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在副驾驶座坐了两分钟,扭头奇怪道;“怎么不开?”

    任嫣然正左顾右盼摸摸钥匙又摸摸手刹,听到凌飞的话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在检查。”

    “……你,该不会是不会开吧?”

    “谁说的!”任嫣然语调一下子拔高,“我可是拿了驾照的!”理直气壮的说完,又有些蔫蔫的细声嘀咕,“只是隔了有点久。”

    “你不是说前些天刚拿到?”凌飞怪了。

    任嫣然弱弱道:“科四考了才拿证,我考科四隔了科三一小段时间。”

    凌飞脑门黑线,那是一小段吗?一小段至于现在这样?

    “过来,我开。”凌飞无语道。

    任嫣然眨巴着大眼睛:“你会吗?”

    “废话。”

    “那你有证吗?”

    “没有。”

    任嫣然睁大眼睛:“没证还敢开呀你!”

    “那我们走着过去?反正我不嫌累。”凌飞瞥了眼任嫣然。

    任嫣然一听立即解开安全带下车,跑到副驾驶座。

    坐上驾驶座,凌飞轻车熟路启动车子,开出车库。任嫣然大眼睛时刻注意凌飞的操作,嗯,这波可以,哦,这个教练讲过……

    “看什么?还在学?”凌飞道。

    任嫣然脸一红扭开视线:“没有,我只是在看看你有没有不会的地方,我可以给你一点指示。”

    “……”凌飞脑门冒汗,“我真是谢谢你了,你先到驾校回炉再造一遍再和我说这话。”

    而后任嫣然还是时不时关注凌飞,看样子确实很熟练诶!可是他平常不都是走路去学校的吗?他没车?不应该啊,不是说是研一集团的老板,怎么可能会没钱。等等,没车练他是怎么这么熟练地?

    “等一下,你刚刚说你没驾照?”任嫣然想到这一点,不由问道。

    “嗯。”

    “啊!那你怎么能开车呢,不行呀。”任嫣然忙道。

    “不开让你这个有证的开?”凌飞反问。任嫣然乖乖闭上嘴……

    任嫣然报了个地点,凌飞跟着导航来到城西,这边比较僻静,远离闹市。

    城西的经济相较其他地区较为落后,新城所处的省份环山靠海,地理位置比较独特,既有发达的沿海经济区,又有较难发展的靠山区域。

    城西靠山,走到郊外便是一片青山。江南之地青山绿水,一片葱郁,这里也不例外,环境倒是不错,就是显得落后些。不过,毕竟还是新城,国内排得上号的城市,再落后也不至于差到哪去,这一块该有的楼房一应俱全。

    任嫣然指挥着凌飞往哪开,在一栋较小建筑前停下。

    “这里?”凌飞打量一遍。

    “嗯,我们下车吧。”任嫣然下车。

    从车后座拿出一袋东西任嫣然在前头领着凌飞往这栋低矮建筑走进去,凌飞走近后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孤儿院。

    凌飞心中涌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曾经的他也是孤儿吧,在训练营中度过那段岁月。

    “进来吧。”任嫣然道,“看什么呢。”

    “嗯。”

    凌飞下意识视线左右一瞥迈步走进去,这一瞥眼倏地一顿,扭头看向旁边巷子悄然隐逝的一道身影。惊鸿一瞥以他的眼力都没能看清,只是感觉那道身影隐约有些熟悉,是个女人的身影。

    看了一眼收回目光,和任嫣然刚走进去,刚进来就听到一群欢呼声。

    “嫣然姐姐来啦!”

    “然然姐姐来啦!”

    “哇,好像姐姐带了好多礼物呢!”

    一群孩子从里面跑出来,个个穿着简陋,不少人都穿着破旧的衣服。看他们的脸色大部分面黄肌瘦,由于缺乏营养而导致。

    任嫣然巧笑嫣然,笑颜如花:“雅妍,你这么又把自己弄成小花猫啦,姐姐不是和你说过女孩子要收拾得干干净净吗?”

