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凌飞在此来到新城市人民医院,今天他去得较早,准备顺带替马先生医治。这些天他时常会去医治马先生,虽然节目结束,但他的承诺并未结束,尽管马先生不信任他,可承诺一旦下了他必定坚守。

    马先生因为久未发现成效,对凌飞已然很不耐,换做刚开始凌飞必然不可能为他治疗,但既然答应他就会治到底。当然,治好之后痛打一顿这个成天说话引言怪气的马先生也是很有可能的。

    今天除了医治马先生,最重要便是和洛倾城见面,昨天约好。

    例行治疗后凌飞下楼,在门口等候,已经到了约定时间,然而等了十分钟洛倾城才到。

    “你迟到了。”凌飞淡淡道。

    洛倾城风尘仆仆,略微歉然道:“不好意思。”

    “唔?”凌飞挑眉,这个女人还会道歉?他以为她肯定会说一句“等一下人家有什么事嘛”,这才符合她的性格。

    这一瞥眼凌飞看到洛倾城异然平时的着装打扮,浅蓝色的牛仔外套内衬乳白色打底衫,腿上是浅蓝色牛仔裤。全身上下包得紧紧的,没有露出来一丝一毫,也没有出现让人遐想空间的余地,例如黑色丝袜啊什么的。

    这样的着装凌飞是第二次看到,上一次看见也还是在这里。

    凌飞神色怪异:“你怎么了?吃错药了?”

    “你才吃错药。”洛倾城怼了一句。

    “没吃错药你穿这个?”凌飞直接问道。

    洛倾城笑了,笑容带着几分讥讽:“在你眼里我就应该穿那种暴露勾引人的衣服对吗?”

    凌飞本想应一句是啊,平时都这样。可看到洛倾城嘴角那抹讥讽,止住话语。

    “走吧,应我之诺,救个人。”洛倾城没有追着不放,淡淡说了一句前头走去。

    凌飞跟了上去,心中沉吟着,今天的洛倾城太不一样。在他印象中洛倾城每次都穿着打扮暴露,说着放荡的话,身旁的男人要么是富二代要么是富商,这样的女人他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好印象。但今天,有点……

    两人前脚刚离开,后脚医院门口就来了三个人,前头一个是身材臃肿的女人,虽画着浓厚的妆容却掩饰不了已衰的姿色,穿着不赖,全身上下都是昂贵奢侈品,珠光宝气耀人眼。

    后头两人是保镖一样的男人,身高体壮,壮硕如牛。

    “那个贱人在九层是吗?”女人冷笑道。

    “是的夫人。”左边那位保镖恭敬道。

    女人冷哼一声:“跟我上去,让那个贱人好看!”

    ……

    一路上洛倾城一言不发,走在前头,轻车熟路带着凌飞到了九层的icu。

    “小洛,你来啦。”旁走过的年长护士在和洛倾城打招呼。

    洛倾城挤出个笑容:“嗯。”

    “这位是你男朋友吗?”年长护士看到凌飞不由得问道,这位护士不认识凌飞也是挺奇怪的,现在新城学医的人里不认识凌飞的很少。

    洛倾城摇头:“不是,是个医生。”

    “医生?”年长护士上上下下打量凌飞,洛倾城带医生过来她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已经习惯……她在意的是凌飞的年纪,这么年轻,他行吗?

