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新大学生也都不是傻瓜,徐良秋的举动他们很清楚知道是什么目的,这时候纷纷起哄起来。

    “嘿,不是来势汹汹的么,现在怎么不凶了?”

    “大尾巴狼装不起来了。”

    “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想来弄大,分明没安好心。”

    徐良秋攥紧拳头,盯着凌飞看了很久,冷哼一声:“走!”

    片刻不停留,徐良秋转身就走。今天的铩羽而归他万万没想到,本以为十拿九稳才毛遂自荐。但结果却是这样……他很想抓凌飞,可是不敢啊!即便是接上头的命令而来,他也得顾忌很多。比如说纪老书记,他绝对有理由相信纪老和新大领导关系很好,他今天在做的事是毁坏新大名誉,新大上头的人岂能坐视不理?

    从个人角度出发他也不敢彻底毁了自己的名声,很多话他也得掂量着说,这么多手机对着拍,一旦出事他将受到何等指责?工作丢都是小事,甚至私人生活都过不下去啊!

    没完成任务回去顶多是让上头教训一顿,给处分都够呛,唯一坏处就是站不了陈景山的队。可相比于做了这件事后的危机而言,可以接受。

    他只能无奈收场啊……即便灰溜溜,也比那恐怖的后果强。

    徐良秋气势汹汹的来,灰溜溜的走,让一群人大为讥笑,徐良秋只能黑着脸离去,一言不发。走远了他才敢稍微回头看凌飞,今天的事情绝不会轻了!陈景山准备动手,怎么可能是毛毛雨?

    等着吧凌飞,你一定会死!

    “学姐!”

    “九条学姐!”

    众人欢呼时九条凛再次软倒在地。

    教务处长见状忙道:“来几个女同学,把她送到医务室。”

    “徐静,刘燕燕,去。”林韵兮对身后几个学生会女同学道。

    教务处长轻轻舒了口气:“韵兮,今天你做得很好,不然我们学校麻烦就大了。”

    “可是。”林韵兮还是皱眉,“他回去之后仍有曝光新大的可能性。”

    “放心,他不敢!”教务处长言辞自信,这家伙只要不是傻到家就不会做这种事。

    林韵兮颔首。

    教务处长目光移到凌飞身上,他对眼前的年轻人有些好奇,从得到的情报和刚刚的场面来看,徐良秋似乎是在针对他。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教务处长问道。

    “凌飞。”凌飞道。教务处长的解围没让他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在他看来不解围也无碍,去了警局他倒是想看看徐良秋最后怎么收场。

    “你是凌飞!”教务处长低呼一声。那今天的事情就可以理解了,原来如此……

    “怎么了?”凌飞抬眼,林韵兮也是好奇看过来。

    教务处长露出灿烂笑容:“听过你的名字,是个好小伙,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直接和我说。”

    林韵兮奇了,笑得这么灿烂,以前都没见过啊!教务处长经常板着个脸,极少看到他笑,看到凌飞就灿烂?这得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凌飞也是奇怪,只是淡淡颔首。

    “韵兮,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我这边还有工作。”

    “好。”

    教务处长对凌飞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心中暗道,原来这就是老书记提到的人啊。

    教务处长能认识凌飞自然是因为老书记的缘故,过年他和校领导去拜访老书记,因为凌飞是新大的所以老书记就特意提了几嘴,他便记下。

    九条凛和凌飞的事情虽然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可他真没什么心思关注,自己的工作就够多了,所以第一时间没认出来,凌飞说出他的名字之后他瞬间想到。

    教务处长离开周围的学生纷纷议论。

    “那个不苟言笑的教务处长怎么对凌飞这么和颜悦色啊?”

    “绝对有py交易,绝对!”

    “确实挺奇怪的。”

    “凌飞真的挺厉害的这个人……”

    “嗯,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有点不可思议呢。”

    凌飞时常是校内学生的聊资,话题性强,个人又是带着热点体质,甭管什么是都能受到关注。想必之后凌飞又要大出名了,败尽无数武人的九条凛在他手上也走不了三招,这该是何等恐怖的人啊!

    林韵兮去忙自己的事,九条凛被送到医务室,凌飞也没什么好呆着,径直离开。

    ……

    新城大学闹的这一出涉及到的东西远超想象,不仅仅是受到新大学生的关注,还受到了武道中人的瞩目。

    现代的武道中人又不是古时候,个个手机玩得溜着呢,其中有一部分拍了视频,其视频内容就是本次擂台赛。如此恐怖的九条凛,身上负伤还能轻易制敌的九条凛,岭南连家的优秀子弟也难以力敌的九条凛,竟然这么轻松就败给一个年轻人!

    但是,在武道中大部分还是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毕竟九条凛负伤,且经过了车轮战,被击败也在情理之中。这个年轻人或许是有些实力,可要说很强?他们不认可。

    有道是同行是冤家,任何同行对于和自己相同工作的人都抱有轻蔑之心,文人相轻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凌飞以这种方法赢九条凛,更没有人认可他的实力。

    不过,凌飞在这个圈子里也算有了知名度。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陈景山,他也在关注……

    陈景山收到徐良秋没有抓到凌飞的消息已经是下午四点,他阴沉的脸让秘书胆颤。秘书心中暗道,这回徐良秋是真的凉了。

    “把张文生叫过来。”陈景山坐了很久才道。

    “是。”

    张文生是陈景山的手下,可若要详细的说,应该说是燕京莫家的人,早早就安在新城。在莫家决定力捧陈景山时,张文生便是陈景山的人了。

    目前陈景山的各种详细情报出处便来自于张文生,张文生在新城掌握的就是情报工作。

    没多久张文生走进办公室,带上了门。

    “陈书记,您找我?”张文生躬身道。

    陈景山悠悠道:“凌飞没有抓到?”

    张文生苦笑一声:“手底下那个家伙是个蠢货,胆子小瞻前顾后,顾及太多失了机会。”

    陈景山眉头一蹙,凌飞很难抓,上回老书记都亲自出马了他必须得给面子。有证据才能抓,可证据哪有这么好找,以凌飞的身手头脑,想也知道不会留证据。

    好不容易逮住这个机会,借由持械斗殴的理由抓他,没成想徐良秋如此办事不利。铁定的局面让他搞砸,让陈景山怒火中烧。

    沉默许久陈景山抬起头,面沉似水:“我如果想动新城大学一个学生,没问题吧?”

    “这是肯定的,嗯?”张文生心中一动,“陈书记,你难道是要……”

    陈景山目光幽深:“既然没办法捉拿,又确定了他是杀了莫临芪的人,那便直接动手。”

    “怎么动?”张文生问道。

    陈景山手指轻敲桌面:“不是刚刚问了你。”

    张文生脑中闪过诸多想法,从学校入手吗?

    “老书记在新大多年,因而桃李满天下,校内也有无数他的学生和提携的后辈。”张文生说道,“想要从学校内动他们的学生不容易。”

    “所以要看你们莫家。”陈景山淡淡道,“这件事着急的本就是你们,与我无关。”

    张文生犹豫许久:“如果非要动手,可以一试。”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