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擂台赛终于画下句号,武人们铩羽而归。或许还有一些不弱于连云飞的人存在,可现在已经不可能去挑战九条凛。有这种实力的人,人品不至于差到那种程度。那些想占小便宜的例如老山之类的人只得悻悻而归,也不好出手。

    至于那些想报仇的也只能恨恨记下凌飞的脸,等待机会报仇。凌飞的上台才是终结这场擂台的关键,他强大的武力让那些想报仇的人没胆子上台。不要怀疑那些人不会做下作之事,像唐少延这样疯狂的人未必没有第二个,如果凌飞不在,他们肯定上来。

    新大学生们神色各异,大部分是兴奋的,大声聊着今天不同凡响的见闻,他们的世界观在发生改变,见识到了他们以前没有见过的层面。

    唐少延那边的人纷纷上台把他拉走,片刻不停留,唐少延的行径让他们也脸上无光。

    擂台赛结束,大家开始退场。

    凌飞抱着九条凛没有离开,而是把他放下,拉出她的手臂开始诊脉。

    藤原建一和铃木彦之纷纷跳上台来,藤原建一对凌飞呵斥道:“你在干什么?”

    “不想她死就给我闭嘴。”凌飞淡淡道。

    “混蛋,你要是敢伤了九条学姐,我让你……”

    “你想死?”凌飞转过头,眼神冰冷。藤原建一看得眼皮子直跳,闭上嘴巴不敢再说话。

    铃木彦之一直沉默着,看着凌飞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刚刚九条凛陷入绝境时他也想出手的,可是让凌飞抢了先,虽说他出手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九条凛是他喜欢的人,看到凌飞抱着九条凛他自然大为恼火。可是,凌飞是一名中医他是知道的,凌飞在治疗九条凛他能说什么?

    凌飞拉起九条凛宽松的道场服,露出青黑的手臂。看起来比方才更加严重,即便是小明心手稍作调理,也捱不住九条凛如此战斗。

    凌飞伸手在怀间一摸,巴掌大的金色盒子出现在手上,这是妙手仁心比赛的奖励。摸出几根金针,飞速扎在九条凛手臂之上。

    然后凌飞抓起地上九条凛的秋水,对准九条凛发黑的伤口处就要割下。

    “你干什么!”藤原建一大喊,凌飞这样子像是要砍了九条凛的手臂一样。

    “我让你闭嘴你听不懂吗!”凌飞扭过脸冷眼,“她如果救不回来,你负全责。”

    铃木彦之拉住藤原建一:“让他治。”

    “可是。”

    “没有可是,他是医生我们不是,只能信他。”铃木彦之道。

    藤原建一眉头紧皱,闷哼一声。

    凌飞割开九条凛伤口处,黑血在她手臂处咕咕冒出。然后将九条凛扶起,盘坐在地,他转到九条凛身后,双手化作幻影飞速点在九条凛背后。

    凌飞的举动让很多离开的人都重新注目,对于凌飞的举动他们大为好奇。

    “他在给九条凛治病吗?”

    “好像是。”

    “嘿嘿,暖床丫头呢,可不能让她有事。”

    林韵兮则是黛眉颦蹙,望着大门处往外离开的众人,他们,出得去吗?

    “徐静,打电话通知学校。张洋,通知旭辉他们,开干扰屏蔽信号,待会儿的事可能很麻烦……”林韵兮一条条吩咐下去,她预感到大事不妙。当她看到持武器上台比赛时她就有这种模糊预感,现在预感成真了。

    林韵兮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情况一定要稳住。她没能量解决这等大事,却有能力稳住局面把事情交给上方处理。她是新大学生会会长,她要做的事是一定确保新大声名!

    身边七八位学生会干事都吩咐下去,林韵兮看向凌飞,她心中不妙预感的源头来源于凌飞。凌飞这个人就仿佛是一个变量因素,什么事情只要牵扯到凌飞都会变得乱七八糟。

    九条凛的伤凌飞在治,应该不会有大碍,凌飞的医术她在电视上也看到,她相信凌飞。九条凛无碍的话能让情况稍微乐观点,如果现在出现意外伤亡,那麻烦就大了。

    “等等,那个放暗器的呢!”林韵兮想到唐少延,她面色一变,只要有一个人出现伤亡情况对于新大而言都是大不妙。

    她目光四扫,没有找到人影!该死,哪去了。

    凌飞长舒口气将九条凛放平,她受伤的黑血还在往外冒。他就在旁边盯着,看黑血慢慢流出,流速很慢,且只有黑浓血流出。三分钟后,流出的血液渐渐变清,不再是浑浊黑血。

    凌飞看了眼四周脱下外套,撕成一条条,拔出金针而后替九条凛将手臂包扎起来。

    做好这些凌飞收起金针盒,缓缓起身:“回去后让她静养几天,以她的身体素质很快能恢复如初。”

    铃木彦之看着凌飞许久躬身:“谢谢。”

    凌飞淡淡道:“她是我暖床丫头,需要你说什么谢谢。”

    铃木彦之脸色一僵,怒火有点往上冲,这家伙就是这么讨人厌!不过凌飞确实救了九条凛,他不能说些什么。

    藤原建一一直都很讨厌凌飞,现在也低头道了句谢。

    凌飞转身准备下擂台,一看乌泱泱的一区人还挤在门口,他眉头一皱,这都多久了?还没出去?大门口再小也不至于这么久大半人还在场馆内出不去。

    凌飞看了眼面色严峻的林韵兮心中一动,走到她旁边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事了?”

    林韵兮沉重点头:“嗯,外面让警察包围了,所有人出不去。”

    “警察?”凌飞好似想到了什么。

    “对。”林韵兮神情严肃,今天的事恐怕有些严重。她思考了半天,今天有罪过无非两点,一个是受伤情况,另一个是武器比斗。

    受伤情况九条凛应该无碍了,可那个唐少延不知所踪,是个麻烦。受伤的事在警方那边是追究责任,对于新大而言就影响很大了,尤其是消息传出之后,毕竟这场擂台赛是她允许且组织的。

    拿武器的问题比较大,往大了说就是持械斗殴,学法学的她很清楚其中罪行,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你可以反驳是擂台比斗,可也得看来人是冲着什么样的目的而来,人家非要说你是持械斗殴,那就有得闹了……

    最后可能是新大说得赢,可事情已经发生影响已经扩大,对于新大而言已经造成损失!

    凌飞望着挤在外头出不去的学生和武人们,他心中沉吟,新城想要对他动手的人很多,就连市委书记陈景山也和他有仇,今天这件事冲他而来的可能性是有的。

    “外头情况怎么样?”凌飞问道。

    “刚刚起了冲突,那些校外的人比较冲动,可警察们全副武装还带了qiāng,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僵持住了。”林韵兮道。

    “警察的目的是什么?”

    “目前不知道,两方都堵在门口,进不来也出不去。”林韵兮道。

    凌飞看着林韵兮:“那你准备怎么办?闹出这么大的事对你来说才是大问题吧。”

    是的,对她来说才是大问题啊!她是学生会长,如果事情解决不了,要追究的是她的责任。

    林韵兮凝眸:“问题关键点不在于我们,而在于对方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这件事可大可小,他们无意闹事的话解决很轻松。不过……”

    “他们很大概率是抱着目的而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