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阳一呃,随即上前凑近王玉婷低声道:“老婆,旁边这么多人,要闹回家闹,在这里丢人对我们都不好。”

    王玉婷嗬了一声:“现在知道丢脸了?早干什么去了,既然敢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就要有胆子让大家戳你的脊梁骨。你要脸,谁不要脸?可你做的事是往自己脸上拍屎,现在说起要脸了?谁管你。”

    王玉婷不仅没有听徐福阳的话,反而更加大声宣扬出来。周围这些医生护士满目鄙夷,全都在鄙视徐福阳,还有鄙视王玉婷的,原因是认为她情商太低,这种时候让老公丢脸她脸上就很光彩?

    耳边的议论声更大,徐福阳神色难堪,低吼一声:“够了!”这个蠢女人!他恼怒无比,这种时候也不看着点局面,她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

    “这就够了?知道丢人了?”王玉婷冷笑,“更丢人还在后面。”说罢王玉婷直接反手一巴掌扇在徐福阳的脸上。

    徐福阳瞪大眼睛,低吼一声怒火中烧,也一巴掌扇在王玉婷脸上。啪地一声巨响,王玉婷脚下踉跄撞在旁边壮汉身上。

    王玉婷满目不可思议:“你竟然敢打我,徐福阳,你竟然敢打我!老娘和你拼了!”

    王玉婷扑了上去,手爪并用,挠着徐福阳。徐福阳也让王玉婷的不懂事和这一巴掌气坏,反身就扭打在一起。

    本来是王玉婷来找洛倾城麻烦的,结果却演变成这样任谁也没想到,哦不,应该是有一个人想到了——洛倾城。

    洛倾城看着这画面嘴角勾起一丝怪异的弧度,尽在掌握……

    凌飞神色淡淡,倏地瞥见洛倾城怪异笑容,他心中一动,难道这徐福阳是她找来的不成?似乎从一开始她就很镇定,王玉婷进来她也没有丝毫紧张。按理来说正妻找上门来小三肯定都快吓死,可她倒好,镇定自若,不慌不忙,先是顺着王玉婷的意走出房间,而后坦然承认反而还讥讽了王玉婷一番,稍稍拖了点时间。最后便是徐福阳赶过来,演变成现在这样。

    两夫妻打起来大概也能猜到,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要女方不是太弱势基本都会大闹打起来。是不是说,这一切洛倾城尽在掌握?乃至于这一切都是在她安排之下?

    细思极恐,这个女人,一点也不简单。

    两个壮汉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不是来教训小三吗?怎么夫妻两人反而扭打在一起。旁边除了医生护士还有病人,越来越多人围上来,拿出手机开始拍。

    一位年纪稍长的医生大为皱眉:“保安还没来?”

    “快了主任。”一位护士答道,她手机抖也不抖就在拍。

    踏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终于到,四五位穿着保安服的冲上来,手持警棍。

    “把他们都拉下去。”主任皱眉吩咐道。

    “是。”

    几个保安冲上来两人一个拉开扭打的夫妻俩,驾着往下抬。

    “你们两个干什么吃的,赶紧把他们两个给我拉开,我要打死那个混蛋。”身材臃肿的女人厉声尖叫。

    壮汉对视一眼准备动手,主任挡在他们身前:“别再闹事,不然我可就报警了,这是市人民医院,你们掂量着点,别闹事。”

    两人一怔,互相看了看点头,不敢做些什么。

    夫妻俩加壮汉都下去,洛倾城扫了眼那些对她指指点点的人转身进病房,凌飞跟了进去带上门。看看洛倾城,她泰然自若在病床前的椅子坐下。

    “你还真是淡定。”凌飞不由道,“被人这么指指点点你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洛倾城淡淡道:“习惯了。”

    唔?凌飞眉眼一动,习惯了?这样的场面都习惯了?

