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凌飞的实力确实让毒蛇生出顾忌。仗着秋水之利的凌飞没有十足把握赢过他,任务更重要,他不会犯险。

    天价悬赏加如此美人,傻子才会拼一时意气。

    唐娉婉此刻深处一处黑暗房间内,她神色沉着,漆黑如墨的房间没让她有丝毫的惧意。脑中不断想着该如何脱身,刚刚她被打昏迷,醒来便在此处。可根本没有人出现,唐娉婉有力使不出,就算想到办法也没法用。

    从醒来到现在她没有看到过任何人,只有手脚腕上的缠着的胶带告述她发生了什么事。她仔细回忆被打昏时的画面,那个男人她没见过,是什么人也不得而知。他有何目的?要钱?

    这时,封闭空间外传来脚步声,咔地一声,缝隙中光芒出现,随着门开大光芒越来越大。唐娉婉眯着眼适应刺眼光线,透过眼缝看到眼前景象,有一个人站在光芒中。

    “起来!”男人一点也不客气,过来就抓着唐娉婉的头发拽起来。

    唐娉婉闷哼一声被活活拉起,头皮发疼。男人扫了眼唐娉婉脚上的胶带,在腰间拔出一把bi shou,嗤啦一声割开胶带。

    “跟我走。”男人前头走去,唐娉婉跟了上去,想看看自己到底身处何地。只有搞清楚位置,才能再想办法逃离。

    唐娉婉目光四扫,这是一个废弃厂房,各式报废机械都还在,空气中还散发着淡淡汽油味。她身处位置是在第二层,从这里清晰看到对面和旁边一道道身着黑衣的身影,他们个个持qiāng,躲在角落。如果从下层往上看,很难发现他们踪迹。

    唐娉婉心头一跳,这么多qiāng,他们想干什么?特意bǎng jià了她,一定有所图谋。从眼前的情况看来不是为了她,如果是为了她有安排那么多qiāng的必要?

    不是为了自己,那么就是为了自己身边的人。父亲?凌飞?还是……嗯?凌飞!

    一想到凌飞唐娉婉一下觉得合理了,凌飞在新城得罪人无数,且他身手极佳,只有为了凌飞才会有这般准备。他们的目的就是以自己为诱饵,带着凌飞过来。

    唐娉婉心中一沉,这么多人在埋伏,凌飞万一真的过来可怎么办?

    走到厂房正中央,唐娉婉看到一位面容阴沉的男子坐在一张靠椅上。他斜着眼看自己,在她走过来时开口道:“呵呵,果然是个美人,啧啧,尤其这气质我喜欢,冷冰冰的样子才有征服欲。”

    唐娉婉神情淡漠:“你是谁?”

    毒蛇单手支着自己的脑袋,斜眼看着唐娉婉:“去,你们再拿张椅子过来,让我的美人儿别站累了。”

    毒蛇没有回答她的话,唐娉婉又问:“你是陈景山派来的?”她的目光紧盯毒蛇。

    “呵呵,不仅漂亮,还聪明,这种女人我最喜欢了。”毒蛇舔了舔嘴唇,目光中淫欲之色更重。

    毒蛇的话同时是表示默认,唐娉婉黛眉微蹙,陈景山么,果然是他。看来确实是为凌飞而来,没想到竟然布置了这么大的场面,凌飞若真来,后果不堪设想。

    “美人,告诉你也无妨,今天你的小情郎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伤了我,自然要付出代价!”毒蛇说到后面言辞冷厉,“我会在他进来后开qiāng打断他的腿,打断他的四肢,让他看着我是怎么样在他面前qiáng jiān你的。”

    毒蛇邪淫而笑,目光上下扫视唐娉婉的身体,仿佛是剥开了她的一切,看了个透彻一般。

    唐娉婉神色平淡,倏地说道:“我有病。”

    “嗯?”毒蛇挑眉,突然说什么?

    “艾滋。”唐娉婉凝眸。

    毒蛇脸皮一抽,随即哈哈大笑:“好笑,真好笑,你难道以为这样说我会信吗?”