    “林姨,我先带他过去了。”洛倾城道。

    “好。”林姨目送洛倾城离开,轻轻叹气。

    凌飞张嘴本想问些话,又闭上嘴巴。

    “这里,进来吧。”洛倾城推开一扇门。

    屋内充满消毒水的味道,凌飞稍一打量,这病房很豪华,应该是有钱人住的。再看病床,床上躺着一位面色青灰的女妇人,插着鼻胃管,闭目沉睡。

    看到女妇人脸色凌飞眉头一皱,洛倾城要他救的就是这个人吗?恐怕不简单,她面有死气。

    扁鹊见蔡桓公中扁鹊仅是看一眼蔡桓公的脸就知道他病情如何,判断其病在腠理、在肌肤、在肠胃、在骨髓。这是望闻问切中的望,凌飞达不到古之先圣的水准,但眼前之人的病情他也能一眼能看出。其病必在骨髓,脸上已经出现青灰之色,司命之所属啊,要救她,难如上青天。

    洛倾城望着眼前的女妇人眼中闪过温柔疼惜,轻声道:“她已经这样躺在床上好几年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你,能治吗?”

    凌飞凝视女妇人许久:“我需要诊脉看看。”看脸色已然病入膏肓,需要进一步的判断,确定还能不能救。

    “好,你先……”

    砰!

    洛倾城正说着门被一脚踹开,她被吓了一跳。

    “谁,干什么!”一扭头洛倾城看到门外三人,神色一变,是她们!今天她迟到十分钟就是因为他们,她迟到了无数次,唯独今天这样的大事她不原迟到,但就是因为这三人不得不迟到。

    “小贱人,你果然在这。”前头身材臃肿的女人冷笑道。

    洛倾城皱眉:“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说。”

    “出去,好啊,让更多人看到你这个贱人做了什么事!破坏别人家庭,让你大家都知道你这个小三都做了什么!”身材臃肿的女人冷笑连连。

    洛倾城不为所动道:“出去说。”说着扫了眼病床上的女妇人走出病房。

    洛倾城想要丢人这女人怎么可能不同意,她巴不得看洛倾城出丑,让大家看清楚这骚làng nu人的真面目,她是什么样一个yin jiàn货!她直接跟着洛倾城出去。

    凌飞神色怪异,这洛倾城脑子是有病吧?不怕丢人吗?这种事关在病房里了了就是,出来这么多护士医生在,她疯了不成?还是说因为不想打扰女妇人?开玩笑吧,都成了植物人,还说什么打扰。

    至于洛倾城第三者之言凌飞没什么好奇的感叹,洛倾城经常和富商一起出入,那些富商肯定都是有家室的,现在被找上门并不让人意外。

    凌飞看了眼女妇人走出病房带上门。

    “诶,各位都过来看看,就是这个小贱人,勾引我老公!”一出门身材臃肿的女人就开始高声宣扬开,“不要脸的贱货,坏我家庭,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周围走动的护士纷纷看了过来,在看到洛倾城的脸时纷纷讶异,瞪大了眼睛。她?

    看到不少护士医生都围过来,身材臃肿的女人冷眼看着洛倾城:“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yin jiàn货,哟,成天穿得袒胸露背勾引男人。哟,今天倒是穿得挺正经,看来你也知道这是医院所以穿得正经吧?在医院有这种觉悟,勾引男人的时候怎么就没这觉悟了?”

    洛倾城那副严肃正经的模样在走出病房关上房门之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凌飞时常看到的那副柔媚入骨模样,神色似笑非笑。

    “勾引?”洛倾城扬起嘴角,“如果不是你男人没定力,谁能勾引得了他?我是yin jiàn货,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作为他妻子的你估计也是一丘之貉好不到哪里去,有道是蛇鼠一窝。”

    “你!”身材臃肿的女人咬牙,“你还有理了,骚蹄子!各位看看,就是这种人,道德败坏还能这么理直气壮说出来。勾引别人老公,还说得振振有词,你勾引别人还是我们的错了?”

    “对啊,我是错了。”洛倾城娇媚而笑,捂着小巧樱唇,“但是他能被我勾引,证明了什么?如果他真的爱你岂会受他人诱惑?色衰而爱驰,老阿姨,你应该想的是怎么让自己变得更好看点,而不是责备他人。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另外一个人勾引他,哦不,应该说他也会另外找一个比你年轻漂亮的女人。根源呀,还是出在你和你老公身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