    凌飞侧目,托着下巴:“我很诧异,在那么多人面前你能说出自己是小三的话,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吗?”

    洛倾城平静道:“为什么要在意?我只做自己,从不在乎他人。”

    “做你自己就是做这种事?”凌飞反问。

    洛倾城凝视凌飞:“凌先生,你管得太宽了。”

    凌飞耸肩:“是太宽了,和我又没有关系,管你作什么,治好她我们就没关系了。”

    洛倾城抿嘴:“那就开始吧,别浪费时间。”

    凌飞走到女妇人身旁,伸手把脉,检查起来。

    洛倾城缓缓站起,走到窗口处,这位置还能眺望海滩,望着一碧如洗的远空她心绪缓缓平静下来。其实,她内心并不平静……

    “不在乎么……”洛倾城心中呢喃自语,“是的,不在乎!”

    心中无愧,坦坦荡荡,为什么要在乎!

    凌飞这边眉头紧锁,低沉着声音问道:“她是什么原因昏迷的?”

    洛倾城转过身,神色哀伤:“重大打击,加上早年积劳成疾,以及长久的心理压力。一昏倒,就陷入这样的状态,已经好几年了。”

    凌飞松开放在女妇人手腕上的手:“她脉象虚弱,应是积劳成疾没错,身上的暗疾不少,这是诱因之一。你所说的心理原因和重大打击是让她昏迷的重要原因。”

    “能治吗?”洛倾城忙追问。

    “她昏迷几年,医生似乎只关注了她昏迷的主观因素,忽视她体内暗疾。这几年下来,暗疾越发严重,严重伤到根子。”凌飞沉吟。

    洛倾城脸色大变:“没办法吗?”

    凌飞想了片刻:“我可以将她身体暗疾治好,至于能不能醒过来我没法确定。身体暗疾是她昏迷的诱因,重大打击才是主因,也就是说她的病出在脑中。人脑是最神秘的东西,这方面的疾病,我也难以施救。”

    凌飞确实能上穷碧落下黄泉从鬼门关捞人,可也是鉴于那是疾病的情况下,脑子的东西凌飞没有直接的办法施救。

    “那怎么办?”洛倾城语调发颤,那美丽的脸庞上写满难过,灵动的眼眸这一刻失了神。

    这样的洛倾城凌飞第一次见,原来还是有能让她在意的东西。

    “针灸或许可以试试。”凌飞想了想到,“在她头上施针,能不能醒过来我也不能保证。”

    “在头上扎针吗?”洛倾城张了张嘴,犹豫着道,“会不会有危险,或者是副作用什么的?”

    “副作用不会有,危险有一些,人脑是极其神秘的区域,我不能给你保证一定让她醒过来。”凌飞摇头。

    “就没有其他安全又有效的办法了吗?”洛倾城失神落魄。

    “安全的倒是有,就是治好后你天天和她说话,指不定哪天她就醒过来了。”凌飞直言。

    洛倾城没说话,这不就和那些医生说得没什么两样吗?可是,这都几年了,什么效果都没有。

    “我的方法危险一些,但确实有刺激到她脑部的作用,醒过来的概率会更高一些。”凌飞道,“如果你要选择更安全的方法,我就治好她的暗疾,再活几十年没问题,这段时间内能不能醒过来听天由命。”

    “听天由命么,呵呵。”洛倾城笑了,笑容中尽是讥讽,“我这个人,从来不相信命!想在贼老天手里抢人,我没有这样的命。”

    凌飞深深看了眼洛倾城想了片刻没开口,他在想,碧落手是否能治好她?由风池穴起,以百会穴终,点遍曲差、五处、承光、通天、络却、玉枕、天柱等108处头部穴位,通络脑内。这是治疗其他疾病之法,能否救回她尤未可知。

    按照碧落明心手中所记载,这应该算是和眼前女人昏迷最接近的治疗方法了。但毕竟不是对症医治,所以凌飞无法确定效果。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