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来到唐娉婉家车库,在车中坐着。车子没有启动,因为凌飞不知道要往哪开。唐娉婉身处何地他都不知道,怎么去找她。没头苍蝇一样乱撞不是个办法,他在等,等展天啸的消息。

    今天这辆车只会开往两个地方,一,唐娉婉的所在地;二,陈景山家里!

    凌飞的话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唐娉婉有所差池,他必定到陈景山家杀了他!勒令退学,阻断研一,派人暗杀他,现在找人bǎng jià唐娉婉,此人不杀,何以平息他心中怒火!

    随着时间的流逝,凌飞的脸色越发沉着,如同深井,无任何波澜,更显得可怕。

    嗡——

    终于手机震动,凌飞拿起手机:“喂。”

    “凌飞啊。”耳边不是展天啸的声音,而是纪志国,纪志国话语中有几分为难,“我得和你说声抱歉,我们已经动用力量去寻找,可全受到阻挠。”

    “陈景山!”凌飞面容冷厉。

    “很可能是。”纪志国皱眉,“或明或暗全都出动,我们的人手被限制得很严重。”陈景山和纪家的争斗涉及到各个层面,没有哪个部门不是在争斗的。而纪志国想要动用人手大部分就得从此着手,陈景山出手阻拦,确实能很好限制纪家。

    凌飞没有说话,心底怒火不住燃起。

    “不过你放心,我们的人没那么少,还有人能动。”纪志国安慰道。

    “好。”

    挂了电话凌飞面色依旧难看,纪志国说是这么说,真能找到吗?被限制的人手,搜寻能力大打折扣。

    沉默良久,凌飞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嘟嘟嘟……”

    “喂?小少爷,你竟然会给打电话?”闫正芳在电话那头朗声笑道。

    闫正芳的电话号码是他给凌飞发短信过来的,他想知道凌飞的电话号码还是很简单的。虽然知道凌飞给自己打电话的可能性很低,他还是给了,没想到凌飞真的给他打了电话。

    “帮我找一个人。”凌飞不废话,说主题。

    “原来小少爷是找我帮忙的。”闫正芳笑着道,他心中动起来,是不是可以当做个条件,让凌飞去凌家?这段时间这个问题可愁死他,一直在想办法,现在似乎有机会……

    “你找到人,我同意去凌家。”

    闫正芳微异,他正准备说这话呢,没想到凌飞自己先开口。

    闫正芳笑道:“这可说定了,小少爷真是明白人。”

    “我不说,你也会提,何必浪费时间。”凌飞淡淡道。

    其实凌飞很清楚,闫正芳一直想要他回凌家,可现在别无他法。即便是纪家,在陈景山的对峙下很难帮到他,新城这么大,想要找唐娉婉谈何容易?如果说还有能够帮到他的,唯有闫正芳。

    莫家很可怕,凌家更可怕,新城这边必然有他无数眼线,想要短时间内找到唐娉婉只有凌家有此能耐。而要闫正芳帮忙必须要付出代价,代价是什么,不用多言……都是明白人,何必浪费时间在这上面讨价还价,在凌飞心里唐娉婉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

    闫正芳一笑:“小少爷,您还是说说要我找什么人吧。”

    “唐娉婉。”

    “您的女朋友?唔,她怎么了?”

    “你废话很多。”

    “呃……呵呵,好,我知道了,只要唐娉婉在新城,不管在何处我都能给您找出来。”闫正芳言辞自信,“嗯,这样吧,明天下午我给您消息,她……”

    “我要的是现在!”凌飞冷声道。

    闫正芳一顿,似乎,真的出了事?

    “好,我知道了,务必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她!”闫正芳道。

    ……

    林经国在跑出租,今天新城的情况又让他忍不住抓脑袋。最近怎么回事,又有情况?到处是警察。

    “老林,你发现没?今天好像又有情况。”旁边一位的哥对林经国道。

    林经国怪异道:“好像是,听老陈说,齐源大厦那块的警察都快疯了。”

    “可不是,我听说好像是齐源大厦里有一位老总被bǎng jià了。”的哥偷摸扫了眼两旁对林经国道。

    林经国讶异:“是嘛?看来是准备勒索了。”bǎng jià老总让人想不到其他情况。

    “最近这新城是越来越不太平了,从开年以来到现在,总感觉到处都有情况。”的哥忍不住吐槽。

    正说着旁边鸣着警笛声从两人旁边穿梭而过,不只是民警,交警也大规模出动,穿大街越小巷。现在交警都不盯车了,也不知道在找寻着什么。

    林经国感叹道:“可不是,年初时河洛庄园那块、锦江城那块,都出了事,大街小巷到处有人闹事,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新城以前很太平的,就今年事多。”

    吱——

    一位交警骑车停在林经国两人面前,把林经国吓了一跳,发现自己停的位置确实有问题。

    “那个,这位警察,我……”

    “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车牌号?”这位交警没有管两人怎么停,直接掏出一张a4纸,上面是一串车牌号。

    林经国奇了,违停都不管吗?

    “好像没见到。”旁边的的哥道。

    交警点头:“如果见到第一时间报警,明白吗?有奖励。”

    “明白。”

    交警骑车离开,林经国扭过头:“老许,你说是不是奇怪得很,我们违停他也不管。”

    老许点头:“看来是真的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

    今晚,整个新城都乱起来,民警、公安、巡警、片警、武警、特警、交警,全都出动。什么编制的警察都能看到,汽车没有就电动车,每个警察都骑车四处追寻。

    这已经是陈景山阻拦之下纪家能动用的力量,如果陈景山没有阻拦,新城更加混乱!

    五步一警,十步一鸣。每条街都有警察在进行搜捕,全新城陷入一股难言的气氛当中,压抑,紧张。明眼人都感受到发生了什么,有关新城的媒体、lun tán都开始讨论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不只是警察,凌家也动了,凌家扎根新城比莫家时间更长,底下盘根错节,情报工作极佳,他们的出动指不准比警察更有效。

    ……

    这是一偏僻之地,四周看不到人烟。其中一栋破落的建筑,占地面积很大,似乎是当过厂房,四处还能看到废弃的机械。

    建筑内部灯火通明,一位身着黑色衣服的男人站立其中。他目光四扫,望着楼上的一群黑衣人心中冷笑,该死的小子,竟然敢伤了我,今天我要把你打成筛子,然后在你面前奸淫你的女人!

    毒蛇冷笑着,他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之人,脸面?他从不在乎。既然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凌飞,他就不会傻乎乎和凌飞单打独斗。陈景山考虑周全安排了如此局面,请君入瓮。凌飞到时候单qiāng匹马杀过来,他根本没必要硬拼。

    毒蛇看了看四周,对远处一位道:“把那个女人拉过来,你,给我拿张椅子过来。”

    两位手下忙去准备,毒蛇摸着下巴,心中思索着。能够成为一名顶尖雇佣军他不会轻易小瞧他人,尤其是凌飞展示了自己的实力之后。要想稳妥的完成目标,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

    坐在椅子上,旁边是那小子的女人,如此,完美!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做法,这是他的计划。这样做一来减低那小子的防备心,以为自己要和他单打独斗;二来,这个女人能让他分心。

    进来后那小子第一时间看到的肯定是这画面,让他心理防线稍稍降低。这种关键时候,他一迈进来就能乱qiāng将他打成筛子!兵不血刃!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