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面而来的力量才是最为恐怖的,无论影响力还是破坏力,他们能够造成的影响太大太大。江北泷计划中的针对行动就是以媒体力量为基础,如此才能扩散言度集团的不利新闻,可才刚开始就被陈景山截断,起到的效果极为有限。

    媒体时常受制于上面,给你个警告你就得乖乖收敛,都看着眼色行事。言度集团如此有爆点的消息让他们嗅到大料的味道,身为媒体人最喜欢这样的事件,一个大事件就能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可现在陈景山开口,他们没胆子再报道这样的新闻,

    研一集团的行动从第一步就被限制。

    凌飞神情冷漠,陈景山,果真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要命。

    “凌飞,今晚你和我去志国家,这件事只有他能帮我们。”展天啸道,“我和北泷商量过了,我们无需所有的媒体帮忙,只需要一小部分足矣。现代信息传播迅速,民众们知道这样的消息会自行扩散,到时候事情闹大即便是陈景山也无法掌控局面,被迫接受这样的局面。”

    “好。”凌飞也想去见见老书记,和他谈谈关于新大的问题。虽然惆怅,但不去学校也不影响什么,只是那种感觉让他恼怒,陈景山安排下自己被迫退学,他怎能心甘?

    “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接你。”

    “家。”

    “我们上过来。”说完展天啸挂了电话就往凌飞家赶来。

    凌飞坐在沙发上眸光闪烁,此人不解决还真是心头大患。加上还有个莫家,在新城他的力量太过恐怖,哪怕纪老也没法很好限制他。在陈景山没有进京的这段时间,他在新城无人能撄其锋。正临研一扩张之时,着实麻烦。

    不过,也正如展天啸所言,不需要全部媒体,只需要一部分足矣。陈景山势力再大新城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天下,纪老还在新城,足以和他分庭抗礼,他不可能只手遮天。能有一部分看着纪老面子的媒体帮忙,那就足够让这些消息扩散出去。

    没等太久展天啸就到了门口。

    “走。”没什么啰嗦的,凌飞上车和展天啸前往纪家。

    展天啸对凌飞道:“凌飞,这次的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让志国他们帮忙没多大问题,就怕莫家以强大的财力搞事。那群媒体还不是认着钱,有钱让他们闭嘴很简单。”

    凌飞颔首,沉吟着道:“媒体么,看来我们也需要有这样以一个能够为我们自己开声的组织。”

    展天啸点头:“这点我和北泷也聊过,他也有计划。不过目前研一还是刚开始的阶段,说那个太早了,便没有提到台面上来。除了媒体,情报组织也需要趁早完善,北泷的情报组织因为这几年他的监禁而慢慢凋落。研一若想走到很高的层次,这些必不可少。”

    两人聊着到了纪家。

    门口的人显然认识展天啸,直接开门,展天啸停好车带着凌飞到门口。

    小庭院里纪老正坐在摇椅上,半眯着眼望着天。听到外头的动静睁开眼,清明的眼神显出他与平常老人的不同。到了这个年纪还能有如此清明睿智目光的老者,少之又少,大部分目光早已浑浊。

    “小凌,天啸,你们来了。”纪老微微一笑缓缓坐起。

    “唔。”展天啸眉头一挑,“纪叔,你看样子是知道我们要来?”

    纪老浅笑,慢慢站起来:“人虽然老了,耳朵也不灵光了,可消息还算灵通,进来吧。”

    凌飞三人走进客厅,纪老在沙发上坐下,淡笑道:“这会儿晚饭还没吃吧?”

    “没有。”展天啸道,“纪叔,我们……”

    “我们先吃饭。”纪老笑道,“行吗?小凌。”

    “自然。”凌飞淡笑。

    “志国这个时间点差不多回来了,等他一会儿。”

    纪老话音才落外头就有车声,看样子纪志国也刚好回来。

    走进来的纪志国沉着脸,看到凌飞和展天啸神色微异,还是挤着笑:“你们来啦。”

    “吃饭。”纪老起身走往餐厅。

    四人落座,纪志国的妻子和女儿在国外,似乎两人之间有矛盾,凌飞自打来纪家就没见过他妻女。

    纪志国端着酒杯沉声道:“天啸,凌飞,你们两个是有事而来吧。”

    展天啸也不客套,都是自己人,他直说:“是,陈景山过分了。”说着展天啸将公司面临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纪志国没有任何异色,他早就知道了。又看向凌飞:“凌飞,你来是因为学校的事吧?我也知道了。”

    “学校的事?”展天啸不知道,“什么情况。”

    “你还不知道吧,陈景山手下的人干的好事,凌飞估计要被退学了。”纪志国道,他冷着脸,“不只是你们的事,我也麻烦事不少。”

    展天啸冷哼一声:“陈景山未免太霸道了。”

    纪志国眯眼:“没有莫家在的时候他就是铁手腕,现在有莫家全力支持,他更加肆意妄为,无人能限制他。”

    展天啸听得直皱眉:“莫家,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家族?”他知道这个家庭是燕京一个强大家族,在商界也赫赫有名,可对于政界如何并不清楚。

    纪志国眼中闪烁一丝忌惮:“恐怖的存在,政商军界皆有子弟,在燕京也是赫赫有名。即便身处燕京,亦能辐射新城!”

    对于莫家的势力,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比凌飞更加熟悉的。那是一个和凌家同一个级别的巨擘,跺跺脚能让华夏都颤抖,影响力囊括政商军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华夏。莫家现如今家主的父亲仍在世,和凌家老爷子一样,都是战争年代活过来的人。

    展天啸道:“志国,既然你也不好过,也该出手做些什么吧?”

    纪志国一笑:“你今天的目的也是这个吧?”

    “不错。”展天啸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直言不讳。

    纪老听闻淡淡而笑,扫了眼纪志国:“能去和他掰掰手腕也好,能让你有所长进。相比于景山,你少了点东西。”虽然对立,纪老依旧欣赏陈景山,自家儿子比不上陈景山也是不争的事实。纪志国虽然比很多人强,可相较陈景山而言,眼界、手腕、一往无前的霸气都稍逊一筹。

    纪志国微微皱眉,心里有些不服,沉声道:“我也正有此意。”

    纪老笑而不语,若早有此意就不止于此了。纪志国以往在他看来,太怂了。

    今天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发生了什么也都了解,根本没必要多说,三言两语间便把这件重要的事情定下。

    “对了,你们是不是和那个叫蒋长英的,有些关系。”纪志国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问道。

    凌飞眉眼一动:“不错,怎么了。”

    “那个蒋长英你们小心点,最近他和莫家之人交往过密,与言正霆也暧昧不清。”纪志国的情报明显比凌飞他们更加出色,了解到的东西江北泷都没有收集到。

    凌飞眯眼,果然,蒋长英!这家伙就不是省油的灯,现在出了情况第一个中止合作,后面落井下石的可能性可不小。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