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话不用说凌飞和任嫣然也能猜到了,老院长还是继续说下去,或许是为了将长久来压在心里的难受都倾吐而出吧。

    时间是个可怕的刽子手,他能斩绝一切善良,单纯的孩童,稚嫩纯真的孩子,在时间的流逝下也可能变成于连成这般丧心病狂的人。

    回来时老院长很开心,可很快什么都变味了,那就是一个人渣,吸血鬼。可出于对妻子的歉疚,认为是自己遗失了这个孩子才让妻子重病,所以他在补偿这个孩子,也可能是觉得在补偿亡妻,又或是因为对亡妻的思念,种种原因让他一再纵容于连成……

    说完后老院长老泪横流,颓然叹息。

    任嫣然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和凌飞对视一眼幽幽叹气。别人的家事是最麻烦的,根本给不了建议。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室外之人说什么都不合适。

    “你准备放任他这样?”任嫣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凌飞却不会顾忌。

    老院长张张嘴,又摇摇头,不知道。

    “你今天坚持了自我,甚至愿意卖了你最爱之人的遗物,我很钦佩。”凌飞缓缓道,“但你能坚持几次?上次你就把钱给了他。并非不信你,但这涉及到孩子们的未来,你何从保证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凌飞。”任嫣然忍不住抓住凌飞衣袖,这么对院长说话不好吧。

    老院长依旧默然。

    “如果你无法解决那就由我来解决,不过我的手法比较暴力,希望你理解。”凌飞道。

    老院长身体一颤,抬起头看着凌飞,凌飞凌厉的眼神让他无法怀疑凌飞的决心。他心中慌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闭上嘴。

    “好,我懂了。”凌飞点头,转身出去。老院长默认了!

    任嫣然不明所以,左右看了好几眼跺脚往外跑出去追凌飞。

    “凌飞,凌飞,你慢点。”任嫣然跑到凌飞身旁,“你准备干什么?”

    凌飞缓缓道:“我不知道第二次什么时候来,那就现在解决。”

    “可是,他毕竟是院长的孩子啊!”任嫣然忙道。

    凌飞凝视任嫣然:“院长并不需要他这个孩子,有几十个孙子足矣。”说罢下楼。

    任嫣然愣住片刻,想了很久点头。是的,院长早已失去那个孩子,但院长有几十个孙子孙女,这是上天给他的补偿。

    两人离开后老院长站起来,双腿发颤着走出房间走到走廊尽头,拿出钥匙开门走进那间房。房间正如任嫣然所说,是新婚摆设。

    老院长关上门坐在床沿,模糊的眼睛看着房间每一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在那台梳妆镜前他停顿片刻,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哎……”

    凌飞下楼目光四扫,他想看看那个家伙走没走,如果没走直接解决。他推测来看很可能走了,但也得抱试试看的心态。

    任嫣然走到了凌飞身旁,也看了看四处:“要不,报警吧?”

    “报警?”凌飞撇嘴,“还不如我管用。”

    “就你能。”任嫣然嘟囔一句。

    看了一圈没看到人,任嫣然道:“他应该是走了,我们先吃饭吧。”

    “嗯。”凌飞想也是,便一同走向食堂。

    食堂内孩子们并不显得闹腾,很是安静,这让任嫣然怪异,平时这么安静的吗?不会啊,以前也在饭点来过,他们都很闹腾的。细一看任嫣然面色一变,于连成竟然没走,此刻他就站在食堂前头,前头站着一位小孩子。

    任嫣然细一打量小男孩,脸上一道巴掌印,他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眼睛豆大的泪珠不断滚落,时不时抽泣几下,却丝毫声音都不敢发出,旁边的楚燕一脸怒色盯着于连成。

    “不是让你捡起来,你听不见吗?”于连成大声道,“小孩子要爱惜食物。”

    楚燕怒道:“于连成,差不多得了,小谦多大错你就打他。”

    “孩子小时候就要好好管教,免得长大后变坏。”于连成一脸正气道。

    “免得长大后像你一样是吗?”这时凌飞说道。

    众人看过来,于连成看到凌飞嘴角抽了抽,可还是挺着胸膛,高声道:“教育小孩子我还是懂的,小时候孩子得挨些打,有道是棍棒底下出孝子。”

    “打一下我没意见,教育孩子适当打几下是要的。不过……”凌飞缓步前走,“那样的教育是为了孩子好,而你,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打孩子值得商榷。是因为你天性暴戾,还是因为你因为刚刚被撕破脸心中恼怒,又或者是因为被打后找孩子出气?”

    孩子们听不懂凌飞的话什么意思,可四个志愿者都听明白。他们奇怪地打量凌飞,刚刚发生什么了?

    于连成眼皮子直跳:“你什么意思?”

    “又或者是……你平时打孩子打习惯了,现在打顺手了?”凌飞继续质问,缓缓走近。

    听到这话任嫣然和那四人全都神色大变,真的假的?凌飞应该不会无的放矢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于连成有点慌了,紧忙大叫。

    凌飞侧目扫视孩子,声音放轻:“你们谁是小豆丁?可以出来一下吗?”

    人群中一位身材瘦弱的小孩子抬起头,小声道:“我是。”

    于连成神色骤变,盯着小豆丁道:“小豆丁,哥哥平时对你很好吧?你可别乱说话。”

    小豆丁身体一个瑟缩,小脸皱起来,凌飞眼睛一眯,这家伙竟然还威胁小孩子!他冷冷看着于连成:“威胁孩子,你也是够本事的。”

    “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唔!”

    只见凌飞瞬间出现在于连成身前,一把掐住他的脖颈,手指稍稍用力于连成面色涨红。双手不住拍打,可打在凌飞身上不疼不痒。

    凌飞此举让四位义工惊呼:“凌飞先生,别冲动。”

    凌飞擒着于连成,声音很轻:“小豆丁,你放心,他不敢打你,哥哥要打他和打狗一样。你不用担心他欺负你,以后我还会来,只要你告诉哥哥他欺负你,哥哥就会教训他。来,你告诉哥哥他以前有没有打你。”

    听到凌飞的话小豆丁眼睛亮起光彩,小嘴巴撅起:“有的,他经常打我,还用东西抽我,可疼了。”

    此言一出楚燕四人瞪大眼睛,任嫣然咬着牙,心中愤怒无比,人渣!

    “我以为你只是对院长勒索,没想到你竟然让还对孩子动手,真是混蛋!”楚燕低吼。

    于连成什么也辩驳不了,因为凌飞掐着他,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小豆丁说完后一些孩子陆续站起来。

    “他也打我了。”

    “我看见了,那天他还打天天。”

    “嗯嗯,可坏了,我也看见了。”

    这一看至少有七八位被打过,还有一位翻起衣服,身上都是红印子。

    “该死!”张彦忍不住怒吼,攥紧拳头,眼睛都红了。这些孩子被父母遗弃已经够可怜,没想到这个混蛋还能下得去手,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人渣。

    凌飞眼眸冷厉:“你说,你想怎么死?哪只手打了废掉哪只手你看怎么样?如果两脚也用上了,我给你截肢。”

    于连成翻着眼白,什么都说不来,窒息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和地府只有一步之遥。

    “哼。”凌飞冷哼一声将于连成松开,狠狠一踹于连成跟只虾米一样撞在墙上。于连成全身软倒,和一条软骨动物一样,一点力都发不出。

    凌飞皱眉:“叫警察。”不是他不想动手,可这里太多孩子,他不能乱来,容易给孩子留下阴影。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