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凛的人生词典中无退后二字,且已放下豪言,更无退后之想。虽说这些话是铃木彦之两人放下,可他们不是自己这方的人吗?她不愿辩解,也不想辩解,要挑战来便是!

    凌飞摇摇头,这女人挺倔强的。

    “伸手。”凌飞道。

    “嗯?”九条凛看过来。

    “我让你伸手,你中文说的不错,听不懂吗?”凌飞道。

    九条凛不明所以,可还是伸出左手。凌飞抓住她的手腕,肤如凝脂,握上去滑腻柔软。凌飞铁骨扇反握,食拇二指并起作剑诀状飞速点在九条凛左臂数处穴位。

    “你们磨磨蹭蹭干什么!”看到凌飞的动作唐少延心中不妙,立即喝道。

    “最多半个小时,好自为之。”凌飞松开她的手,转身下擂台,在林韵兮那翻身下来。

    九条凛眼中闪过异色,她发现自己方才麻痒难当丝毫气力都使不出的左臂有了知觉,不过身体的疲惫却消不去。但,这也够了!

    九条凛凝视凌飞翻身下去的背影,这就是他的医术么?

    唐少延迫不及待上了台,皱着眉头不时看向凌飞,他刚刚做了什么?好像在九条凛手上点了几下,点穴?难道是治疗九条凛?

    唐少延嘴角一撇,那可是唐门秘毒!他承认凌飞身手很强,可那是毒药,术业有专攻,凌飞想治好根本不可能,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来吧!”唐少延喝道,他不想浪费时间让九条凛有恢复体力的机会。

    九条凛身体仍有些站不稳,手中的秋水却没有丝毫晃动的痕迹。

    “我是唐门的,用些暗器你不反对吧?”唐少延淡笑道。

    九条凛颔首,上回那个也一样。

    唐少延眼中闪过精光:“那就开始了。”

    台下林韵兮对凌飞问道:“你刚刚做了什么?”

    “压制一下毒性,不然可没得打。”凌飞摇头,“这女人倔的跟头牛一样,哦,会长也这样。”

    林韵兮瞪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凌飞哈哈一笑。

    “赢了她很高兴吧。”林韵兮扭头看向台上,眼角瞥着凌飞。

    “还行。”

    “恐怕是乐疯了吧,多了个暖床丫头还不知道得多开心,是吧凌大医生。”林韵兮淡淡道。

    “咦?”凌飞轻咦一声打量着林韵兮,嘴角微牵,“我说会长,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滚!”林韵兮甩头,看都不看凌飞,耳根处却爬上红润。

    周围那些学生会成员揶揄不已,却不敢开玩笑,凌飞有点太强了,让他们望而生畏,心中有怯自然不敢乱开玩笑。

    林韵兮看着负伤又体力透支的九条凛,黛眉颦蹙,非得这样吗?太要强了,确实和自己有点像……

    擂台之上唐少延发起进攻,他并没有直接用暗器,而是持剑与九条凛拼斗。唐门以暗器毒药出名,门下之人并非只会这些,唐少延其实更擅长用剑。

    ……

    此刻,陈景山办公室内。

    嗡地一声手机响起,陈景山皱眉拿起电话,“我说了,工作时间不要打私人电话!”

    “书记,有重要情报。”

    陈景山合上文件道:“说。”

    “新城大学,目标人和一位东樱女人在打架。”

    “那又如何?”陈景山皱眉,“打架这种小事别来烦我。”

    “持械斗殴!”电话那头语调带上一丝玩味。

    “嗯?”陈景山一顿,目标人也就是凌飞!持械斗殴么……

    陈景山眸中精光一闪而逝:“说说具体情况。”

    电话那头知道陈景山会感兴趣,特意重点关注,对事情知之甚细,将情况详细报了一遍。

    听完之后陈景山神色莫名,机会,来了!

    ……

    “情况不妙。”凌飞低语。

    林韵兮紧锁眉头,不同于之前的九条凛,现在的九条凛处处处于下分,唐少延没用暗器仅靠密集的剑招就压得她喘不过气。她早前耗费太多体力,且身上有伤,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

    台下武人们沉默着,胜之不武啊。想着众多人又自嘲,他们又有什么资格评论唐少延?他们不也是冲着九条凛受伤才来,真正想要和九条凛公平对决的有几人?

