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和江北泷说了洛倾城的话,让他心里大概有个底。

    “这是好消息。”江北泷点头,“我的人查到不少东西,却没有这几点,到时候一并用上。”

    又聊几句凌飞离开,不打扰江北泷的工作。百无聊赖凌飞在公司里巡视了一番,逛了一圈凌飞本想回家却接到林韵兮的来电。

    凌飞微微一笑:“会长,找我干什么?”

    “刚刚开学,我忙得要死,你竟然还问做什么?”林韵兮微恼,“赶紧来学校帮忙。”

    “没空。嗯?”凌飞发现林韵兮早挂了电话,看了眼手机,好吧,反正现在也没事。

    林韵兮确实忙得头皮发麻,今年赶来她就受到一些人退会的申请,例如文斌、徐良奈。她发现退掉的人几乎都是和文斌玩得比较好的,对此林韵兮也没有办法。学生会本就是个自由的组织,想要退出随时都可以,她没有什么强制性手段去制约他们。

    文斌几人也是无可奈何,凌飞在学生会,他们实在没勇气没对,惹不起只能躲了。

    文斌等人是快活,对林韵兮来说很麻烦,人手少,加上开学学生会事情很多,林韵兮都快忙不过来,这种时候就不免想到凌飞这个“编外人员”。

    到学校,进学生会,办公室里个个埋头苦干,林韵兮一遍指挥一边自己做事,忙得不开交。听到开门声林韵兮抬起螓首,看见凌飞她一甩利落的及肩发:“来得刚好,一项重要任务交给你。”

    凌飞笑着在她桌旁停下:“你就不会客气点,我才刚进来。”

    “没什么好客气的,你是学生会一员,工作有你一份。”林韵兮拿起一张表对凌飞道,“这是今年的休学退学申请人员,你挨个给他们打电话,问问情况。如果是因为钱的问题,学校可以帮忙,如果是其他,嗯,具体问题具体看,先问个清楚。后面这张,打完电话了解清楚后在上面做记录。”林韵兮又递过来一张东西。

    学生休学退学有很多原因,如果是不可抗力那没办法,若是因为客观原因,比如没钱交学费,学校会给予帮助。新大是国内排名靠前的学校,学生皆是一等一的优质学子,几乎每个都是经过高考这条独木桥进来,证明了他们的出色,仅仅因为些不知所谓的客观原因而造成辍学,那就太让人惋惜了。

    凌飞接过表格看了看,目光倏地停在一个名字上:安若曦!

    凌飞本想拒绝,看到这个名字犹豫片刻:“好。”

    林韵兮挑眉:“这么爽快?”凌飞如此轻松就答应,让林韵兮有些意外。

    “为了帮会长么。”凌飞淡笑。

    林韵兮耳根处有点发烫,瞪了眼凌飞:“赶紧打电话去。”这家伙,又瞎说什么胡话。看看旁边,那些装模作样认真工作的学生会成员都偷偷抬起头看呢。

    凌飞哈哈一笑,调笑比较正经的人是他的恶趣味,当然,仅限于他认为不错的女性。

    凌飞去了旁边的会议室,这里的人都在办公,打电话去旁边好一点。

    林韵兮看着凌飞出去心中嘀咕,过了个年,怪怪的。不过……挺好的呢。

    既然答应了凌飞自然会好好做,挨个电话打了个遍,最后在安若曦的电话号码上凌飞略作停顿。安若曦休学,是因为她的病情吧?

    安若曦的病名真没取错,天衰,天都要收她。越到后面见安若曦凌飞越发感到她病情的严重性,她很虚弱,几乎每一天都在变得更虚弱。

    安若曦的寿命估计剩下一年都不到,去年还能坚持来上学,今年恐怕她的父母家人都不会同意。本就虚弱,稍大风浪都能让她出现意外。而且,想必安若曦父母都不会放弃,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们会想尽办法给安若曦治病。

    凌飞微微摇头,安若曦的病就连他也棘手。最早他的想法是用碧落明心手,可在监考那天他为安若曦治病后发现,即便是用了渡劫手她的病情还没有多少好转。若是用碧落手或许可行,但现在的凌飞用渡劫手替安若曦治疗都能虚脱,用碧落手的后果会如何不敢想象,估计直接死亡也有可能……

    即便是突破到了归一决第五层,凌飞也觉得够呛。第五层是用碧落手的最基本要求,如果达不到,后果太严重。但是,也不知怎么回事,卡在第四层已经很久,仍旧没有突破的感觉。

    脑中闪过很多想法,实际上只有一瞬间,凌飞拨通安若曦的电话。

    “喂?”耳边是一道女性声音,听声音年纪应该不小,至少是个中年妇女,不过声音很温柔,浓浓的母性气息。

    “你好,我找安若曦。”凌飞道,“我是新城大学学生会的。”

    女性顿了顿:“你直接和我说吧,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安若曦递交了休学申请,我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问一下,她是有什么麻烦吗?如果可以学校可以帮忙解决。”凌飞问道。

    女性犹豫片刻:“她生病了,很严重,恐怕,上不了学了。”

    “那么严重吗?”

    “嗯……”女性轻轻一叹,“说了你也不会懂,现在的她下床都难。”

    凌飞眉头一皱,不会吧,离开前她还没有虚弱成那个样子,这一个月的时间就让她连床都下不了吗?

    “也怪我们,如果……不好意思,就这样吧。”说完女性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是止住,直接挂了电话。

    凌飞沉吟,从她的话他隐约猜测,可能是这段时间进行过治疗,结果却是让安若曦更加严重,现在连床也下不了。

    莫名地,凌飞心中有些压抑,脑海中不由得闪过黄昏下那位拿着画笔绘画色彩斑斓世界的女孩,她的笑很阳光,她的笑很灿烂,有如岩缝中挣扎着探出头向阳而生的花朵,倔强而美丽。

    这股压抑感让凌飞很不舒服,心头沉甸甸地,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仅仅几次见面的女孩子就能让他如此上心,甚至为她伤感。

    脑中一幕幕浮现,初见时她笑着坦然接受自己的病情,不忍因为自己的疾病连累他人而倔强拒绝自己的医治;再见时于那落日余晖中绘画自己眼中的世界,绚烂多彩,对未来充满幻想,对生命充满渴望;还有图书馆时的娟秀笔迹,善良的内心令人生畏,她在向满手血腥的男人诠释着自己对于生命的理解;画面浮现到最后安若曦的那句“明年再见”定格下来,或许,再也见不到了。

    凌飞捂着胸口,是因为她对于生命的渴望么?是因为她的善良么?还是因为她向阳而生的灿烂与阳光?或许都有吧。他是一个满手血腥的人,能让他内心触动的是善良纯真的人,无疑安若曦符合这般特质。

    良久良久凌飞待在这儿都没有动,一言不发,心思沉浮,没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一直到快晚饭时间了林韵兮过来才唤醒了他。

    “发什么呆呢?电话打完了吗?”林韵兮问道。

    凌飞回神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好了。”

    言罢凌飞穿过林韵兮,往门外走去,眼中复杂之色明灭不定。

    “诶,怎么走啦!一起吃饭啊!”林韵兮叫道,可凌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

    林韵兮微恼跺脚:“不就让你干个活,脾气这么大。唔,是这个原因吗?总感觉怪怪的。”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