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彦报警,凌飞则是给纪志国打了个电话,让他好好处理这个人渣。这种小忙就是一个电话的事,纪志国自是答应。其实凌飞不给纪志国打电话都没事,于连成这种罪,少说三年起步,还都是小孩,肯定考虑从重处罚。

    于连成好不容易才喘匀了气,眼中怨恨,厉声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等你从监狱里出来再和我说这话。”凌飞淡淡道。

    下面的下豆丁看着凌飞眼睛发亮,他觉得凌飞好帅啊!这么厉害的于连成他一只手都能对付。他心里砰砰直跳,下定了某个决定。

    没多久警察到了,于连成反抗着,却没有任何作用,让警察压着出去。

    于连成愤怒看向二楼,怒吼道:“老头,我恨你一辈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抛弃了我,现在我用你点钱而已,你竟然要把你的亲生儿子送进警察局,你这种人活该断子绝孙!”

    如此恶毒的话让任嫣然大为恼怒:“亲生儿子?你不过是院长捡来的而已,院长天大的善心才把你这种白眼狼收养。毫无血缘关系院长还找了你这么多年,回来后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还剥削院长。现在竟然说出这种丧心病狂的话,你真是一个人渣!”

    旁边的警察听到这话对示意眼,看向于连成的眼神更加厌恶,狼心狗肺的东西。

    而于连成却是怔住,他瞪大了眼睛:“他,他不是我……我,父亲?”

    “院长对你仁至义尽了,你不配当院长的儿子,院长也不需要你。”任嫣然望着旁边的孩子们,目光变得柔和,“他已经有了几十个可爱的孙子孙女,足矣。”

    于连成被带走了,失魂落魄的被带走,双眸无神,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有没有愧疚。自我的救赎或许就在一瞬间,但到底如何,已无人知晓。

    二楼老院长的房间里,他静静望着于连成离开,一言不发……

    而食堂这边则又是热闹起来,孩子们还小,对这样的事情没概念,即便自己被打也很快忘了疼痛,只知道有这样的事。

    四个义工倒是显得很开心,于连成这个人渣被带走他们高兴得不得了。对于于连成拿孤儿院的钱楚燕是知道一些的,所以早前在和凌飞的对话露出端倪,凌飞现在回过头来便想明白怎么回事。

    凌飞和任嫣然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旁边是可爱的孩子们。一张张灿烂的笑脸,让人心里再大的压力也消失一空。

    小豆丁在旁边时不时打量凌飞,终于打起勇气抱着自己的碗小跑到凌飞身旁。

    “哥哥。”

    凌飞扭头轻笑:“怎么了小豆丁?”

    小豆丁轻轻问道:“小豆丁能坐在你旁边吃饭吗?”

    任嫣然听后眯起笑眼:“当然可以啦。”

    小豆丁兴奋得坐下,扭过脸仰着脸望着凌飞:“哥哥,你好厉害呀,是不是会传说中的武功?”小豆丁才不笨呢,他也是看过武侠电视剧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凌飞饶有兴趣道。

    小豆丁小脸严肃道:“我想和哥哥学。”

    “哦?”凌飞侧目,“你为什么想学。”

    “保护自己。”小豆丁挺起胸膛。

    “还有呢?”

    小豆丁想了想,看了眼旁边的孩子们:“保护他们。”

    凌飞嘴角微微扬起:“好,如果你怕吃苦的话。”

    “诶,凌飞。”任嫣然忍不住唤道,“你干什么呢。”

    “无碍。”凌飞道。

    “太好了。”小豆丁很开心,握起小拳头,“我会努力的。”

    凌飞笑着摸摸他的头:“如果你有这个心,从明天开始跑三公里,一周后五公里,半个月后十公里。”

    “你疯了!”任嫣然拍了一下凌飞,“小豆丁才九岁。”

    凌飞没有管任嫣然,只是道:“你愿意受这样的苦吗?”

    小豆丁点头:“愿意。”

    “你只是个小孩子,还不明白其中的可怕,等你真的能坚持下来了让你的燕阿姨找我,我来教你。”凌飞道。

    小豆丁似懂非懂点点头:“只要我能坚持下来哥哥就能教我吗?”

    “对。”

    “我一定会坚持下来的。”小豆丁重重点头。

    小豆丁得了凌飞的应允开心了,跑过去找楚燕,让她明天早上早早叫他起来,他要跑步。

    任嫣然皱着眉头:“他太小了,这样不好吧?刚开始就三公里,一般疏于锻炼的成年人都不一定吃得消。”

    凌飞缓缓道:“如果他真想学我这一身本事,这是必须的,我当年比他的训练量高好几倍。”

    任嫣然心尖一颤:“你当时几岁?”

    “比他还小一点。”凌飞夹菜,语气平静。

    凌飞很小就被拐卖到国外,训练营中有特殊的基因药物浸泡,虽是小孩子身体素质不一定特别差。即便如此,那魔鬼般的训练量还是累死了无数人。这是第一关,从一开始就死去的孩子有很多。

    任嫣然眼中一呃,比小豆丁还小,训练量好几倍?还要不要命了?凌飞这么厉害真不是没理由,那么小的年纪竟然接受那样的训练。可是,为什么啊?那么小没必要才对。

    “凌飞,你那么小为什么……”

    “嗡……”

    任嫣然正要发问,凌飞手机震动。凌飞拿起手机一看,是林韵兮的电话。

    “接个电话。”凌飞拿着手机走出食堂,“喂,会长,怎么了?”

    林韵兮那边沉默着,凌飞心中一动:“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林韵兮此刻正从校会议室离开,走到了行政大楼楼底,望着略显阴沉的天气开了口:“你,可能要被勒令退学了。”

    “……哦。”凌飞的语气很平淡,可前头略微的停顿让林韵兮知道他的心情并非如此平静。

    林韵兮莫名地觉得心里不舒服,喉间沙哑:“我努力了,可是没用,副校长打定了注意要让你退学。”

    “因为昨天的事情?”凌飞问道。

    “嗯……”林韵兮深吸口气,“今天的副校长像是预谋而来,特意召开了校会,中途还用手段设套让校长跳。原本我以为是冲着我来,可最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你,前面都是为了这个在做铺垫。他们争辩到了现在,还是决定——退学。”

    凌飞沉默片刻;“无……”

    “对不起。”林韵兮和凌飞同时开口,她心中歉疚,如果自己昨天处理得更好一点,或许就没事;如果从一开始这个挑战就不让凌飞接下来就不会有这种事,如果……太多的如果,可惜没如果。

    太多的假设,包含着太多的无奈。林韵兮真的尽力了,可她只是个学生会长,面对那些校领导没有话语权。

    “不用说对不起,和你没关系。”凌飞道,他脑中飞速运转,没什么犹豫就将目标定在陈景山身上。新大他了解,纪老当过校长,曾经和纪老聊天也谈过一些关于新大的问题,加上林韵兮的话,综合思索之下他大致猜出七八。

    看来那日向自己示好的教务处长是纪老的人,从林韵兮的话中能知道校长也是。而副校长就是陈景山的人,这校领导内也分阵营。

    凌飞心中沉吟着,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也可以预料。纪老毕竟退休,现在陈景山如日中天,还升到中央,在他没离开的时间内,他的势力必然霸道。学校内亦然,听林韵兮之言校长还落入套中,如此结果也正常。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