    唐娉婉不苟言笑:“信不信,随你。”

    此刻毒蛇手下已经拿了椅子过来,唐娉婉直接在后面坐下,位置和毒蛇拉远了一些。

    毒蛇眸光闪闪,心中不知作何想法。

    唐娉婉的神色始终镇定自若,没有丝毫波动,在毒蛇注视下也没有任何波澜。良久毒蛇才收回目光,却什么话也没说。

    唐娉婉心中暗松口气,这种话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谁都会认为是自保下的说法,不可能有人信。但,必须一试。这是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眼前之人摆明了要动自己,说是在凌飞过来时会qiáng jiān她,谁知道他会不会马上就对自己实施不轨之事。

    这句话不一定会让他相信,却也让他有所顾忌,不敢贸然动手。艾滋病,如此恐怖的病,是个人都惧三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唐娉婉真的是呢?毒蛇得掂量几番。

    是的,毒蛇确实在犹豫。唐娉婉的神色实在太过镇静,他见过太多女人,可在面临如此危机时还能保持这般淡定自若的只有唐娉婉一个。难道真是视死如归不成?

    若真是视死如归,是不是说,她真的有艾滋?已经面临死亡,现在的场面也撼动不了她。

    唐娉婉的话听起来就是在瞎说,可毒蛇不得不心生顾虑。要是,万一呢?他马上就能到手天价赏金,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非得冒这个险?即便可能性再小,对他来说也不可忽视。

    但是,这种时候如果妥协了自己的威严何在?毒蛇扫视旁边的小弟,他们都满脸不屑的样子,铁定不信唐娉婉的话,自己反而信了,还不得让他们嘲笑?

    “呵呵呵。”毒蛇冷笑着,“放心,就算不能亲自动手,随便找根棍子什么的也可以,我相信这样的场面会让那个小子更崩溃。”

    唐娉婉美眸中瞳孔发颤,这个人是个十足的变态!

    ……

    凌飞握着方向盘的手将方向盘上的海绵套都握出深深的指印。

    终于,手机震动!凌飞迅速接通电话。

    “喂,凌飞。”

    “展叔?找到娉婉了吗?”凌飞问道。

    展天啸顿了顿:“没找到,我是让人过来给你送qiāng的,你之前不是说了要qiāng。”

    凌飞心中失望:“把qiāng给我吧,人在哪?”

    “就在你家门口。”

    “让他等会儿,我马上过去。”凌飞发动车子。

    “好。”

    开到自家门口,凌飞看到有个年轻人探头探脑的。

    “你是展叔派来的人?”凌飞问道。

    年轻人看到凌飞肃容,点点头:“是的,这是展先生给您的东西。”他将一个盒子递了过来。展天啸做得很隐蔽,虽然这个人是他心腹,他也不敢暴露。

    凌飞接过盒子,颔首道:“好,你可以走了。”

    年轻人对凌飞鞠了一躬转身离开,凌飞打开盒子,里面一把冒着幽幽黑光的qiāng。他将之握在手中,稍稍掂了掂,又握着感受了一番。比起前世他特质的那把确实是差远了,那把qiāng非常符合他的手掌构造,无比契合。具有较小的口径却有强大杀伤力,特质的dàn jiā保证充足的dàn yào储备。可惜,那把qiāng随着他的死早已消失无踪了吧?

    这把,凑活着用吧。

    眼扫四处,凌飞收起qiāng,调转车头直接下山。唐娉婉的所在地不可能是在山上,先下山绝对无措。

    车子刚到山底凌飞又接到一通电话,往手机一瞥凌飞眉头挑起,是闫正芳,看来是有消息了!

    “喂,是小少爷吗?”

    “说。”

    闫正芳沉声道:“城北客运站再往北两公里,那里有个废弃工厂,曾经是化工厂,后来响应国家政策废弃了。”

    “娉婉在那?”

    “不知道,不过唐娉婉的那辆车确实是停在那里,不出意外,大概率就在此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