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韵兮很聪明,今天的擂台赛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宣传,新大那么多学生不可能消息传不出去。上面的人要知道早知道了,他们若是不允许这样的擂台赛为什么早不说?偏偏要等到现在才过来,还是直接让警察过来,目的不纯!

    再说今天的事情,能够构成问题的就是受伤和持械斗殴这两点,这两点就看对面想怎么玩了。如果不抱目的来,那什么都好说,它不会恶意攻击,就甭说造成什么影响。估计学生们会把今天对决的视频发到网上,不过没有官方的恶意通告,就不存在诋毁新大名誉的可能,仅当做趣闻、奇闻。

    但如果是恶意攻击,一切都不同。新大学生拍的视频将成为如山铁证,新大名誉受损是一定的。所以林韵兮吩咐下去的一件事就是屏蔽信号,至少先保证视频不发到网上,让她有时间去稳住局面。

    以目前情况来看,恶意的可能性很高!

    来人的目的林韵兮自然而然锁定在新大身上,不是为了恶意攻击新大,不必处心积虑等这一个月。仅仅是为了凌飞之类的某一个人,这种可能性完全被忽略,太过荒诞。

    凌飞道:“需要我帮你点什么?”

    林韵兮摇头:“不必,在没有得知对方目的情况下,做什么都没有用。”

    凌飞淡笑:“不去把那个放暗器的找到?他应该也是一个麻烦点吧?”林韵兮聪明凌飞也不笨,林韵兮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这两点他也很清楚。

    林韵兮无奈扫了眼黑压压地人群:“我当然知道,可这么多人怎么找啊。”

    “我的会长啊,你傻吗?”凌飞失笑,“往角落找啊,他不可能在人群里。”

    “嗯?”林韵兮一怔随即了然,是的,角落找啊!唐少延受了伤他那伙人怎么可能把他放在人群中推搡,现在出不去,在人群里挤只会让唐少延伤势更加严重。如果她是那伙人肯定是找个地方把唐少延放下才对,真是心态急了,这会儿脑子有些短路。

    “谢啦。”林韵兮摆手带着几个学生干事亲自行动。

    凌飞双手抱胸扫了眼人群,这么多人他也出不去了。他往窗台楼顶四处瞟,准备找个地方跳出去。不过貌似这场馆很封闭,关得紧紧地,难道只能从正面出去?

    正想着前头的人群传来阵阵喧闹,凌飞定睛看去,人群缓缓散开让出一条道,一队身穿警服的人从中走进来。

    场馆呢还留着不少人,他们见出去拥堵全都在里面等着,看到警察进来纷纷侧目。警察怎么来了?

    凌飞看见来人神色微异,在人群后方瞅了几眼,徐良秋?

    徐良秋面色有些不好看,和一众人朝着凌飞走来。凌飞见状心中暗道,果然今日之事是冲自己而来。他们进来也不找别人,就盯着他过来已经够明显。

    徐良秋心中冷笑,他倒要看看凌飞这回怎么跑!上回没有证据,可这回有!还是铁证如山,在场的上千人全都是证人。

    上回之事徐良秋得罪凌飞,凌飞和纪家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结果他回去后就被贬,成了普通警察。还写了老长的检讨书……

    这让徐良秋大为恼怒,憋着一门心思要报仇。他知道凌飞和纪家的关系,得罪他就是得罪纪家,可已经得罪了,还能怎么样?

    徐良秋想得很明白,既然得罪死就不会有和解的机会,而他也不打算和解,那么就只能和凌飞敌对。所以,找一个靠山很重要!

    陈景山无疑是极佳人选,虽说他即将赴任燕京,可这段时间保护他是足够的,在这段时间能够借由陈景山上省长赵毅羽的船,以后就算陈景山走了也能有靠山。

    但是,徐良秋很明显高估自己的地位,陈景山怎么可能瞧得上他,他就算倒贴人家都不会要。无奈只能跟在陈景山手下示好,这才勉强攀上……

    今天有了这事,徐良秋立即想到自己弟弟就在新大上学,还刚好就在场内,他便让弟弟拍下“证据”!依靠这证据他得以邀功,随即自告奋勇前来缉拿凌飞!一来是为了好好表现自己,二来也是他本来就想对凌飞动手!

    凌飞的身手他以前不知道,可现在知道了,那又如何?有身手又怎么样,他巴不得凌飞在此对他动手,袭警罪加一等!

    凌飞饶有兴趣道:“徐警官,大老远过来出了什么事?”

    徐良秋哼声道:“有人举报这里有人持械斗殴。”

    “有吗?”凌飞笑问道,“我怎么没看到。”

    徐良秋眼睛尖,一眼就看到擂台上九条凛的名刀秋水:“你当我眼睛瞎还是把我当傻子?那不是?”

    “两样都有。”凌飞耸肩。

    “你!”徐良秋着恼,冷哼一声,“进来前我刚好看到宣传海报,凌飞和九条凛的对决?你们谁是凌飞谁是九条凛?”

    “何必明知故问。”凌飞淡淡道,“在我面前还要装一波?”

    徐良秋乜眼:“你就是凌飞对吧?九条凛呢?台上那个?”徐良秋点着头,“有人举报你们持械斗殴,都带回局里去!”

    徐良秋身后几个人朝着擂台上去,另外几人围住凌飞。

    “胆子大了不少。”凌飞淡笑,“我还以为上次的事会让你有所长进,你还是这么蠢。”

    徐良秋冷眼道:“用不着凌先生费心,你该好好想想怎么和我们解释这件事比较好。”

    “解释,和谁解释呢?是你,还是你上面的人,还是……陈景山?”凌飞悠悠问道。

    “自然是和人民群众!”徐良秋高声道,“你的行为举动给人民群众造成恶劣影响,不可纵容!我不需要你的解释,你需要解释的对象是人民群众。”

    这才几天,官腔打得一溜一溜的,凌飞淡淡道:“说些花里胡哨的做什么?都心知肚明,是陈景山对吧?”

    “闭嘴,陈书记的名字岂是你乱叫的!”徐良秋喝道。

    “陈景山么?”凌飞嘴角一撇,“盯我够久,也差不多该动手了。”

    “大胆小子,把他给我押起来,带到警局。”徐良秋直接道,他显得武力就想要让凌飞拒捕袭警。

    说着几个警察就要动手。

    “住手!”一声娇吒。

    凌飞侧目,林韵兮快步走来,挡在凌飞身前,神色严肃:“警察先生,你在干什么?bào li zhi fǎ吗?”

    徐良秋皱眉:“你是谁?”

    “一个普通学生。”林韵兮平静道。

    “你最好让开点,万一伤到你可别怪我们。”徐良秋威胁之意很明显。

    林韵兮盯着徐良秋缓缓道:“你在威胁群众?”

    徐良秋眯眼:“小姑娘,让开点,妨碍公务一并抓走!”仰首对几位警察喝道,“磨磨蹭蹭干什么,抓走!”

    “你敢!”林韵兮声调拔高。

    徐良秋看着林韵兮语调一下子变得冰冷:“小女娃,你识相点,别惹祸上身。把这两个给我带走!”

    几位警察上前欲抓,凌飞眼睛微眯,欲动手。

    林韵兮高声道:“警察先生,该识相的是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六十条,行政机关违法实行检查措施或者执行措施,给公民人身或者财产造成损害、给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予以赔偿,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简言之,你若是bào li zhi fǎ,轻则行政处罚,重则追究刑事责任!”

    徐良秋紧盯林韵兮,眉头皱起,哪来的麻烦女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