情况?

    还有人也跟着冯玉满骂骂咧咧,听到这话纷纷住嘴,面面相觑。

    “听说今晚出了大事,看来还真是这样。”

    “公安局长都不好使,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不知道,诶,那里怎么有辆车开进来了?”

    被清出的道路上一辆黑色保时捷于其上疾驰而去,速度快得惊人,在城市道路中这么开车不罚死你才怪,可交警看都不看一眼。

    冯玉满见状忍不住呵斥:“这不是有辆车开过去了,你们怎么不管?”

    交警大老远就看到命令中所说的车牌号,这就是今晚事件的主角,谁敢拦着?

    “你可以让陈局长过来拦拦看。”交警淡淡道。

    众人皆是愣住,他们不是傻子,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

    “难道说今晚的事和这辆车上的人有关?”

    “有谁看到车牌号了?快告诉我,本人有重谢。”

    “那是什么人啊?今晚整个新城都因为他乱了套。”众人目光中有几分好奇,又有几分艳羡。

    凌飞不知道自己的行径给别人造成多大的心理冲击,他也没心思管这些,他满脑袋想的就是快点赶到城北,他要杀了那个敢bǎng jià他心爱女人的混蛋!

    一路向北,杀意凛然!

    从这里到城北的最佳交通路线全让纪志国清出来,一路畅通无阻,速度比起平时快了无数倍。而且凌飞的车速还如此恐怖,几乎是飙着车到城北的。

    到了这一刻,张文生没有再派人去阻拦纪志国的清障动作,当然,前提是介于纪志国没有派人支援凌飞的情况下。一切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凌飞既然敢单qiāng匹马过去,他们乐意之至。

    ……

    陈景山坐在沙发上品着香茗,淡淡道:“他过去了?”

    张文生放下电话,重新在陈景山旁边坐下,笑着道:“是的,我已经让人配合纪志国清障,他能很快赶到毒蛇那。”

    “我们刚刚给纪志国那边透露的消息是一个模糊的地域,只说是在城北,他想知道具ti wèi置还得有一会儿。月黑杀人夜,这种时候派人暗杀再好不过。”张文生道,“我准备通知毒蛇,让他把人派出来,在路上就打死他,您看怎么样?”

    陈景山闻言却摇头:“不必,如果贸然动手,没有一击必杀,只会让凌飞的防备心大增。有了准备反而麻烦,说不定还会特意找人过来。”

    张文生想了想是这个道理:“好,明白了,不过我还是先通知一下毒蛇。”

    通知毒蛇陈景山不说什么,放下茶杯拿起一旁的书本。眼睛看着书,心中却是缓缓加快心跳速度,他也有些紧张了……

    陈景山也是个人,也有情绪,不可能永远平静。他知道凌飞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的话不是假的,那就是一个疯子,发起狂来绝对不会留情面。说要杀了他,真会杀了他!此次布置,不容有失。如果说毒蛇失败,凌飞活着,对他来说是一个噩梦。

    “喂,毒蛇么?”

    毒蛇拿着手机望着唐娉婉:“嗯。”

    “凌飞来了,往你那边赶,是否准备妥当?”张文生问道。

    毒蛇嘴角扬起,露出一抹残忍的弧度:“当然。”

    “这次的事情很重要,不容有失。”张文生沉声道。

    “啰嗦。”毒蛇挂了电话。

    唐娉婉竖起耳朵认真听毒蛇的电话,电话声音太小,她听到的就只有毒蛇的话,这几个字里她听不出什么来。

    毒蛇冷笑几声:“女人,我很期待待会儿在那个小子面前玩弄你时他的表情,应该会很精彩吧。”

    唐娉婉闭目养神,好似什么都听不到一般。她知道,这种时候不惹怒歹徒是最好的办法,免得遭罪。

    唐娉婉这副模样,毒蛇邪笑一声:“你,去找根铁棍过来,粗一点的。”

    唐娉婉手不由得一颤,心中胆颤,这个人渣!怎么办?这里包围重重,想要逃走无异于痴人说梦,可不逃,等待她的下场何其凄惨是想象得到的。怎么办,怎么办!

    此刻,凌飞的车子已经赶到北郊,远远就看到一处建筑泛着明灭灯光……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