    叫雅妍的小女孩扎着双马尾,水灵灵的大眼睛,带着婴儿肥的小脸通红,嘻嘻笑道:“不是我弄花的,是阳阳非要拉我玩泥巴。”

    任嫣然伸手点了一下雅妍的小脑袋:“就你机灵,小小年纪还会推卸责任。”

    凌飞在一旁看着,任嫣然熟悉地和每一个小孩打招呼,他心中暗自了然,任嫣然没少来福利院。

    孩子们出来没一会儿走出来四人,两男两女,都是三十多岁的人。

    “任小姐来啦。”几人笑容满面,迎着任嫣然出来。

    “这位先生是?”一位男人好奇问道。

    “是不是嫣然的男朋友啊?”一个女人揶揄笑道。

    任嫣然脸一红,偷偷看了眼凌飞:“才不是,我同学。”

    “朋友你好,我叫张彦。”一个男人笑着走过来。

    “凌飞。”凌飞颔首示意,一位孤儿院里的工作者,很难让人心生恶感,不是吗。大部分孤儿院、福利院里的工作者都是志愿者,他们不为工资,只为爱心。即便凌飞天性冷淡,也颔首以对。

    和几人没聊几句孩子们就缠着任嫣然要做游戏,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受欢迎。

    任嫣然笑得眯起笑眼,对于这些孩子她是发自心底的喜欢,她提起手中的袋子:“小朋友们,姐姐今天特意给你们带来玩具了。”

    “哇!是芭比娃娃呢!”

    “还有玩具汽车,我要!”

    “然然姐姐,给我一个好吗?”

    孩子们开心得直蹦跶,任嫣然的笑意更深:“别着急,大家都有,姐姐带了很多呢。”

    张彦几人会意上前,帮任嫣然和凌飞把玩具分给孩子们,每分发一个都叮嘱一句,不能弄坏,不然以后就不给了,适当的提醒对于孩子来说是必要的。

    拿了玩具的孩子们个个笑成一朵花,凌飞听着欢声笑语也少见地露出一抹会心微笑。纯真单纯是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能打动他的也往往是这类特性。善良、温柔、单纯、纯真……

    孩子们拿了玩具小手还拉着任嫣然不放,非要拉她玩游戏。任嫣然自不会拒绝,和他们一起闹起来。凌飞侧倚旁边柱子,静静看着笑颜如花的任嫣然,这一刻的她很美,如同童话故事中能发光的女神一样。她美丽的容颜比之她的才艺落于下层,她的才艺比起她的善良又远远不及。这样的她,才是女神。

    张彦四人相视而笑,看到凌飞和任嫣然他们都能猜到一些什么。

    张彦旁边的女人走了过来:“凌飞同学,你好,我叫楚燕。”

    凌飞微笑致意。

    “嫣然是个好女孩。”楚燕看了一眼任嫣然轻声道,“我在这里工作很久了,她来的次数仅比我们这样的人少一些,是个很善良的女孩。”

    “我知道。”凌飞声音不自觉间变柔,凝视任嫣然。

    “现在这样的女孩越来越少了。”楚燕感叹,“很多人都只是来做做样子,给了钱博个名声,带着一堆媒体记者过来,还要我们配合,嫣然这样给钱又陪孩子们玩的几乎没有。”

    凌飞微微皱眉,确实,这样的伪善者太多。不过,也好歹是给了钱吧,就等同于一场交易,他要名声,孤儿院需要钱。

    “不过好歹是会提供金钱帮助,孩子们太需要这些钱了……”说到这里楚燕突然顿了一下,不知是想到什么,话题马上转移开,“配合他们也没什么,至少能提供帮助。”

    凌飞敏感捕捉到楚燕话语中的怪异之处,却也没追问,对他而言并不感兴趣。

    “哦,说起来今天挺巧的呢。罗小姐刚走嫣然就来了,她们两个一直没碰上面我感觉是挺遗憾的。这么好的两个女孩,我觉得是应该认识一下的。”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