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过三巡,纪志国和展天啸聊得差不多时纪老对凌飞问道:“你觉得新大怎么样?”

    凌飞抬眼:“从哪方面来讲?”他也想和纪老说说新大的事,没想到纪老主动说了。

    “你看到的方面。”纪老摩擦着手背。

    凌飞沉吟片刻道:“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看来你的评价很高。”纪老笑道,“如果这群孩子真的如你所说,我很欣慰。当有如此精神面貌,如此思想,未来才能因此更加不同。”

    “我在学校听说了,老爷子当过新大校长,校风校训、尚武的作风都是您老的杰作。”凌飞浅笑道,“目前来看,很成功。”

    纪老会心而笑:“那么,这样的学校你还想继续呆下去吗?”

    凌飞眉头一挑,他知道纪老问他是不是不想退学。

    “继不继续都行。”凌飞诚然道,学校是个好地方,对他而言有点类似心灵港湾,他希望去,若去不了也无碍。

    纪老微微一笑:“看来你还是想回去的。”如果凌飞不愿去,直接就说了,模棱两可不是凌飞的性格,他一向果决,说明凌飞还是想回学校的。

    “我尽力一试,目前陈景山有莫家帮助,我不能给你打保票。”纪老道。

    “多谢老爷子了,若不成功也无碍。”

    吃过饭凌飞和展天啸离开纪家,去了展天啸那。对于当前局面,江北泷又提出一些设想和解决方案。研一的步伐不能因此而停止,陈景山有张良计,江北泷未必没有过墙梯。上有政策,下总有对策。

    今天讨论到了很晚,凌飞也是很晚才离开。出来后凌飞往唐娉婉家而去,他没有回自己那,今天他尤其地想唐娉婉。

    到门口时凌飞才发现门开着,他进来带上门,走到客厅发现唐娉婉正坐在那。

    “回来了?”唐娉婉一如往常的语气,却多了侧过脸的动作。

    “嗯。”凌飞走到唐娉婉身旁坐下,他没多说什么,伸手就抱住了唐娉婉。唐娉婉温顺地埋首在凌飞怀中,没有平日的小反抗。

    凌飞抚摸着唐娉婉秀发,轻声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

    唐娉婉鼻音轻吟:“嗯。”她的情报并不怎么样,可父亲唐仲英的却不一般。今天唐仲英给她打了电话,问了些凌飞的情况,所以她从中得到讯息,包括凌飞新大即将退学的事情。

    “你们准备怎么办?”唐娉婉问道,陈景山此举不只是阻断研一的进攻,从某方面而言还是阻断研一的发展。如果不解决,对研一影响很大。

    “不用担心。”凌飞轻轻一笑,“你家男人的事情不会让你担心的。”

    唐娉婉心中泛起一抹甜丝丝地味道,可还是道:“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

    “确实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凌飞手又开始不老实,深入唐娉婉单薄的衣裙中,抚摸她细腻滑顺的肌肤。如同绸缎一般,触手滑腻。

    唐娉婉鼻息变重,明白凌飞想说什么,不过今天她没想拒绝,反而是主动仰起螓首,主动吻上凌飞的嘴唇。

    淡淡薄荷香味,绵绵柔软的樱唇,带着一丝韧性,若世间极美。两人缠绵在一起……

    关系的递进,两人亲亲摸摸什么的都做过了,自从唐娉婉燕京回来,两人的关系可谓一日千里。不过今天还是没有突破该有的关系,对唐娉婉来说可能是太快了,毕竟真正交往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唐娉婉没做好心理准备。而凌飞也不是个会精虫上脑的人,强大无比的自控力让他随时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即便此刻亦然。

    但是,今晚还是有了另一层关系的递进,嗯,凌飞死乞白赖进了唐娉婉的房间。

    ……

    翌日清晨,唐娉婉于睡梦中睁开眼,一睁眼就看到凌飞单手支着脑地在看着她。她不由得想到昨晚的胡闹,即便没有结为一体,也让这恼人的家伙占尽便宜,什么都让他要了去。

    唐娉婉暗脑自己,还想着安慰他一下,可看他昨晚那样,哪像是伤心啊,简直就是苦肉计!没什么防备让他上了自己的床,想想以后还得了……

    “醒啦?”凌飞笑道。

    唐娉婉斜了眼凌飞:“起这么早。”

    “人生就这么长,起得早一点,能多一些看你的时间。”凌飞柔声道。

    “……”唐娉婉心里好像一只羽毛拂过,让她从心里泛起悸动。不过话说,凌飞情话怎么说得这么好?不一直都是死人脸吗?哪里学的。

    “哪学的?”唐娉婉神情淡淡。

    “天生就会,还用学吗?”凌飞笑容挂满面,“看你这样,好可爱。”

    唐娉婉一呃,转身别过脸背对凌飞,害羞了。这位冰山女总裁很容易害羞,可为了保证自己的威严,坚决不能让凌飞看到,不然他还不得调侃上了天。

    凌飞笑得很灿烂,伸手将唐娉婉抱入怀中,温香软玉,天然体香萦绕鼻间。唐娉婉僵直,还是迎着头皮不动,不转身。

    凌飞轻声呢喃:“有你,真好。”

    唐娉婉身体瑟缩,轻轻扭过头,看到的是凌飞闭目微笑的模样。她不由得牵起嘴角,我也是……

    没多久后唐娉婉上班去,凌飞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以往每次无聊时他会主动去学校,现在连学校也没得去了。

    无聊之下他突然想起展天啸所说的话,情报部门!

    对于情报部门凌飞的发言权很足,他也曾建立过情报部门,想在战场上活下来没有灵通的消息他怎么可能活那么久。曾在魔鬼训练中他学过非常多这方面的知识,那情报组织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现在需要人,他可再建一个。不过在都市中的情报部门和战场之上的恐怕有所区别,但都是殊途同归,稍加改变都可通用。

    想到这凌飞拿起电话给江北泷拨去。

    “凌飞,什么事?”

    “你的情报部门,我想见一见。”凌飞道。

    “嗯?”江北泷一顿,犹豫了。他的情报部门是独属于他一个人,那些人凌飞和展天啸都没有见过。

    “有什么好犹豫的吗?”凌飞淡淡道。

    江北泷晒然一笑:“是没什么好犹豫的,好,来南苑街,我带你见见他们。”

    凌飞放下电话到车库开了一辆车离开,前往南苑街。

    南苑街在新城北边,这是一条商业街,极为热闹。凌飞在江北泷所说的地方停下车,一眼便看到江北泷和一个年轻男人站在约定地点等着他。

    凌飞走近,一眼看到这位年轻人。年轻人其貌不扬,很普通一张脸,看过几遍都不一定能想起来他长什么样,实在太过普通。而凌飞看到他却眼前一亮,这是个做情报工作的好料子。

    做情报工作最怕的就是暴露,往往越惹人眼的人越容易暴露。长得帅长得好看的顶级情报工作者很少,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这样。越普通越好,越不会暴露自己。

    不过,某些任务还是需要俊男美女来执行,并且非他们不可,只不过很少罢了。大部分还是需要普通的人,毕竟情报工作隐蔽是第一宗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谈何探索情报?

    “他,不错。”凌飞道。

    江北泷侧目,一来就夸小曹,看出来他的身份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