    九条凛被逼到擂台边缘,负隅顽抗。台下的藤原建一脸色难看,有些后悔自己当时嚣张的做法,如果九条凛有休息时间几招就能解决了这样的货色!同时也对唐少延愤怒,这个家伙太不要脸了!

    铃木彦之蓄势待发,他随时准备上去帮忙,绝不能让九条凛出现意外!不说九条家的怒火,他心理那关就过不去。

    九条凛被逼到边沿,依旧面不改色沉着冷静。她在等待,等待一个进攻时机,用仅剩的力量发出最后进攻赢下这场对决!

    唐少延到了最后关头眼发红,急功近利想要一举将九条凛击败,剑法都有些乱了。

    九条凛眼中精光一闪,好机会!剑二!

    稀疏平常的平刺,唐少延毫不在意随手侧击,疏不料这柄刀消失眼前由旁边出现,直刺他喉间,唐少延来不及防守。

    秋水在唐少延脖颈不到一分处停下,九条凛苍白着脸:“你输了。”

    呼……九条凛身体站不住,放开架在唐少延脖子上的秋水撑在地面以保持站立。她目光扫过下方人群:“下一位。”

    “还来!”林韵兮张大嘴巴,“她疯了吧!”

    “有可能,她脑子确实……嗯?”凌飞神色一便,手中折扇摊开……

    唐少延面色狰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输了!一个随时都会倒地的九条凛他竟然打不过!

    “该死!”唐少延羞愤至极,加之哥哥被废的情况,让他恶向胆边生。在九条凛侧目望着台下时他手一晃,一把暗器出现在手中。

    “漫天花雨!”

    点点银色光华于空中划过,如同星光闪耀,却带着致命的气息。九条凛适才反应过来,抽刀想要挡下,奈何全身脱力,速度慢了许多,来不及抵挡。

    九条凛眼神壮烈而决绝,没想到会死在这里。

    台下惊呼,唐少延太不要脸了,这种情况下还偷袭!

    唐少延暗喜,得手了!

    呼——

    一道黑影掠过,在漫天银光就要穿过九条凛的身体时,黑影正好挡在前头。

    咔啷啷啷——

    密集的铁器交接声,漫天银光尽是都被这黑影挡下。定睛一瞧,原来是一把铁骨扇。

    九条凛千钧一发抓准时机,劈在铁骨扇上,铁骨扇带着银色花雨往唐少延那边飞回去。九条凛绝地拼死一搏,这回光返照的一刀威势惊人。

    巨大的力道让铁骨扇和银色花雨冲击力惊人,射向唐少延。

    唐少延惊呼:“不!”

    噗噗噗噗——

    银色花雨全都射到唐少延身上,铁骨扇锋锐的边沿划破唐少延胸腹割下一堆布料还带上一块血肉。

    “啊!”唐少延惨叫。

    “哼。”九条凛也在那头闷哼,她身体晃了晃就要从擂台栽下去。一道身影飞速掠过出现在台上,单手扶住她的腰肢。

    九条凛软倒在凌飞怀中,美眸紧闭,面色苍白如纸,嘴唇干涩发白。凌飞扶着九条凛的右臂赶到一阵湿润,九条凛的汗湿透全身。

    “你也是够犟的。”凌飞摇摇头,“不过,我还刚好就欣赏这样的人,算你命大。”

    “谢……谢……”九条凛呢喃中发出一个音节。

    凌飞看向面目全非全身是血的唐少延:“自作孽,不可活。”

    “今天就到这了,都散了吧。”凌飞眼扫全场道,淡淡的语气含着不可置疑的威严,底下武人都没几个敢和凌飞对视。

    众人面面相觑,结束了?众人一时间愣住没有动作。

    “怎么?不舍得走?还是说想挑战我?没事,我一一接着,你们来吧。”凌飞笑了,“不过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这个人出手狠辣,不会像这个女人一样仁慈。”

    台下的武人哪还敢上去挑战,且不说有没有有凌飞,就算没有也不好意思啊!九条凛都成这样了,他们还要不要脸?一些人已经开始往外挤,准备离开。

    林韵兮见状大松口气,总算结束了,这种局面不是她能掌控的。让她心中有些不甘,又无可奈何。

    “会长,不好了!”突然旁边一位学生会成员急忙道。

    “怎么了?”

    “外面来了一堆警察!”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