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娉婉办公室内,她坐在办公桌后揉着眉心。今天公司事情比较多,又遇上些麻烦,每次新品上市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她是个操心命,喜欢事事亲躬,导致她远比一般人累。

    唐娉婉轻呼口气,她心中不由羡慕起那个家伙,当了老板也天天没事干,为什么他就能放心把公司里的所有事都交给他人,换做是她就做不到。

    站起来伸伸懒腰,慵懒的模样,妖娆的身姿,勾人的身体曲线,可惜此刻办公室内无人,不然魂都给勾没了。

    唐娉婉看看时间,差不多该回家了,他应该在家里等着自己吧。唐娉婉嘴角微微牵起,消融的冰山美得不可方物,可此刻无人能看到。

    提起披在办公椅上的女士西服穿上,婉约大方又带着些许威严。

    从公司下楼去停车场,此刻的停车场很安静,该下班的人下班时就已经离开,加班的人这会儿是肯定别想走的。

    空旷的停车场内唐娉婉高跟鞋声踏踏作响,在这安静的环境下显得很是响亮。在这响亮的脚步声中隐隐有着轻微的脚步声,若猫步几不可闻。

    唐娉婉不是凌飞,对于如此细微的脚步声是不可能听到的,她径直走到自己的车前。黑夜下车窗玻璃仿佛镜子,看着车窗她瞪大眼睛,镜中一道黑色人影立在她身后。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后面的一记手刀砍在她背后,缓缓软倒。

    镜中人影露出一抹鬼魅的笑容,没想到这次任务还能有如此美人,赚了。

    而此刻……

    保安室的保安笑眯眯对离开的一位老总打招呼,和往常一样下意识扫了眼旁边的监控视频。分割成几十个小视频的大屏幕一处让他注目,他轻咦一声认真盯着看,片刻大声叫道:“不好,来人,丽人美妆的总裁唐娉婉小姐被人bǎng jià了!”

    ……

    凌飞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为什么唐娉婉还没回来?今天的事特别多吗?

    正想着手机震动,屏幕亮起来,上面的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接通道:“喂。”

    “凌飞吗?”是一道沉稳的中年男声,此刻显得有些急切。

    “嗯?”凌飞心中一动,“唐叔叔?”是唐仲英的声音,他听力极佳记忆力超群,瞬间听出来。

    “是我。”唐仲英道。

    “什么事?”凌飞在想,是否因为他公司的情况。他知道唐仲英时刻都在关注他,唐娉婉也和他说过,在她回家后时常提到他。他当时还调侃唐娉婉,咱爸是在关注女婿呢。

    “娉婉被bǎng jià了。”唐仲英沉声。

    “什么!”凌飞猛地站起来,面色微变,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下午的那个人。面色疯狂变化,难怪到现在唐娉婉都没回来。

    唐仲英语气中带着疲惫:“刚刚婉儿的秘书给我打电话,她在停车场被人bǎng jià,绑匪开着她的车跑了。”

    “我知道了。”凌飞渐渐冷静下来,目光幽冷,一股难言的气质笼罩在他身上,似乎是——杀气!

    “我已经从燕京出发,凌晨能到。新城这边我派了人寻找,如果有消息会通知你。”唐仲英身处燕京可对于新城这边的事情了如指掌,凌飞的身手、医术、公司等等了解颇多,现在他不在新城能够主持大局的只有凌飞。

    “好。”

    放下电话,凌飞眼神冷若冰霜,给展天啸拨了个电话。

    “展叔。”

    “……怎么了凌飞?”展天啸听到凌飞的语气感觉背后一凉,凌飞的语气渗人无比。

    “通知江北泷、纪叔,利用一切能发挥的力量,帮我找到唐娉婉。”凌飞声音泛着寒气。

    “找唐娉婉?怎么回事?”展天啸心头一跳,生出不好的预感。

    “她被bǎng jià了。”

    “什么!谁这么大胆?”

