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前头的学生都自觉让路,到武人那里他们也不由得从众让了开来。他们心中奇怪,这又是哪门哪派的年轻人?

    凌飞走上擂台,台下新大学生猛地欢呼一声,女声尖叫凌飞的名字。

    “他是什么人?”有武人发问。

    “哪门哪派的?好像没见过,各位师兄,知不知道这号人物?”

    “不大清楚,不过,看连云飞都败了还敢上台应该挺厉害吧?”

    “嘿,这可不一定。这位师兄,你是不知道,他就是今天要和这个女人对决的人啊!”

    “嗯?海报的那个学生?不是吧?”

    “嘿嘿,这个小子还真是愣啊,该说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无知者无畏呢?”

    “普通人怎么可能看得懂,应该是无知者无畏。”

    凌飞的上台引得武人们一阵讥讽,在知道凌飞是新大学生,嗤笑之声更不加掩饰。

    手戴指虎的那群人中,老山看到凌飞像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这个小子就是今天要和九条凛挑战的人吗?哈哈哈,我之前还在想是哪个shǎ bi,没想到是他。”

    “找死吗这不是。”老山嗤笑道,“我还想好好教训这个小子,没想到他自己找死去了,嘿,省了我的工夫。”

    稍显瘦弱的男人皱皱眉,他在想一件事,为什么九条凛要和凌飞决斗?如果说凌飞只是个普通人,似乎没这个必要才是。莫不是……

    唐少延倒是松了口气,他不管什么人上去,只要能消耗一些九条凛的体力他就满意。他在赌九条凛已是强弩之末,坚持不了多久。

    九条凛秋水归鞘,平视凌飞:“新月流,九条凛,请赐教。”

    这是九条凛第一次主动开口,给予对手极大尊重,这令台下武人面露异色,这个凌飞是什么来头?真是个普通学生?九条凛方才对决那么多人都没有主动报上名过,这是唯一一次。

    “凌飞。”凌飞略微颔首。

    九条凛眸光凝实,气势十足:“武器。”九条凛想让凌飞也用武器,她一身所学都在刀上不可能放弃兵器,凌飞不用武器显得她胜之不武。

    凌飞淡笑:“不必。”

    “狂妄!”凌飞话音刚落底下一群人大声呵斥。

    “真是不要命。”

    “他以为他是谁?一个学生而已,不知天高地厚。”

    老山也是冷笑连连:“让这小子去死,管他做什么。”

    藤原建一也是讥讽:“他还真以为自己多厉害,今天让他好看。”九条凛横挑数十门派,无一败绩,大大助长他的自信心,说起话来都飘了几分。

    九条凛看了眼手中名刀秋水再次强调道:“武器!”她今天用的不是木刀,而是秋水,刀之利削铁如泥,只要碰到凌飞身上必然卸下他的肢体。

    凌飞顺着九条凛的目光看了眼她手中长刀:“好。”这柄刀似乎不一般。

    不过武器凌飞可没带,他扭头想问台下要一把,这一扭头就看到方才连云飞落在台上的铁骨扇,就它了。

    凌飞走到擂台旁蹲下拾起铁骨扇,他稍稍掂了掂,约莫有二三十斤,质地极为不同,难怪和九条凛的秋水交战上百回合分毫无损。

    凌飞竟然还捡起连云飞的武器,那些武人更为撇嘴,这种年纪的年轻人就知道出风头。须知道扇子这门武器是很难使的,连云飞是经过长久的苦练才得以掌握。至于凌飞?他们不抱希望。

    看着凌飞捡起铁骨扇九条凛弓身手握刀柄蓄势待发,气势凝聚紧盯凌飞,再度用处预剑术。上回凌飞在她看来毫无破绽,一个月来她进步很多,现在又当如何?

    凌飞很随意站着,也没见他摆出什么样的架势,铁骨扇在他手中来回把玩,似乎对于铁骨扇的兴趣比九条凛还要高。

    九条凛眼中闪过诧异,为什么?和上回截然不同,凌飞身上处处是破绽!他是没心思在比试吗?九条凛目露愠色,这是在瞧不起她?

