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院长有一位接发妻子,两人很相爱,但是结发妻子因病不能生育,两人就领养了一个孩子。对孩子两人视若己出,可好景不长,没几年,孩子让人贩子拐卖走,留下伤心欲绝的二老。

    结发妻子抑郁成疾,老院长守在身边,数十年如一日。终于,结发妻子还是撒手离去,只剩下孤独一人的老院长。

    老院长独处几年后将这里变成一个孤儿院,收养孤儿。这也是结发妻子的遗愿,愿多做好事保佑那位被人贩子带走的孩子能一世平安;也愿世界上少一些可怜的孩子们。

    “楼上有一个房间,从来没人去过。”任嫣然轻声道,“那是老院长和她妻子的房间,老院长没住在里面,他偶尔想起妻子的时候会进那个房间,一坐就是半天。”

    凌飞沉默着,每个人都有一段自己的人生,任何匆匆走过的人都有各自的故事。不论是大奸大恶之徒,还是频行善举的大善人,又或是普普通通度过一生的普通人,都有各自的生活,他是你人生的过客,却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就是这里了。”两人不知不觉到了二楼,看到一件关着的门,门上还贴着已然褪色的红双喜字。

    “听说……”任嫣然眼中波光潋滟,“在院长妻子去世前一天,老院长和妻子又结了一次婚,我没去过房间里,但听楚燕姐说,里面的摆设还是那天的。”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凄美的故事让任嫣然这般感性的人眼中早已蓄满泪花,晶莹闪烁。那是位伟大的老人,更是位让人钦佩的丈夫。

    凌飞脑中回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位老人,略微不修边幅的胡子,满脸沧桑爬满皱纹,眼神很温柔。那样的温柔,他的妻子应该很幸福吧。他想到了自己,曾经的他看着那个女人是否也这样温柔?应该是吧,可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她还会背叛他?

    任嫣然深吸口气让自己情绪平缓下来,她心中默默在想,自己未来会不会和凌飞在一起。如果在一起,他和自己会怎么走到生命的尽头,是和老院长的结发妻子一样相爱一世吗?好让人羡慕期待的爱情啊……

    “我们下去吧,应该差不多了。”任嫣然撑起笑容,依旧美丽无双。

    “嗯。”凌飞看似平静,可他的内心却不如他的表情平静……

    两人从旁边准备走下去,突然听到楼梯口房间里一声低吼:“你别太过分了!”

    凌飞和任嫣然都停住,对视一眼,似乎是老院长的声音。

    “嗬,过分?我会有你过分?如果你……”于连成的声音也在其中传来,“赶紧把钱给我!”

    中间有一段太含糊,两人听不清楚。下意识地两人都靠近门口,详细听着里面的情况。

    “不能给,这是孩子们的钱,不是我的!我的钱已经全都给你,他们的不行!”老院长语气坚决。

    “呵呵,不行?不行你上次还不是给过一次,再给一次又何妨。”于连成语气讥诮。

    老院长那边呃住,半晌没发言,许久才道:“是,我是给了你,所以我把老婆子的珍贵遗物卖了,就是为了补那个缺口。现在,绝无二例!”

    “老家伙,我上次管你要你不是藏得跟宝贝似的,这回竟然卖了?哈哈哈。还以为你有多爱你的妻子,全都是凹人设吧?嗤。”

    老院长又沉默了片刻:“逝者已矣,与其追思过往,不如让孩子们过得更好一点。”

    “装什么装,给我点钱能怎么样?那些富翁给那么多钱,给我一点饿不死那群小子。”

    “绝对不行!”老院长语气坚肯,“可一不可再二,我早前鬼迷了心窍才会给你钱。”

    “糟老头子,你给不给!”

    “不能给!”

    “好,你不给我现在就去把你珍爱的房间拆了!”

    “你敢!”老院长厉声喝道。

    “你看我敢不敢。”于连成冷笑着。

    “遭天杀的,你要是,要是,要是……咳咳咳。”老院长剧烈咳嗽。

    “给不给?”

    “不,不能给!咳咳咳……”老院长咳嗽更加剧烈,“小六子得病了,很严重的病,咳咳,我,我绝对不会给你。”

    “呵呵。”于连成冷笑连连,“我现在就去拆了!”

    “你、你!咳咳咳……”

    于连成脚步声逼近,咔哒一声打开门。冷笑连连的于连成冷笑还霎时间僵在脸上,看着门外一男一女整个人怔住。

    老院长也发觉不对劲,一扭头看到凌飞和任嫣然,他张张嘴苦涩一笑,老泪纵横。

    任嫣然咬牙切齿,那翦秋水中怒火直燃,恨不得杀了于连成。还好刚刚雅妍没跟着上来,如果她说了于连成还打小孩的事,她会怎么想?

    任嫣然万万没想到,这位平时看起来儒雅的男人这么恶心!还以为义工都是好人,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

    凌飞眸光幽冷,这个人渣。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好人,可也比不过这个人的恶心,这种钱也敢拿,也不怕遭天谴。

    于连成整个人半天没缓过神,他是个伪善者,并非真小人,如果是真小人就不会特意这样伪装。真小人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伪善者尤重脸面,现在他的脸皮被掀开,无地自容,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凌飞缓步上前,攥紧拳头,他从不不为无关人等出头,除非那人冒犯到他或是他身边的人。但是,今天他第一次想为无关之人动手。

    于连成僵住许久的脸庞慢慢变得扭曲,既然被发现,那就无需隐藏!

    “听到了么?呵呵。”于连成看了眼面色铁青的女人,“嫣然,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因为你最蠢,总会捐很多钱。你这种有钱的女人,如果我能追到手,一辈子都不用奋斗了。”

    任嫣然脸色冰冷:“人渣!”

    于连成笑了:“随你怎么说。唔,说个题外话,这个男人……”他看了眼凌飞,“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你……”

    砰!

    凌飞一记重拳砸在于连成脸上,于连成砰地一声撞在门上,声音之大把老院长吓了一跳,他急忙跑过来,又像是想到什么止住步伐,看着地上的于连成神色复杂。

    于连成没想到凌飞竟然会动手,怒吼一声站起来想要反击,可他那手脚在凌飞看来就和小孩子玩似的,随手一拂一扯一推,于连成又撞在旁边墙上。

    凌飞举起拳头就要给于连成一记重拳,这时老院长却喊道:“小兄弟,手下留情。”

    任嫣然不解扭头:“院长,他……”扭头看到的是老泪纵横的老院长,面色挣扎痛苦。凌飞也看见,所以他犹豫了。

    “滚吧。”凌飞还是收手,淡淡道。

    于连成咬着牙冷冷扫了眼老院长:“很好,你们……”

    “滚。”凌飞扫过眼,凌厉的眼神让于连成一个瑟缩,转身就走。

    任嫣然抿嘴走进房间,忍不住问道:“院长,您怎么还帮他啊!”

    老院长满脸苦涩,幽幽叹息:“因为,他是我儿子啊。”

    凌飞一顿,儿子?莫非……

    “院长,您不是没有孩子吗?咦,等等,难道是?”任嫣然也想到。

    老院长无奈摇头:“是的,他就是曾经我领养又被人贩子拐卖的那个孩子。”

    凌飞双手抱胸,还真是一段离奇曲折的故事。

    “当时找到他时我也不可置信。”老院长默默然,“当时是高兴的,却没想到他变成这个样子,我还以为他还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孩子……”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