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校长,你什么意思?”徐修文注目。

    “我从不将某个人的话奉为圣典,圣人尚有过错,何况是人?”毕连海道,“时代不容了,当年老书记说的话现在未必受用,还是多多斟酌得好。”

    此言让会议室内哗然,林韵兮黛眉颦蹙,她发现自己卷进不得了的事情中。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眼下的场景怎能不让她猜出一二,这两个派系应该是老书记及反对老书记的两方,这两方分别以正副校长为首。于她个人而言,她倾向于老书记这边,老书记是个好官,新城能有如今他功不可没,新大能有现在他当居首功。这位老人一手托起了新城市,新城无不对他钦佩不已,林韵兮也不例外。

    “毕校长,说话可得掂量几分。”李文若眸中冷芒隐现。

    “校长认为我说错了吗?将古人言论作为圣典,一味追寻古时精气神而忽略现处时代,这是腐儒思想。腐儒思想不除,我辈再难寸进!”毕连海也是一位学者,他所言令人深思,不是简简单单的反驳,而是带着深刻意义的反问,让诸位学者型领导皆陷入思考。

    毕连海的话让场面静了静,安静的环境下林韵兮突然开口:“古为今用有何不可?”众人看了过来,林韵兮平静以对,“老书记的话我并不认为有什么错。现如今的我们正处国家的崛起阶段,我们迫切需要一股支撑我们崛起的精神,尚武之风可重拾精神信仰。”

    林韵兮的一番话让诸位领导多看了她几眼,这届的学生会长不仅有能力,思想也颇有见地。

    “呵呵。”毕连海笑了笑,“同学,你既明白古为今用,就应该明白古为今用必须弃其糟粕。”

    “老书记的思想并非糟粕,符合我们的发展。”林韵兮道,“现如今拜金主义思想盛行,扭曲了当今华夏人的精神。在如今信仰缺失的情况下,我们应该要有一种新的精神力量支托。”

    毕连海眉头一皱,这个女娃有点烦人,他看了眼自己这方的几人。

    此人会意,嗤笑一声:“嗤,一个乳臭未干的半大娃儿就竟然大谈国人精神,笑掉大牙。”

    “年轻的学生,你还小,这条路还长,你见到的还不够多,不够宽广,等你看遍了这个世界再来和我们谈论国民精神。”

    “大言不惭,可笑。”

    “嗤——”

    林韵兮抿嘴,心中默然,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李文若抬眼:“毕校长,你是认定了要勒令凌飞退学?”

    “不错!”毕连海高声道,“不然何以服众?”

    徐修文冷笑,毕连海所谓的众恐怕就是他手底下的人吧。

    “校长,刚刚你也说了要处理,该不会要食言吧?”毕连海似笑非笑道。

    李文若又一次被呃住,自己跳入套中,现在处处受掣肘。

    “校长,身为一校之长如此反复可太影响您的形象了。”毕连海又道。

    李文若面色僵着,他不能乱来,正副校长之争可是一直都在持续。毕连海能言善道,能力又强,学识也渊博,资历不比他差,若是非得再评一次他不一定能任选。

    两方的派系之争从未停歇,明争暗斗无数,凡事都的注意啊!

    “校长,凡事可得想好了再说。”毕连海小小威胁了一句。

    李文若面沉如水,缓缓道:“凌飞同学若是出事,恐怕老书记不会同意。”他准备将一切摊到明面上说,将这些都告诉毕连海,如果他敢来,那就试试看!他是说不过能说会道的毕连海,但毕连海也得有胆子来!

    不知道凌飞情况的不少,大部分人以为这次会议还是以前一样两方斗斗嘴,李文若这话说出大部分人色变。那个凌飞还和老书记有关系?

    一堆原本趾高气扬的毕连海方校领导这会儿纷纷蔫了,不由得看向毕连海。毕连海不一样,他还是那么镇定自若,淡淡而笑:“那又如何?”

    徐修文眉头皱起,看来,陈景山是给了最大的支持,毕连海竟然连老书记都不怕!估计今天凌飞难逃退学了……

    李文若眼皮一跳,陈景山已经张狂到这种程度了么?在新城竟然毫不畏惧老书记,莫家那颗大树到底是如何的枝繁叶茂啊!

    “今天,必须勒令退学!”毕连海言辞如珠,掷地有声。

    ……

    凌飞在家坐了没一会儿任嫣然来了。

    “你怎么没去上课?”凌飞问道。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任嫣然嬉笑,“你今天应该是有课才对吧,不担心辅导员点名批评你啊。”

    “无碍。”凌飞道,刚开始时他有上课的兴趣,上了几次后兴趣就消退了,现在无感。

    “你是不是不喜欢学校啊?”任嫣然道,“你经常都不去学校的样子,根本找不到你。”

    凌飞稍微想了想,微微一笑:“挺喜欢的。”

    “是吗?”

    “是。”凌飞说的是实话,他真的挺喜欢学校的。那样的环境青春洋溢、学生们风华正茂,无乱世的喧嚣,无社会的勾心斗角,最单纯美好的环境。这股单纯的气息极为吸引他,他确实很喜欢这样的地方。

    “那你都不去学校。”任嫣然嘟囔。

    凌飞淡笑:“还有两年多,有的是时间。”

    和凌飞聊了几句任嫣然发觉和以往不同,凌飞的话多了一些,不像以前那样尬聊,自己拼命找话题凌飞回答不温不火,现在可以聊得有来有回了呢!并且,凌飞的态度很不错,脸上还有笑容。

    聊着聊着任嫣然突然道:“你还记得上次去汉宫时你答应我要和我去个地方吗?”

    凌飞想了想,好像有这么一回事:“嗯。”

    凌飞承认任嫣然喜道:“你可是大男人,说了可不能食言啊!”

    “当然,怎么,你今天要去?”凌飞问道。

    任嫣然重重点头:“对。”择日不如撞日,保不准后面凌飞又有什么事去不了,今天有空就别拖了。

    “好,去哪?”凌飞今天也没事,去去无妨。

    任嫣然嘻嘻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走吧。”凌飞起身。

    “等一下,我去拿些东西,很快。”任嫣然忙道,她从学校回来马上就就来了凌飞家,东西都没准备呢。

    “去吧,我等你。”凌飞重新坐下。

    任嫣然点头,急忙跑回去,因为害怕凌飞等急了,或者是中途生出什么意外,急急忙忙把想了无数遍的东西快速整理好,提了两大袋子跑下楼。

    “诶,然然,你干什么啊?”

    任嫣然回眸一笑:“秘密哦。”

    “这孩子。”任嫣然妈妈失笑。

    凌飞看到提了两大袋子东西的任嫣然,奇怪地打量一番发现里面是很多小型的玩具。有洋娃娃,有玩具汽车,还有奥特曼什么的……

    “你带这些东西干什么?”凌飞问道。

    “帮忙拿一下嘛,好重的。”任嫣然可怜兮兮地抬起手,意思让凌飞帮忙。

    凌飞伸手接过一袋子,另一袋子任嫣然没递给凌飞,她自己也提着。

    “走吧,我们出发。”任嫣然眯起笑眼。

    两人出门,任嫣然带凌飞去了她家车库,里面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这么多东西提着走下山是不可能的!至少对任嫣然来说是这样。

    “你会开车?”凌飞好奇问道,

    “前些天刚拿到驾照。”任嫣然将东西放在车里,拿起钥匙对着凌飞晃了晃。

    “……”凌飞额头冒汗,刚拿驾照,合适吗?

    “上车!”任嫣然柔荑一挥颇具气势。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