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凌飞早来了,他位置是在二楼的看台角落,他早想下去,奈何一个接一个的挑战,没有他出场的机会。他来的时候迟到了一小会,还没来得挤进去第一个人就开始挑战,接着就停不下来了,直到现在。

    凌飞看着连云飞摩擦着下巴:“扇子?这家伙有够装逼的,不过看实力应该还不错。”

    “这个小白脸是谁啊?还拿个扇子,真装。”那群戴着指虎的人群中老山道。

    领头那个稍显瘦弱的男人斜了眼老山:“小白脸?几个你上去都打不过他。”

    “唔?真的假的?袁飞,你可别蒙我。”老山微异。

    袁飞凝视连云飞:“岭南一个练武世家的传人,从小习武,天资极高,在岭南名头极盛,传闻他可以算是当今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几人之一。”

    老山惊异:“比得上武当那个人?”

    “传闻如此,我也不知道。”袁飞沉吟,“但是,可能性很大。”

    不止老山,这些武人里也有很多不了解连云飞的人,旁边的人纷纷给出解释,底下一阵阵的低呼讶异之声。

    台上九条凛摆起架势,称居合之势,对面的连云飞肃容,严阵以待。连云飞不会轻视九条凛,这是一位很强的对手。

    九条凛盯着连云飞良久都没有动作,她其实在进攻,只不过这进攻是无声的。这是“预剑术”,曾经在凌飞身上用过一次。

    连云飞淡定自若,手中折扇啪地一声打开,在胸前轻轻扇动,双脚微弓,看似不在意实则严阵以待。

    凌飞看到连云飞张开的扇子若有所思颔首,还以为是用来装逼,看来不是,那把扇好像不一般。不过,能将扇子使好可不容易,这是一奇门兵器,当初他也是经过苦练才摸到了点精髓。

    确实不一般,这把扇扇骨乃精钢打造,扇面材质也极为特殊,用来打斗毫无问题!

    连云飞一动不动,九条凛在捕捉破绽也不动。两人停顿许久,某一瞬间,九条凛眼前一亮右手抽刀,一刀居合,虹光乍现,若春雷乍现,极为突兀。

    连云飞面不改色,手也动了起来,只听得嗒嗒嗒之声扇面合上,握扇挡住拔刀斩。

    铛!

    九条凛的居合斩被连云飞挡下,他手腕带着巧劲一旋,“秋水”在他身前划过。

    九条凛眼眸闪过一丝讶异,反应好快,新月居合不同于别的流派,它的精髓就是一个快!比之传说中的燕返也不会相差太多,连云飞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挡下,可见一斑。

    念头只是一瞬间,九条凛下一刻挥刀再斩,新月剑术——诡刀!

    九条凛的刀仿佛是化作三道流光从不同角度方向劈来,刀势诡异,连云飞啪地一声张开折扇由下而上扇起。

    锵锵锵!

    密集的金属交接之声,一瞬间两人兵器交接数次。

    又是被挡住,九条凛目光一凝,确认了眼前之人的实力,这是一位很强的对手,不能留手!

    新月剑术——乱花吟!

    九条凛皆是密集且凌厉的进攻,连云飞手中折扇最强盾牌,一把扇子使得出神入化,时而摊开时而合并,侧击、格挡,每一次都恰到好处挡下九条凛的攻击。

    林韵兮看得有点慌,这是真武器打架啊!按理来说学校绝对不允许,这可怎么办?现在她想阻止是做不到了。

    仅仅是一会儿,九条凛和连云飞交手了数十次,一方进攻一方防守,九条凛进攻很疯狂,连云飞防守滴水不漏。

    凌飞在台上颔首,这两人实力至少五星雇佣军水准,如此年纪相当不易,当年的他在这个年纪也仅比他们强一些而已。

    九条凛的剑招偏诡异,不似华夏正常套路,连云飞密不透风的防守终于是出现问题。也是,如此疲于防守,总会被抓到破绽,所以才说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连云飞也心道不好,折扇斜扇逼退九条凛,趁机拇指一推扇骨延伸出几分长的锋锐尖端。主动发起进攻,不能再被动防守,那是慢性死亡!