    九条凛气势更甚几分,不再犹豫,新月居合斩!

    一道虹光惊现,比方才对决连云飞时还要快上三分,转瞬就到。虹光斩到的一瞬间,凌飞后侧半步将铁骨扇当做铁尺一般狠狠砸下。

    铛!

    铁骨扇不偏不倚正好击在秋水刀面上,九条凛手一颤,感受到一股无比巨力险些握不住秋水。凌飞一击之后哗的一声张开铁骨扇,迈前一步持扇横扫,扇沿化作利刃一般朝九条凛修长洁白的脖颈划去。

    九条凛抽刀作守势,左手握住刀身前端抵在身前。

    咔啷啷——

    铁骨扇扇沿划过秋水刀刃发出刺耳尖锐的兵器交接声,火星四溅。

    横扫让九条凛挡住,凌飞右手巧劲一旋铁骨扇绕着秋水转了过去欲要割破九条凛离得很近的脖颈。九条凛凤眸微眯,左手松开刀身看准最准确时机拍在铁骨扇最外沿扇骨,趁着铁骨扇稍微停顿下的动作抽刀后撤。

    一只大手伸出握住铁骨扇微端,手一旋置于胸前,轻轻扇了扇:“嗯,反应够快。”

    这一刻,台下静悄悄地,方才嘲讽凌飞的全都闭上嘴瞪大眼睛。这一交手九条凛便陷入下风,凌飞对于九条凛进攻时机的把握极为精妙,一扇就击中秋水刀身趁机进攻,若不是九条凛反应够快险些要了她的命。

    连云飞面色阴沉沉默不语,对方用的是他的武器,且明显比他用得更好,令他脸上无光。最要紧的是,凌飞还是一个那么年轻的人,甚至比他还年轻。输了不可怕,谁老谁尴尬。

    老山眼珠子都快瞪出来,脸色难看,他刚刚那么嘲讽凌飞,以凌飞这一手来看,随随便便都能捏死他。一瞬间他神色煞白,凌飞会不会过来报复自己啊!这一想便让他全身发抖,心惊胆战。

    “好强。”稍显瘦弱的男子沉声道,他心中暗道难怪九条凛要挑战他。看眼前的交手,九条凛指不定真会落败……

    藤原建一已经失了声,凌飞怎么可能这么厉害!铃木彦之原先对九条凛也是无脑信任,这一刻又让他想起曾经和凌飞交手时的画面。

    九条凛落下风丝毫不显沮丧,反而气势更甚,方才接连的战斗让她的气势不断凝练,这会儿仿佛是化成实质一般。

    九条凛横刀身前,樱唇轻启:“剑一,乱舞芳华!”

    九条凛持刀飞奔进攻,刀光化幻影道道晃人眼,凝练的气势给这招带来实质性的改变,剑势滔天,气势迫人!

    凌飞眼前一亮,来得好!铁骨扇合起,在千百道刀光中盯准一处挥击。

    铛!

    凌飞再一次击中秋水,不似连云飞那般疲于防守,他每次都是进攻,且直指核心。

    九条凛招式被破后立即后退,不给凌飞趁势追击的机会。拉开距离,九条凛暗暗默念:剑二!

    和剑一的花里胡哨不同,这一招仅仅是平平淡淡直刺,直击凌飞胸口。凌飞随手张开铁骨扇,抵御九条凛刺来之剑。

    “咦?”在剑刺来之时凌飞轻咦一声,眼前刺来的剑倏地在眼前消失,竟从另一处刺来,他竟来不及防守。

    剑将至,凌飞不慌不忙高抬腿一脚踢在秋水侧身,折扇竖起由上而下劈下,扇沿之锐能将九条凛胳膊卸下来。

    九条凛见势不妙,神色变得决绝,手一转正握变为反握,身体一扭避过凌飞这一扇,借由转身动作将刀于腰侧刺出,正是之前用过的招式,天地同寿!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