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里不卖酒,最多有果啤,这显然是无法满足凌飞几人的,他们又一次出校。学校外美食一条街,宾馆一条街,迎合学生市场。

    四人谈笑风生走出校门,凌飞的事情绝口不提,乔非和杨振宇都在活跃气氛,不想凌飞想起“伤心事”。

    凌飞走出校外倏地眸光一凝扭头望向远处高楼,一股莫名的感觉涌起,一如在国外战场!有一种……被狙击的感觉!

    “凌飞?怎么了?”乔非问道。

    凌飞目光在高台上看了几眼收回目光,目光闪烁:“没什么,走,喝酒吧。”或许不是狙击,可能是……某个人的目光?他在把自己当做猎物?

    往前走凌飞目光不时往左扫,注视那栋高楼,危机感慢慢减低,可如芒在背的感觉却丝毫未消退。

    在凌飞几人身影消失,新大对面那栋大楼楼顶一个男人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男人身穿一身黑,看模样三十岁出头,满脸胡茬,眼神凌厉若毒蛇一般。

    “凌飞?看样子应该是有点实力。”男人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干涩的嘴唇,“这样才有意思。”

    男人转身下楼。

    凌飞和三人喝酒,却时刻保持警惕,他预感到了什么。既然陈景山动手,不会如此稀疏平常,学校的事无关痛痒,公司的事伤不了他的筋骨。虽然都让他很难受,却对切实的身体造不成伤害。

    有莫家的支持,以陈景山的身份,想必还有更强杀招。派人暗杀,极有可能!既然是莫家动手,那动手的人,不可小觑!

    凌飞酒量极佳,今天也尽量少喝,面对未知的危险必须将自己的战斗力保持到最巅峰。前世身处战场,对这些深有体会,喝酒误事的例子他就曾体验过一次,当时差点死在暗杀中,从那以后他戒酒好一阵。

    喝到下午四人才离开,三人醉醺醺的,凌飞却显得很清明。将三人送回学校,凌飞自行出来。

    凌飞走到停车场,倏地想到什么由旁边走过,往学校旁边比较僻静的公园走去。这会儿还没有下课,也没到晚上,谈恋爱的情侣们还没大规模出动显得比较僻静,没什么人。

    凌飞走了许久停下脚步,淡淡道:“该出来了吧?”

    四下静悄悄,仅有风吹树叶沙沙声。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也没有任何一人出现,凌飞如释重负一笑:“看来是我多虑了。”

    转过身凌飞准备离开,就在这一瞬间一抹寒光闪烁,一柄短匕于凌飞侧面袭来,势要趁凌飞“不备”动手!

    凌飞心中冷笑,终于逼出来了,他倒要看看此人什么能耐!

    铛!

    凌飞身体后倾食指弹在短匕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铮鸣。

    男人手一抖,眼中厉光更甚,果然不凡,有意思!

    男人手臂划过一个诡异的弧度,短匕随之舞动,在凌飞脖颈处袭来,直指要害。凌飞一手挡住握着短匕的手,另只手握拳重击男人。

    男人反应极快,在凌飞出拳一瞬间翻身跃起,手中的短匕划出一道银光,这道银光往凌飞大臂而去,凌飞避之不及高抬腿踹在跃起的男人腰侧。

    砰——

    嗤——

    凌飞一脚结实踹在男人的腰侧,而自己手臂也被划开一道细小伤口,皮开。

    凌飞皱眉,来人是超越五星的雇佣军水准!他眼睛何其毒辣,一眼便知。

    男人感受腰间颤抖的肌肉暗道眼前年轻人的可怕,他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在颤抖。不过!他知道自己赢了,因为,短匕上早已涂了毒。

    “呵呵,年轻人,实力不错。”男人冷冷发笑,“但你完了,我bi shou上涂了毒,有什么遗言可以现在交代。”

    凌飞表情淡淡,随手在左臂几处点了几下:“送你下地狱。”

    言毕凌飞纵身而上,男人冷笑一声短匕上下翻飞,匕行偏锋,出招诡异。凌飞视线在匕影之间扫视,倏地以腿化斧重劈而下,铛地一声正好砸在短匕上。男人手一抖闷哼一声将凌飞的腿掀起,短匕往凌飞小腿刺去。

    凌飞见势不妙另一只腿踹在男人胸腹,翻身后退。男人平复颤抖激荡的血气,眼神变得凶横:“小子,今天你必须得死!”