    锵锵锵——

    九条凛进攻如同狂风骤雨,毫不停歇。连云飞扇也化作攻势,两人缠斗一起。

    名刀秋水与铁骨扇转瞬交手无数次,可还是能看出来连云飞处于劣势,他步步后退被逼到了边缘。

    九条凛眸光一凝,机会!新月剑术——樱花乱舞。

    道道刀光由四面八方而来,连云飞神色骤变,铁骨扇疲于防守,手臂发颤竟有些握不住折扇。倏地刀光一顿,他还来不及反应反手进攻一记芳香脚到了,狠踹他胸口,他气血未定胸口突然一窒,整个人脑袋一蒙倒飞下去,到了极限的手臂已然握不住重达数十斤的铁骨扇,铁骨扇摔在舞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砰!

    连云飞撞在人群,推着人群步步后退,脸色发白身体气血难定。他凝视舞台上的九条凛,这个女人,好强!

    台下一片哗然,连云飞竟然也输了!

    “这……他真的比肩武当那位?不是说武当那位和那个女人打了个平手吗?”

    “可能,她在经过战斗又进步了!”一人沉声道,“一月来横挑三山九水三十六门派,本就天赋出众,加上这样的战斗,肯定是进步了!”

    “嘶。”有人倒吸凉气,“如此年轻,进步速度还这么恐怖。”

    “还有人能打得过她吗?”

    唐少延面色阴沉,他在这群人中实力无疑是顶尖存在,比不上连云飞却也不会差特别远,九条凛的实力他看得更透。比起他哥哥比斗时要强了一个层次!无疑又有突破。

    “少延……”唐少延身旁那人张了张嘴,想劝唐少延,又摇摇头,他应该明白的吧。

    唐少延面部狰狞,低吼道:“她一定受伤了,一定!她一定是强弩之末!再等等,她一定撑不住了!”

    “哗!”

    整场躁动,武人们、学生们,尽皆呼喊。单从观赏性而言就很刺激不是吗?

    九条凛气势凝聚到了巅峰,整个人就如同一柄利剑,气势冲天,令人不敢直视。

    “下一位。”

    台下的武人闻言静了一静面面相觑,这种时候还有谁敢上来?

    藤原建一虽然得意兴奋,可也考虑到九条凛的状态,如此车轮战怎么都该累了吧?既然凌飞胆小不敢来那就结束了吧?

    “九条学姐,差不多结束了吧?”藤原建一对台上的九条凛喊道。

    九条凛不为所动,凌厉的美眸扫视全场,她在等凌飞!她就是为了凌飞而来,就连这一月之期也是因为凌飞,哪能轻易收手?

    预剑术第一次在一个人同龄人身上失手,哪怕是方才的连云飞,哪怕是武当那位,九条凛都能看到进攻破绽。唯有凌飞那个看似随意的男人却丝毫破绽都没有,这种感觉只有在家中长辈身上能看到,这样的人她一定要挑战!

    “学姐!”藤原建一着急,九条凛明显不愿下来,“咦?”藤原建一看到九条凛的目光在一处停下,他扭头往那边看过去。

    踏踏踏——

    一人迈着不徐不慢的脚步于一处走来,看到他wài wéi的学生们纷纷让开,喜笑颜开。因为,那是凌飞啊!也有人皱眉,看过了九条凛的身手,他们有些不再迷信凌飞,即便凌飞每一次出手都是一招制敌仍旧没信心。

    九条凛眼睛微眯,凌厉的气势再强几分,似乎凝聚成实状利剑一般。

    林韵兮也看到了凌飞,心中忧虑,和大部分学生一样,看过九条凛的身手还怎么能迷信凌飞?真的打得过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