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气阴沉沉地,新城这边每到新年时节都泛着绵绵烟雨,少见艳阳天,今天也不例外。打开门看到这样的天气都不由得让人心里有些压抑,但是,不包括凌飞。

    对于这样的天气凌飞反而是有别样的感觉,前世执行任务时他就喜欢在这样的天气下行动,比如暗杀某个目标,动手时不影响发挥,动完手后还会下雨洗刷掉一切痕迹。

    洗漱吃过饭,凌飞往新大而去。

    今天凌飞开车出来的,他借了唐娉婉的车。买车的念头一直在他计划之内,不过研一的情况一直在变化,还是不买为好。

    虽然没证,但是凌飞有技术,他保证警察绝对抓不到他……滑溜极了。

    从云顶山到新大这段路有好几处经常堵车,凌飞也没多想,到了之后才想起。可后头已经排起长龙,想掉头是不可能了。

    堵了半个小时,凌飞都不由起了路怒症,心里烦躁得很。好不容易才从这条路开出来,他立即调转车头,由别处绕行,再来两次他可能会拿刀砍人了。

    墨菲定律: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凌飞本就绕路了,可没想到又碰上了堵车。不同的是前头不是因为早高峰,而是因为发生了事故,一群人堵着导致后面的车全都动不了。

    凌飞眉头直皱,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不到,按这样下去他迟到是一定的。心里更为烦躁,扬首望着远处。

    如果等警察过来黄花菜都凉了,可前头堵着又没办法走。

    咔哒——

    凌飞开门下车,径直走向里前头人群围着的地方。拨开人群,原来是一辆电动车和一辆法拉利撞了。开法拉利的是一个女人,她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开摩托的年轻人直皱眉头。

    “想走?门都没有!”女人尖着声音道,“撞坏了我的车你还想走!”

    年轻人冷冷道:“是因为你的错撞坏了我的车,我都没找你赔偿你还好意思问我要赔偿?”

    “你那辆破车值几个钱,把它加一起再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女人冷笑,“你还想要赔偿?赔什么?还不够我那点零头。”

    年轻人冷哼一声:“女人,你最好识相点,别无理取闹,我不找你赔偿就是了,别来触我霉头。”说着年轻人扶起车,他的车灯已经摔坏一边。

    “哟?”女人双手叉腰,“说得好厉害吓死我了,我告诉你,我哥在新城也是有点势力的,你今天如果不赔,你就等着瞧好吧!”

    “你在威胁我?”年轻人眯眼。

    “知道怕了吗!”女人来了劲,“知道怕就好,现在就给我……”

    啪!

    年轻人身形一晃,突然出现在女人身旁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力道之大直接将她扇得摔在车前。而下一刻年轻人又飞速跑回来重新扶好车子,这一幕让凌飞瞳孔一缩,好快!这速度……

    年轻人翻身上车:“奉劝你,把自己的脾气收收,也就是我脾气好,不然你会很惨。”言罢年轻人发动车子,前头的人不由得让开道路。

    女人愣了半天厉声尖叫:“混蛋,我要给我哥打电话,我要你死!”

    凌飞望着远远离去年轻人缓步回到车上,这个年轻人速度真的很快,如果按照雇佣军实力分级他应该是五星巅峰的速度,隐隐有达到之上的层次水准。当然,只是速度方面,其他方面没看到凌飞没法具体评判。

    “最近的新城,真的挺有意思。”凌飞发动车子,前头的人群已经散开,他得以开过去。

    近来新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出现太多这样的人。

    接下来去往新大路上倒是再没有碰到堵车,凌飞到了学校,他在校外停车走了进去。车子进学校需要出示准入证,他只能下来。

    走进校内凌飞发觉一股不一样的氛围,校内出现许多年纪较大的人,看穿着也不像是新大学生。新大是国内有名的大学,有人参观倒也正常。

    凌飞左右而视,那些人脚步匆匆,都往体育馆方向赶。看着看着凌飞神色微异,他看到了戴着指虎的一行人,指虎应该是制式的,这群人绝不是学生,更不是来参观的。

    凌飞往体育馆走越看越怪异,这类人好像都是习武之人。看数量很多,新城近来涌现大量习武之人,现在新大里又出现那么多人,看目的地还是体育馆,这不得不让凌飞遐想非非。

    又想到锦江城吃饭看到那两个人打架时听到的话,嗯?莫非和九条凛有关?

    “喂,小子,你们学校的体育馆怎么去?”

    凌飞正思索着后头有人喊道,他淡淡转过身,后头是一群习武之人,练的应是横练功夫,个个身材魁梧壮硕如牛。

    “不知道。”这种语气凌飞当然不会给面子。

    “诶!”一位稍显瘦小的男人伸手拦了拦旁边壮汉道,“同学,我问一下,你们的体育馆在哪里?我们过去有事。”

    “我说了不知道。”凌飞淡漠道,转身就走。

    “咦?小子,你等一下。”壮汉托着下巴看着凌飞,“你有点眼熟。”

    凌飞侧目,打量了一下这个壮汉。

    “啪!”壮汉一拍脑门,“好啊,是你小子!呵呵……”壮汉冷笑一声,“那天还扬言要撞死我这个垃圾,果然是山水有相逢,那天你跑得快,现在我看你怎么跑!”

    凌飞也想起来,他坐林经国的车碰到有人比斗,他说了一句,结果这群人就追了过来。

    “咔咔咔。”壮汉指节咔咔作响,扭着脖子过来,“小子,上回你有车,这回我看你怎么死!”

    “老山!”稍显瘦小的男人一把拽住他,眼扫周围,那群学生都看了过来,还有些武道众人也往这边看,“在这别闹事。”

    稍显瘦小的男人说话明显很有威严,老山顺从了,他轻哼一声:“呸,小子,算你走运。”

    “你是很走运。”凌飞头也没回传来一句话,两次了。

    “妈的。”老山要动怒,身旁的瘦小男人死死拉住他,这才作罢。

    老山恼怒:“找机会我绝对拧掉这小子的狗头!”

    ……

    体育场内,忙得不可开交的林韵兮现在还在主持场面。不过今天她的话显然不够看,来的很大一部分是那些武人,场面极难控制。

    来的武人足足占了四分之一,各个方位穿插在其中。林韵兮只能尽量去控制场面,扭头看时间,时间快到了,凌飞怎么还没来?

    特意搭建起的擂台上跪坐着一位身穿道场服的女人,她面容美丽而清冷,身前摆放着一把未出鞘的长刀。她神色平静,耳旁的喧嚣没能让她的心绪有半点波澜,长长的睫毛丝毫抖动迹象都没有。

    时间在逼近,只剩下五分钟,陆陆续续还有人进入体育场。那些武人仗着身手好大部分挤到前头,在擂台wài wéi武人占大部分,还有小部分是学生会的。

    凌飞还未到场,马上到时间了。

    “那个凌飞怎么还没来?是怕了吗。”藤原建一显得有些着急。

    铃木彦之望着擂台上的九条凛:“不来最好,那学姐就赢了。”

    “这么多人呢,这么赢了也没什么成就感。”藤原建一道。

    铃木彦之轻哼:“那还是赢了,那个人自己不来怪得了谁。”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到了规定时间,而凌飞还未到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