    男人左手在腰间一翻,又是一把bi shou出现在手中,这把bi shou比之另一把稍长一些,更像短剑。他正手持短剑,另只手里反手持短匕。

    手持双武器直冲凌飞而来,男人的双匕使得极为灵活,如同鱼儿一般。不仅灵活,目标还极为明确,双匕每一次进攻都指向凌飞的要害。

    一寸长一寸强,手持双匕的男人让凌飞步步后退。凌飞觉得有些力不从心,难以反手。眼前之人的实力极强,绝对是超越五星雇佣军的那类人,双武器也使得炉火纯青,他现在的实力没有回到巅峰,甚至连五星雇佣军水准都不到,他的速度、力量、灵活度比起眼前之人还是有所差距,只是依靠当年的意识和身手在缠斗。

    凌飞深深皱眉,麻烦大了!有了武器的男人比先前更加可怕,他擅长使用双武器,让他进攻能力翻倍!而凌飞手无寸铁,实力又低一些,更难应对。如果有武器在手他能对抗,可现在哪来的武器?

    男人的攻击连绵不绝,毫不间断,凌飞疲于防守。

    嗤——

    凌飞手背又被划了一道,手臂也开始隐隐发麻,刚刚的点穴只是遏制毒性扩散,现在有些控制不住了。

    铛!

    凌飞一脚踹开男人的短剑,眉头微微皱起。

    “嗬,我当你有多强,最终还不一样是我手下亡魂。”男人冷笑一声,持双匕再上。

    凌飞飞速撤离,跑!

    眼下情况危急,如果不智无脑硬上是和自己过不去,很可能命丧于此。他的实力毕竟没有回到巅峰时期,有没有武器,不可硬碰。

    男人显然不可能给凌飞逃脱的机会,奋起直追,他的速度比之凌飞还要快!

    凌飞手在口袋一晃摸出三枚硬币,反手向身后射去。

    铛铛铛——

    硬币让男人挡住,稍缓追击速度。可实力确实有差距,男人又很快追上来。

    凌飞心中无比冷静,越到这种危急时刻他的心更加冷静。脑中闪烁无数想法,该如何脱身。想正面硬打是不可能的,他的实力比眼前之人有差距。

    “死吧小子!”男人狰狞一笑,“天价赏金到手了!”

    凌飞避之不及,只见两把短剑朝他背后刺来,他眼眸冰冷,要他死,那就同归于尽!

    锵——

    就在此时一道流光由远处飞来,流光击在男人两柄短剑上,男人手一抖,后退一步。

    “接着!”一声娇吒。

    凌飞闻言没有多想,一把抓住那道流光末梢。他定睛一看认了出来,名刀秋水!

    “谢了。”

    后退一步一甩长刀,凌飞眸光冷厉,有此名刀在手,今天胜负还得两说!

    远处一位扎着高马尾的女人神色肃然盯着这边,正是九条凛。她今天没有穿道场服,而是穿着普通的休闲装,英姿飒爽。

    男人扫了眼远处的九条凛,冷笑一声:“有了刀你还是得死!”

    “你可以试试看。”凌飞淡漠道。他不喜欢用武器不代表他不会,相反,凌飞无论刀剑皆是精通。有武器在,未必不能一战。

    概念和网游游戏中一样,武器在手攻击力就加上去,刚刚男人用了武器攻击力高了他打不过。现在他也用上武器,攻击力一样,怎么不能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