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丁酒店的经理,光是奥斯丁三个字就把地位拔高一筹,闫正芳这样的人即便面对言正霆蒋长英之流也不会虚,要知道奥斯丁酒店背后可是凌家!身份地位确实不如后者,可他的底子却厚得吓人。

    闫正芳对凌飞的尊敬让许多人暗自猜测,凌飞能在陈景山的威压下还一点事没有,果然是背后有势力。

    郭绍辉虽然为人狂妄人品也差,可脑子却不傻,听到闫正芳的话他就知道自己真的踢到铁板了。单单一个您字,他拍马都及不上。

    奥斯丁酒店明文规定不能闹事,可看现在闫正芳的样子,恐怕凌飞把自己杀了他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

    郭绍辉心中叫苦,为什么惹上这种人,早该想到这个女人好歹是唐仲英的女儿,她的眼光绝不会差了。

    “既然是,不该好好处理一下?”凌飞瞥眼郭绍辉。

    闫正芳笑眯眯地:“那是自然,来人,把他们几个清理出去。”

    “是!”跟来的保安直接把郭绍辉等人拖出去,这批保安也是生面孔,看来闫正芳当了新城奥斯丁酒店经理之后把保安都换了一批。

    “各位,都散了吧。”闫正芳淡笑着对门外众人道。

    也没热闹好看,门外之人纷纷离开,房间里只剩下凌飞四人。

    “哇,姐夫,你好厉害啊。”王小凡眼前大亮,“你是不是会武功啊,教我好不好。”

    唐娉婉板着脸:“教什么武功,给我回去,明天我就帮你订机票送你回家。”

    王小凡满脸沮丧:“啊,表姐,我才来几天啊,多玩玩再回去好吧。”

    “不行!”唐娉婉语气坚决。

    “呜呜……姐夫,你劝劝表姐好不好?”王小凡倒是自来熟,直接让凌飞求情,分明才和凌飞见过两次面。

    “听你表姐的。”凌飞淡笑道。

    闫正芳不时打量唐娉婉,心中想法频生,他笑着道:“您能和我单独谈谈吗?”

    “没空。”凌飞直接拒绝。

    闫正芳一呃,随即苦笑:“事情很重要,关乎您的一生,我还是觉得您过来详谈比较好。”

    凌飞眉头不着痕迹皱了皱,莫不是上次闫正芳所说的婚事?

    “婉儿,你先带他回去。”凌飞道。

    唐娉婉也猜到两人之间可能有些情况,点头带着王小凡离开。咔哒一声,门带上,房间里只剩凌飞闫正芳两人。

    闫正芳舒了口气:“小少爷……”

    “别这么说称呼我。”凌飞淡漠道,“我和凌家没有关系。”

    闫正芳苦笑一声:“血浓于水,您就是啊。”

    凌飞冷冷扫了他一眼:“有什么正事直说,我不需要你和我扯这些。”

    闫正芳微微肃容,停顿了一下道:“上面来了消息,通知我让您尽快去燕京。”

    凌飞冷笑一声:“就这事?回他们,看老子心情。”

    言毕凌飞转身出去,摔门而出。

    砰地一声巨响,闫正芳皱眉,不去么?

    作为奥斯丁酒店的经理,他可以算是凌家在新城的半个代言人,新城这边有事他需要负责。通知凌飞让他入京是他的任务,如果凌飞不去,他是需要负责任的。

    凌飞不去也在意料之中,想办法让凌飞去是他一定要做的事,否则上面责怪下来,他也担不住。凌飞的婚事是目前凌家一项重大事宜,他可没胆子破坏。

    但是,怎么让凌飞去是一大难题。凌飞摆明了对凌家没好感,现在在新城顺风顺水,凭什么去新城找不自在?和一个从未谋面的人结婚,而且老婆还很可能是一个残障人士。

    想着想着闫正芳皱眉,很难办。来硬的叫上几十个人都不一定能动得了凌飞,来软的他那样子像是心软的人吗?

    闫正芳想了许久揉揉眉心,真的很麻烦。如果说凌飞是一般人他还能动武,谁知道凌飞从小学的武,几十个人估计都近不了身。

    “麻烦,得好好斟酌。”

    今天的事本来是一个机会,恰好有人惹到凌飞头上,他想借此机会来演一出帮忙的戏,让凌飞对他有点好感。不过目前来看没他什么事,他来得晚了点,如果是他进来阻止郭绍辉,那可能就不一样了。只要能让凌飞对他有好感,之后的事情会简单一些,不论是让凌飞入京的事,还是未来自己另谋出路进研一的铺垫。

    现在只能另想他法。

    ……

    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让凌飞这样的人也有些乏了,晚上没有修炼,而是进行了睡眠。

    这一夜,汹涌的暗流在酝酿,在涌动……

    第二天,凌飞没去学校而是在家苦修归一决,他很想突破到第五层,可不管怎么样也做不到。上一世的他是那么轻松就突破,这一世卡了他很久,也不知怎么回事。前世突破过一次,所有感觉他都记得,可为什么现在就是突破不了?

    凌飞在家时,新城大学即将召开一次重大会议,学生会长林韵兮也被邀请参加会议。

    “会长,学校要你去开会。”陈静对林韵兮道。

    林韵兮微异:“我?”

    “嗯,在校会议室。”

    这让林韵兮心下一沉,有情况吗?校会议室开会一般都是讨论很重要的事。昨天刚刚擂台赛比完,今天就要开会,还特意要她与会,不难猜想其中联系。这样的会议林韵兮没参加过,会让她来,充分说明情况的严重性。

    昨天的擂台赛说是别人来找麻烦,可大家心里都清楚怎么一回事,这次的擂台赛确实过火了。谁也想不到竟然会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一个个还真刀真qiāng上阵。

    学校会有警告在林韵兮意料之内,去校会议室开会,倒是有些出乎预料。

    仅仅是给警告么?林韵兮皱眉,恐怕没那么简单。这种事往往就是上级找人谈话,最多给个处分,让她去会议室绝不可能只是警告。

    ……

    新城大学校长张文若坐在办公桌前皱眉:“毕连海什么意思?”

    男秘书在旁边摇着头:“不知道,突然就通知所有校领导开会了。”

    张文若目光悠悠,新大很大,其中也分派系,并非铁桶一团。自从纪老成为新大校长后新大内也出现了派系之风,大部分人是纪老这边,另外一部分则是站在纪老政敌那边的。

    一所顶尖高校的重要性政客们认得很清,顶尖高校出来的学子若是从政,必然能爬到比较高的位置。你不得不承认优质学校输出的学生质量也是优质的,这样一批学子,是未来的生力军。若你是新大校长,等同于他们便是你的派系之人。不管纪老有没有这种心思,可无疑的,那群人和纪老关系必定很好。

    校友关系、战友关系、朋友关系、亲戚关系,这些是牢靠的联系。对手们自然不会让纪老如意,所以纷纷入手,最终形成派系之分。

    当初纪老在学校时其他派系弱小不成气候,随着纪老的辞离其他派系渐渐壮大,现在那些派系仍旧势弱,却也不差。

    张文若是纪老这边的人,而毕连海则是另外一边。现在毕连海突然提出召开会议,不由让人深思。

    “走,看看他想搞什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