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若陷入僵局,方才他没留心眼说出这话,跳进毕连海的套中。毕连海以有心算无心,一击即中。

    徐修文眯了眯眼,淡淡问道:“那毕校长想怎么处理呢?”

    毕连海高声道:“引发如此大的问题,还把警察招来,甚至有人受伤,造成巨大影响。最重要的是,差点毁掉新大百年名誉,这种行径绝不姑息!必须勒令退学,以儆效尤!”

    李文若嘴角一抽,老书记点名要保护的人,这毕连海也敢让他退学,好大的胆子。

    “我不同意!”李文若这边的人立即开口,老书记都特意点了凌飞,他们当然不能让凌飞随随便便退学,不然老书记那边怎么交代?

    “我也不同意,这惩罚,过了!”

    “凭什么不同意?给学校造成这样的影响,必须严惩,以儆效尤!”毕连海的人连反驳。

    “多严重的影响?到现在网上还是一片平静。”

    “李老师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在宣扬他这种行为的正确性吗?你想让别人都效仿吗?今天没出事保不准之后不会出事,万一造成影响谁来负责?你吗?”

    “一旦不处理,势必会有再一次的这种行为,长此以往出了事谁来承担!”

    “那也不是用这么过分的方法来解决!”

    两方唇qiāng舌剑,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

    凌飞睁开眼紧锁眉头,到底缺了什么,为什么就是突破不了?该死!

    华夏这个环境很安全,不像在国外战场时时刻刻都面临危险,所以对于武力的渴求并不是特别高。但是,他有渴求!他脑中闪烁着一张腼腆阳光的笑脸,那向阳而生的精神,对生命的渴求,让他心悸……

    想要救如此绝症,必须要突破到第五层,否则他没有实力施救。从安若曦母亲的电话中能得出她的病情似乎恶化了,普天之下能救她的人还有谁?

    安若曦应该是医药世家的子弟,想必认识诸多国手,他们也肯定束手无策,不然不至于安若曦还是现在这样,唯有他可以一试。

    凌飞皱着眉头,为什么就是难以突破!

    “嗡——”

    手机震动,凌飞拿起来一看,是个未知号码的电话,想了片刻凌飞接通电话:“喂。”

    “哈哈,凌飞兄弟不知道还记得我吗?”一道爽朗的笑声在凌飞耳边响起。

    有些熟悉凌飞却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你是?”

    “罗徒。”

    “嗯?”凌飞想了起来,是在丁行健的荷禹赌场碰到一位赌术高超之人,后来在薛渭水的宴会上又一次碰到。

    “是你。”凌飞微异,“你为什么有我的电话。”

    “凌飞兄,你太小看你的名气了,你的电话还真不是秘密。”罗徒笑道,“想要到并不难。”

    现在的凌飞在新城很出名,上流社会之人很多都认识了他,不认识都不行啊,都提防着凌飞,避之如猛虎。凌飞的形象是恶魔化的,名声并不好,都是凶名。

    凌飞心下了然,也明白自己在新城的情况。

    “说吧,找我什么事?”凌飞道,既然特意找他电话,应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罗徒笑着道:“你还真是个干脆的人,寒暄两句都不要啊。”

    “没这个必要,有事就说。”

    罗徒顿了片刻;“嗯,确实有事。”

    “说。”

    “数月后濠江市有一场聚会,希望能你能过来。”罗徒道。

    “濠江?去做什么?”凌飞问道,濠江赌场世界闻名,哪怕当年在国外也时常听闻。

    “赌会。”罗徒笑着道。

    凌飞眉头一挑,濠江赌场,能想到的确实没别的。

    “具体时间还未定,如果你去的话到时候详细通知你。”罗徒道。

    凌飞问道:“为什么会邀我去?”

    罗徒笑道:“那日你在荷禹赌场所为还不够吗?”

    “有什么好处?”凌飞淡淡问道,对于赌场他本就没什么兴趣。

    “好处嘛。”罗徒笑了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应该不会让你失望。”

    “能让我动心的不多。”凌飞道,“我不觉得能吸引到我。”

    罗徒想了想说道:“嗯……是一件收藏品。”

    “没兴趣。”

    “先别忙着拒绝,是一个你听了绝对感兴趣的东西。”

    “说。”

    “湛卢剑,可曾听过?”罗徒笑道。

    凌飞瞳孔一缩:“你说什么?”

    “湛卢剑!”

    湛卢剑,春秋时期欧冶子所铸。曾为赵国名将李牧佩剑,唐朝名将薛仁贵也为其主,后流传至岳飞手中,风波亭之后便消失无踪。这把剑传说很多,许多人将之神话写了不少故事,大多为虚,但剑真实存在。

    这把剑失踪近千年,从罗徒口中说出,凌飞难免惊讶。

    “你确定是真的?”凌飞表示怀疑。

    “专家鉴定,是真的。”罗徒颔首,“这是一样国宝。”

    凌飞没有过多犹豫:“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可以去看看。”

    罗徒浅笑:“好,那就说定了,到时候我通知你。”

    又和罗徒聊了一些具体问题,凌飞放下电话,眼中闪烁精光,湛卢剑,若是真的他还真想得到。红粉送佳人,宝剑赠英雄。英雄都向往一柄宝剑,凌飞不敢称自己是英雄,可对于宝剑的热忱却很足。身为一名雇佣军,当年的他自然也有自己的武器,是一柄精钢短剑。

    想到那把短剑凌飞眼前恍惚了一下,想到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那把剑,是夏娃送给他的……

    “夏娃。”凌飞呢喃了一句,想起在训练营的过往。

    良久,甩甩头将思绪抛开,轻轻一叹……

    ……

    校会议室内,关于凌飞的判决争吵已然白热化。两方各执一词,李文若这边认为并没有发生如何恶劣的影响,没必要做这么重的惩罚。而毕连海这边则是认为必须要给出惩罚,以儆效尤。并且,李文若方才入了套的那句要处理不断被拉出来说,让李文若这边有苦说不出,显然毕连海占据了上风。

    争吵了很久,李文若眉头皱了又舒,舒了又皱,终于开口:“好了,大家静一静。”

    争吵的场面缓缓安静下来,李文若盯着毕连海看了许久才道:“我刚刚想了许久,这件事真的错了吗?”

    毕连海眸光一凝,李文若想干什么?釜底抽薪?

    “校长,你认为这件事没错吗?”毕连海语气淡淡。

    李文若抬眼:“错了吗?”

    “当然错!”毕连海下重音。

    李文若摇摇头:“不,没有错。纪老书记在学校时曾说,国人尚武之风不可无。秦汉以来,唐马最盛。天子又锐志武事,遂弱西北蕃。汉唐有最盛的军马,最利的宝剑,最尚武的民风,才有了威震遐迩的汉唐帝国。少年强则国强,尚武精神是最重要根基,当代少年当有如此精神才能重现汉唐风采!”

    “你想说明什么?”毕连海淡漠道。

    “此举无过!”李文若缓缓道,“纪老书记所说,我认为很有道理。这样的行径不该遏止,应该推广,只不过是昨天出了些意外而已,不该就此遏止我们学校刚刚才有的尚武风气。”

    李文若这话让他们那边的人纷纷露出笑意,纪老书记都拉出来,看毕连海还能怎么着!

    李文若的话和昨天教务处长的话差不多,不过面对的人却不同,毕连海可不是徐良秋!

    毕连海听后面不改色,扫了眼众人目光停在李文若身上缓缓道:“老书记说的就一定是对的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