    凌飞冷冷道:“不知死活的人。”

    沉默片刻,展天啸重重点头:“我知道了。”

    “麻烦了展叔。”

    “你还和我说这个做什么。”

    “等一下,你再给我陈景山的电话。”凌飞冷声道。目前谁在对他动手,谁敢对他动手,只有陈景山那波人!用屁股想也能猜到。

    “你要他的电话?难道是……”展天啸心中直跳,动手的人是陈景山?“好,我把他号码发给你。”

    放下电话没多久展天啸的一条消息过来,凌飞没什么犹豫拨通陈景山的号码。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电话那头终于接通。

    “喂。”

    凌飞听闻对方的声音就知道是陈景山,他缓缓道:“陈书记。”

    “凌飞?”陈景山慢悠悠道,“你竟然会给打电话,真是意外。”

    凌飞没什么废话的心思,直接问道:“唐娉婉在哪?”

    “嗯?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陈景山“诧异”问道。

    凌飞冷漠道:“如果不想死最好告诉我,否则,你活不过明天。”

    “呵呵,凌飞小兄弟,你就算要杀了我也是不知道。”陈景山笑得冷漠,“怎么了?女朋友跑了反而过来问我。”

    “不见棺材不落泪么。”凌飞淡漠道。

    “你胆子也够大,敢威胁我。”陈景山道,“我已经录音,依靠这段录音也够你到拘留所里待几天了。”

    “你认为,我会在乎这些?”凌飞目光越发冰冷,“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告诉我唐娉婉在哪,否则,我会杀了你!”

    “我说了,不知道!”陈景山淡淡道。

    “很好。”凌飞杀气彻底凝实,目露凶光,“如果唐娉婉出一点事,你,你儿子,你全家,我会全杀光!相信我,我有这样的实力。“

    啪!

    说完凌飞直接挂了电话,攥紧拳头,陈景山!必死无疑!

    陈景山在电话另一头淡然坐在沙发上,旁边是张文生。陈景山看起来情绪无半点波动,似乎凌飞的威胁没有给他造成任何一点影响。

    “为什么不告诉他?”张文生问道,“我们的目的不就是引他到毒蛇那吗?”

    陈景山缓缓道:“你认为他是傻子吗?”

    张文生皱眉:“什么意思?”

    “他不仅不傻,相反很聪明,你负责调查他的一切资料,难道你看不出来吗?”陈景山反问。

    张文生想了片刻:“是很聪明,但我们不还是要给他消息?”

    “既然他聪明,就不能明摆着告诉他。”陈景山端起茶杯,“如果就这样告诉他,等若告诉他有埋伏在等着他,他背后站的是老书记,他能调动的力量超乎你我想象,让他有所准备过去毒蛇讨不了好,白白浪费这次的布置。”

    “所以……”

    “既然他身后有老书记,他就一定会让老书记进行调查。”陈景山抿了一口茶,“我们要做的是就是组织人让老书记的人不容易调查到讯息,却又能艰难调查到。”

    “唔?”张文生若有所悟。

    “我们甚至可以给凌飞传递我们所给出的讯息,诸如毒蛇带着唐娉婉跑了。艰难得到的消息,凌飞绝对坚信讯息的真实性,这种情况下以他自负的性格必然一个人去做追击。”陈景山缓缓道,“并且,在此时我们限制老书记这边的人,让凌飞只能一个人动身。”

    张文生恍然大悟,看着陈景山眼中闪烁敬佩之意,不愧是莫家看重的人。丝丝入扣,将凌飞的性情,身后的势力统统算进去,不出意外凌飞将会落入他们的布置之中。

    “所以,接下来需要你去控制大局,怎样组织人阻止,怎样悄悄将消息透露出去,可成问题?”陈景山问道。

    “当然没问题!”张文生高声道。

    陈景山抿了口茶,不再说话,这种事张文生做得到,莫家能安排他在新城负责一切事务,能力绝对是有的,不必担忧。

    张文生微微眯眼,凌飞么,这次,你插翅难逃!莫少点名要杀的人,岂能让你翻天。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