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来吧!”男人低喝一声双匕齐上,速度比之前更快。

    凌飞于刹那间动了,长刀一卷于空中蓄力,若雷奔破军倏然斩下。

    “杀神一刀斩!”九条凛在远处看得瞪大眼睛,这不是柳生家的绝学吗?为什么他会!

    男人冲上来只见得一道虹光闪过,他猛然察觉到什么,双匕交叉挡住奔雷一击。凌飞抬脚踹在男人腹部,右手长刀再卷,雷霆万钧,猛然劈至。

    男人本想后退,不料凌飞的刀太快瞬间就到,他只能架起双匕抵挡。

    铮——

    咔啷——

    刀剑相触,秋水之利恐怖至极,男人的短剑竟被一刀劈断。左臂也被凌飞刀锋斩开,血液汩汩淌出。

    男人步步后退,见势不妙纵身就逃。他的功夫全在这双匕之上,断了一把也难以发挥全部战力,眼前的年轻人比想象中难缠,还有这把神兵,不可力敌。再者,已经下了毒,他死定了!

    杀神一刀斩,此刀法大开大合,一力降十会,加之秋水之锋芒,男人也不得不避,两刀就将他逼走。他的速度太快,凌飞只能望着他离去。

    九条凛跑到凌飞身旁,凌飞以刀驻地,脑中发懵,毒性开始扩散。

    “你怎么会杀神一刀斩?”九条凛发问,“柳生家被灭,他们的绝技也该消失才对。”

    凌飞没有说话,手指在左手手背和大臂上不断点着穴位。方才就已经控制不住,还用如此霸绝的杀神一刀斩,现在毒性已经扩散,他脸色在发青。

    “听好了!”凌飞突然对着九条凛喊道。

    “嗯?”九条凛一顿。

    “川芎、枳壳、羌活……”凌飞一连念了十几道中草药名。

    “什么?”九条凛道。

    凌飞拿出手机,点开录音,念出药名后将手机递给九条凛,他的嘴唇已然发紫:“去,采药,一锅熬成一碗汤……给我。”

    说罢凌飞摇摇欲坠,连点自己胸前几处穴位。

    砰!

    点完凌飞直接倒地,九条凛拿着手机看了片刻。将秋水收起,蹲下搀起凌飞,将他背起,往树林外而去。

    ……

    男人暗杀凌飞后往飞速逃离,手臂的伤口血液直流。他眼中越发凶狠:“该死的小子,竟然害我负了伤,接下来还有任务。”

    “不过,你也死定了。”男人冷笑着,这毒药他花费重金买来,无人能解。

    “接下来,该收赏金了。”

    男人来到一动别墅,手臂的伤他随便包扎了一下。隐隐作痛的手臂让他觉得耻辱,自从获得毒蛇这个称号,他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负过伤,今天竟然让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给划伤,还是在正面对敌的情况下。

    男人走进别墅一样就看到陈景山和张文生两人。

    “嗯?”张文生看到男人回来眼前一亮,“毒蛇,得手了没?”

    “自然得手。”毒蛇冷笑一声,“这小子身手不错,还划了我一刀,可惜,我也划了他一刀,刀上剧毒他活不过今晚。”

    “太好了!”张文生大笑,“这个小子终于死了,我能给莫少交代了。”

    陈景山听后却是皱眉:“你没有杀了他?”

    毒蛇淡淡道:“有我的毒,够了。”

    陈景山却摇头:“你可能不知道,他是一位医生,而且是医术高明的中医。你即便下了毒,恐怕也难以奏效。”

    “嗯?”毒蛇眉头皱起,“陈先生,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么?还是说你们不想付酬金故意这么说。”

    陈景山没多说,而是将手中文件夹从玻璃茶几滑过去:“看看吧,里面是他的资料,他的医术比你想象要厉害。”

    毒蛇略一思索拿起文件夹翻起来,翻到一半时才眸光一凝:“可恶,没想到这一点。”他深深皱眉,如果早知道这点他就用别的方法了。

    “他受伤程度如何?”陈景山问道。

    “……小伤。”若要论伤只是小伤,毒蛇将自己的一切重点放在毒药上,却不曾想最自信的一点会失手。

    张文生却道:“毒蛇,你方才为何不趁他中毒时动手,继续杀了便是。还是说,你打不过他?”

