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啦——

    衣服被撕裂开,眼前之人脸色难看。

    第七位!同样的招式,同样的落败。九条凛持刀傲立场上,神色淡淡。她没有用过第二招,这七人没有一个能逼她用出第二招。

    场下鸦雀无声,那些武人直皱眉,尤其是那些领头之人。这七人就是他们特意派上去试探的,可依旧没能探出个所以然。从表面上看,九条凛的伤似乎是好了?

    还是说,其实是强弩之末,她在硬撑?

    方才纷纷叫嚣的人都闭上嘴巴,这七人都是九条凛指定叫的最欢的人。他们生怕被九条凛叫上去丢人,方才以为她有伤才敢如此放肆,现在见识到九条凛的可怕,哪还敢上去。

    场上的武人都沉默了,可那些新大学生却没有,他们议论纷纷。议论内容两点,一是九条凛这么强凌飞能打过吗?二是,凌飞怎么还没来?

    九条凛甩刀,淡淡道:“下一位。”

    武人们寂静无声,没有人再敢叫嚣。

    良久,一位门派领头人轻哼道:“我来讨教。”

    “大师兄!”旁边的人低呼,拉了拉他的衣袖,九条凛这么强,恐怕大师兄不是对手。

    此人拍拍旁人的手:“不必担心,我未必会输。她方才战了七个人,那样的招式必然耗费体力,加上她还有伤,我不认为我会输。”

    此人心中自然有自己的小算盘,他认为九条凛已是强弩之末,就算不是自己也能一战。他在武界也有一番名声,实力不弱。若是现在不上,其他人上来击败九条凛,他可就没机会了。这群人里厉害的人物可不少……

    九条凛只有一个,能踩着她名声上去的只能有一个人,他想一搏。

    翻身上台,此人微微一笑:“林洛阳,请赐教。”

    九条凛凌厉的眼眸多了几分警惕,眼前之人实力不弱。

    林洛阳手一晃不知哪儿冒出一把长剑,剑锋三尺三,剑未出鞘,九条凛用的木刀他当然不会厚脸皮取下剑鞘相对。

    呼——

    说动手就动手,林洛阳一剑刺来,剑势惊鸿。九条凛岿然不动,精气神凝聚到极点,方才七人的战斗令她的精气神不断上升,这会儿她气势比之刚开始强太多太多。

    剑来,九条凛手中长刀动了,抓准千钧一发之刻侧劈在林洛阳剑鞘之上,林洛阳的剑锋偏移从九条凛身旁刺过,而九条凛的刀却没有停下顺势劈去。

    林洛阳暗道不妙脚踩地面整个人弹跳腾空而起侧身翻滚落地,九条凛的刀锋在他脸旁划过,只差分毫。

    九条凛没停顿,长刀在她手中杂技般换了个姿势反手握在手中,身体诡异地后旋,将背后对准林洛阳。林洛阳见状大喜,将背后暴露在他面前,好机会!

    “咦?”那位手拿折扇的年轻人轻咦一声,九条凛的招式很奇怪,她这是在干什么?将背后暴露给敌人?

    林洛阳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持剑冲上前,距离九条凛不过两米他暗道得手。这时一柄木刀由九条凛腰侧穿出,她露出半个侧脸以及气势凌厉的眼角。

    林洛阳大吃一惊,由于惯性来不及停下,长刀位置不偏不倚刚好在他咽喉部。

    噗——

    木刀顶住他的咽喉,巨大的冲击力让林洛阳仿佛窒息,脚在前滑头部身体都在往后,身体失衡直接仰面栽倒。

    摔倒在地林洛阳剧烈咳嗽,脸色涨得通红,这一刀若是真刀他必死无疑。

    “唔?”手拿折扇的年轻人轻咦一声,低声道,“天地同寿?”

    武当有一招剑式名为天地同寿,是一式玉石俱焚的招数,为一位武当前辈所创。方才九条凛的招式和它很像,不过也有所改变,不完全像。

    年轻人望着那把名刀秋水眉头皱起:“一寸长一寸强,若是她手里这把木刀,天地同寿确实会和林洛阳同归于尽,最好的情况都是重伤。可如果是以她的那柄长刀来使用,以她的反应可以在刺入对手身体一瞬间逃脱对方攻击,这把刀所长的一点距离足矣让她逃脱,这天地同寿在她手里反而成了更恐怖的一记杀招。”

    年轻人暗自猜测,九条凛和武当那位交过手,莫非是见识了武当那招所以加以改良才有了现在这招数吗?如果是的话,这个女人得更加留心了,这才多久一段时间,竟然能再创一招,武学天赋极高!

    九条凛身体微侧,这是她准备避开林洛阳剑的下意识动作,不过林洛阳比她想象中还要不堪,剑都没刺出。他的反应不够快,在看到自己长刀穿出时竟然还没来得及反应。如果反应够快应该是知道避无可避,不如同归于尽!两人皆是长兵刃,自己刺穿他时他的剑也会穿过她的身体。

    两招!

    这位领头人实力无疑是很强的,比起早前的要强得多,可在九条凛手底下还是只有两招,这让那些来挑战的纷纷心惧,一个月的时间扬名华夏不是没有理由。

    唐门那边唐少延眉头直皱:“她,比挑战我哥时又强了点。”

    旁边那位连忙道:“少延,要不就算了吧,她那么……”

    “不!”唐少延断然拒绝,冷笑一声,“中了我唐门之毒我不信她那么轻易就治好,她身体绝不像我们看上去那么健康。再等一会儿,她坚持不了太久。”

    “不过,恐怕也没人会挑战了。”旁边那位看了眼雅雀无声的武人们道。

    唐少延视线扫过手拿折扇年轻人:“放心,今天本着真心实意挑战的人还是有的,不管她是否受伤都会有人上来挑战。”

    九条凛握着木刀站在擂台之上,那股气势又强了几分。

    “下一位。”

    拿着折扇的年轻人淡淡一笑:“有意思,确实实力很强。”

    说着年轻人缓步走上台,俊朗的相貌,翩然的姿态,手中还握着折扇,下面的女人看得眼睛有点直。男同胞们都是撇嘴,暗道装逼货。

    武人们却没人敢说他装逼,来这里的大部分都知道他是谁,岭南名门之后,实力强劲。

    林韵兮看着又上来一个,心中竟有几分为九条凛着急。或许是因为九条凛一个女人车轮战面对这么多人的缘故吧,她看得有些不舒服。说实话,以女人的观点而言,九条凛让她很欣赏,一介女流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丝毫不弱任何男人!

    藤原建一与铃木彦之皆是张狂得意,九条凛实在太厉害了,这么多人都赢不了她呢!旁边的武人开始时还有人叫嚣,这会儿不都闭上了嘴?

    “不过,他们这样车轮战,九条学姐没问题吗?需不需要休息?”藤原建一又有些担心。

    “不必担心,对于学姐而言,这是小意思。”铃木彦之很自信。

    “是么?”藤原建一狐疑。

    年轻人站在了九条凛面前:“看来是没人敢挑战你了,那就我来吧。”

    九条凛凝视年轻人许久,放下手中木刀,拾起她的“秋水”。

    年轻人嘴角一牵:“在下连云飞,还望九条师妹多多指点。”

    台上两人对峙,场馆外一群人终于由外头挤到了前排,他们个个身体健硕如牛,手戴指虎,凶神恶煞的模样,正是早前和凌飞有摩擦的那群人。

    这群人都来了,那凌飞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