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会议室内,一位中年地中海男人坐在主位左手第一位。他闭目沉思,双手合十置于桌面,进来的校领导都会恭敬向他问好行李。

    张文若走了进来,在首位坐下,看了眼地中海男人淡淡道:“连海,今天又吹的什么风?”

    毕连海睁开眼,不大的眼睛里闪烁着阴翳之色,一张脸在这双眼睛下显得阴沉。

    “当然是说大事!”毕连海道。

    “什么大事?”

    毕连海扫了眼张文若:“待会儿你就知道。”

    张文若神色不显,心中不适,毕连海对他说话从无尊敬。

    不多时,会议室便坐满,林韵兮也来了,她坐在最末尾位置。众人议论纷纷,声音没个消停。

    毕连海见人来得差不多,手轻拍桌面:“各位,请安静。”待声音平歇,毕连海扫视众人道,“今天召大家开会主要是为了一件事,关于昨天我校发生的丑事!”

    林韵兮在下方下头一沉,果然是这事。

    张文若看了眼旁边的教务处长,教务处长对他点了点头。张文若见状心中沉吟,静静听毕连海说话。

    “天大的丑事!”毕连海脸色郑重,“连警察都来了,我们新大建校近百年来什么时候发生过这种事!”

    “毕校长,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警察都来了。”有些校领导还不知道情况。

    毕连海手指敲着桌面:“什么事?天大的事,我们学校竟然举办什么擂台赛,还有人拿刀上台,把警察都惊动过来。”

    “还有这种事!”

    “真的假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毕校长,您详细说说。”

    张文若扫了眼开口的人,一些是真不知道,还有的纯粹是毕连海的人,纯粹帮腔。

    “说什么举办擂台赛,我们是学校是武馆吗,办什么擂台赛!学校是教书育人,要学大家去武馆,来新大做什么!”毕连海义愤填膺,“竟然把警察都招来,你让新大的脸往哪搁?这是在毁坏新大的名誉!新大这些年来什么时候出过这么大的丑!”

    毕连海言之凿凿,气愤不已。

    众人议论纷纷,随着议论大家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一些清楚事情情况的也纷纷发表意见。

    “确实有些过了。”一位校领导道,“小打小闹无所谓,闹成这程度实在太过。”

    “这是怎么通过的?不知道擂台赛这种事是不被允许的吗?闹大了对我们新大影响太大了。”

    “学生会干什么吃的?这都能审核通过?”

    话题牵引到了学生会身上,林韵兮不发一言,保持沉默。

    话语导向毕连海很满意,嘴角不着痕迹牵了牵,随即高声道:“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学校会同意这种事?学生会会长呢?来了吗?”

    林韵兮缓缓站起:“毕校长。”

    “你就是学生会会长?”毕连海皱着眉头,“你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好好审核,这种事能同意吗?结果把警察都惹来,出了事你承担责任吗?”

    林韵兮平静道:“毕校长,学生之间比试是很正常一件事,这件事本来没错,只是有心人利用才造成现在的局面。”

    林韵兮竟然还敢顶嘴,毕连海眼睛一眯:“怎么,你还认为你做得正确了?”

    “不算正确,却也不能算错。”林韵兮道,面对毕连海她没有一丝畏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她从不会为了迎合上级而改变自己,她永远坚持自己,无喜无悲。

    “你还没有错!”毕校长大喝一声,“没错警察会来吗?没错警察能上我们学校来找麻烦?他们吃饱了撑的吗?”

    教务处长听得皱眉,忍不住开口道:“毕校长,这件事确实是意外。”

    “嗯?”毕校长侧目。

    “这样的擂台赛之前不是没有,只是这一次有心人动手了而已。”教务处长道,“韵兮做得很好,她第一时间控制了局面,让消息没有扩散开,一直拖到我过来。那个警察我也见了,他就是故意找事。后面的处理上韵兮也做得很好,目前为止网上没有任何关于新大的不利言论,有的只是让大家当做猎奇视频的短片,她做到了能做到的一切。”

    林韵兮看着教务处长心中微微感动,这位不苟言笑的教务处长其实是个好人,他只是表面严厉而已,说话很公正。

    毕连海眉头一皱,徐修文,这个家伙还是这么让人讨厌。但在众人面前他不能失态,沉着声音道:“她的应对确实值得称赞,但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是做法!你难道也认为她对吗?”

    毕连海瞥了眼会议室内一些人,他们会意开口。

    “徐老师,别转移话题。”

    “徐老师,问题的根源还没解决,别跑题了。”

    “事情发生后能解决固然值得称赞,可问题的产生就不需要追究了吗?”

    徐修文心中微恼,这些家伙,非要踢走一位能力强的学生会长才满意吗?

    又是帮腔的人,李文若见状适时开口:“好了好了,各位,容我说一句。”

    李文若到底是校长,说话有威慑力,他一开口场面便静下来。

    “实际上这件事并没有造成恶劣影响,到目前为止网上就如良才所说一样,一片平静。”李文若微微笑道,“惩罚,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韵兮同学虽然犯错,可也很好的解决了问题,算是将功折过。”

    李文若提出了意见,众人纷纷应和点头,表示毕竟没有发生什么事,没有追究的必要。毕连海那些帮腔的人纷纷看向他,等着他发话。

    毕连海面色为难:“既然大家都这么说就算了,但是校长,对于这件事你难道就准备这么看过去不成?什么都不处理?你认为这样的事情是正确的吗?”

    李文若一顿,认真想了想:“你想怎么处理?”

    “校长也认为有必要处理了吗?”毕连海问道。

    李文若心中怪异,毕连海有什么目的么?沉吟片刻还是道:“毕竟引发了问题,险些酿成大错,是需要处理。”

    毕连海心中暗自冷笑,上钩了,神色依旧平静:“这件事到底是造成了一定影响,我认为,罪魁祸首需要惩治。”

    教务处长皱眉道:“毕校长,你才说了韵兮的事就算了,难道要食言而肥不成?”

    “当然不是。”毕连海道,“罪魁祸首不是这位同学。”

    “不是?那是谁?”

    “一个叫凌飞的学生!”毕连海眸光一凝,说出了本次会议最重要的点!也是他特地召开会议的原因。

    “他就是这次擂台赛的主角,宣传都挂满了我们学校,真是可悲,一个学校里竟然宣传这种粗鲁野蛮的武力行为。他造成了这次事情的发生,他才是罪魁祸首!”

    凌飞二字念出会议室徒然一静,李文若徐修文等几人对视几眼,他们都是新年去拜访纪老的人,在纪老口中听到凌飞的名字。

    李文若紧盯毕连海,曾经有传闻毕连海和陈景山走得近,加之从老书记口中听到凌飞的名字后他经过的调查,自然清楚凌飞和陈景山之间的一些情况。现在已经很明显,毕连海是冲着凌飞来的!今天铺垫这么多,最后还给他下了套,原来就是了凌飞!最后变着法问他该不该处理,原来是在这等着他。他没留心眼说了句应该处理,落入圈套!

    好一个毕连海!

    林韵兮黛眉颦蹙,又是冲凌飞来的。昨天的事她也猜到可能是冲凌飞而来,今天毕校长也这样,她不禁忧虑,他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校长,你刚刚说了要处理,该不会食言吧?”毕连海脸色浮着淡淡冷笑之意,这可是你自己咬钩,怪不得别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