    毒蛇恼了,冷冷扫了眼张文生:“我要怎么动手轮不到你来说。”

    张文生皱眉:“毒蛇,你早前可是答应过莫少的,你最好……”

    “你在威胁我?”毒蛇扔下文件夹,以阴冷的眼神盯着张文生。

    张文生心头一跳,那般眼神让他害怕。

    陈景山见状淡笑道:“毒蛇先生,不必动怒,文生也是因为莫少的命令。不过毒蛇先生,莫少给的赏金不少,你也只是差一点,不再试试看吗?”

    毒蛇瞥了眼陈景山:“动手自然是要再动手的,我先观察几天再找机会。”

    毒蛇虽然知道凌飞已经中毒,可不知道他的医术到了什么程度,能否在短时间内治好自己。如果现在过去,是否会碰上一个已经治好的凌飞?方才凌飞对战过程中点了几下穴位的事他记得很清楚,就是这样保持了战斗力,他的医术应该不是虚的。

    万一真的治好,他过去没信心能赢凌飞。方才凌飞用那把刀时确实很恐怖,刀法霸道决绝,他没有信心能正面赢凌飞。

    不过,为了不能弱了自己的面子,他只能说观察几天。

    陈景山活成了人精,看一眼毒蛇的脸色心思一动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没什么身手,比起毒蛇差了无数倍,但论脑子,几百个毒蛇一起都玩不过他。

    “毒蛇先生,这小子确实有些难缠,我有个主意不知道阁下愿不愿意听。”陈景山道。

    “说。”毒蛇道。

    陈景山手指轻敲桌面:“这个凌飞有一女朋友,名叫唐娉婉。”

    张文生听到这话心思活络起来,他想起毒蛇资料中的一项爱好,好色!如他的外号——蛇,蛇性本淫。他也明白了陈景山的想法是什么,便附和起来。

    “说起这唐娉婉,是个顶级美人。”张文生笑着道,“当真美若天仙,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资料,里面有她的照片。”

    “哦?”毒蛇来了兴趣,拿起文件夹。翻了好几页在后面看到唐娉婉的照片,眼中闪过一抹淫邪之色,舔了舔嘴唇,“确实是个美人。”

    “抓了他,凌飞还不乖乖就范。”张文生嘿地一笑。

    ……

    凌飞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在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床上有淡淡若樱花般的香味,目光四扫,房间的摆设应该是女孩的。想到女孩他脑子才缓过来,九条凛的房间?

    凌飞掀开被子,淡淡香风盈鼻,他看了眼自己左手,麻痒的感觉已经消失,上面还绑着绷带。稍微把脉,凌飞又感受了一番自身身体,他知道毒已消,看来九条凛有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下床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左手给到的影响很小,不影响战力。

    九条凛不在房间,凌飞推门而出,一推门就看到门旁边墙上插着九条凛的名刀秋水。凌飞微异,什么情况?

    拔下秋水,凌飞下楼,他是在二楼的房间里,这里看样子是别墅。

    走下楼凌飞一眼看到两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在交流。嗬,正是铃木彦之和藤原建一。两人听到脚步声也扭头看过去,看到凌飞神色骤变。

    凌飞对这两人无感,仅是淡淡道:“九条凛呢?”因为知道两人不怎么会中文,便用英语问。

    铃木彦之沉着脸不说话,他心里无比讨厌凌飞,因为凌飞给他的危机感太足了。这危机感是指对九条凛感情上的危机感……

    而藤原建一怕凌飞怕得不行,立马指向负一层训练室方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