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泷有他的情报部门,不过听江北泷说,为了调查凌飞他失去了在燕京的一切眼线。新城的情报部门也随着这些年他被关在精神病院一点点消失,能量大不如前。既然洛倾城知道些事情凌飞干脆就让洛倾城告述他,省了江北泷的情报工作。

    从洛倾城口中得知这些很有用处,从暗处进攻并不需要切实的证据,捕风捉影的消息就能让媒体群众自发进行调查,从而人肉、调查出一切讯息。只要洛倾城的话是真的,这些就是最具杀伤力的进攻武器。

    说得口干舌燥洛倾城喝了口咖啡,咖啡泡沫粘在嘴上,她深处灵巧粉舌在嘴唇上一卷。旁边传来咕咚的咽口水之声,凌飞瞥了眼周围之人,满脑门黑线。

    “怎么样,你想要知道的人家都说了,可以救人了吗?”洛倾城轻声道。

    凌飞颔首:“不成问题,要救什么人?”

    洛倾城微微低眼:“明天吧,明天你来人民医院,我在门口等你。”

    “好。”凌飞颔首,明天没什么事。

    洛倾城淡淡一笑,扭头望着远空,遥远天空乌云渐渐密集,正如她此刻的心:“天气,阴了呢。”

    “春雨将至,是个好兆头。”凌飞淡笑道。

    洛倾城瞳孔一颤,望了眼凌飞又瞟向外头:“是好兆头么,希望吧……”

    别过洛倾城,凌飞前往公司,这些讯息他需要告诉江北泷,这是极有利的大杀器。

    凌飞想拦一辆出租车,四处打量,正巧一辆车开了过来。

    “嘿,小兄弟,坐车啊。”一个中年男人对凌飞道。

    凌飞扭头一看,熟脸:“是你啊。”司机名叫林经国,给过他名片。

    “哈哈,挺巧的,刚刚送一个客人到地就看到你了。”林经国笑眯眯道,“上车。”

    凌飞坐上车。

    林经国和凌飞聊起来:“小兄弟,今天是新大开学吧,你怎么跑这来了。”

    “报个到就是了,暂时没上课。”凌飞道。

    林经国笑道:“我那侄女啊,估计现在得忙死了,好不容易休息个寒假,回学校又得累咯。”

    凌飞问道:“她是班干部?”

    “听说是学生会的。”林经国含糊道,“我也不大清楚,问她就只说加了学生会。”

    “校学生会还是院系的?”凌飞心中一动。

    林经国懵了:“这是什么?还有两个吗?”林经国没上过大学,对于院系啦校啦不大清楚。

    “你侄女叫什么?”

    “林韵兮。”

    “……”凌飞。

    “怎么了小兄弟?你这表情很奇怪啊。”林经国问道。

    凌飞忍不住露出个怪异的笑容:“你侄女,我认识。”

    “哦?是嘛!还是同学啊,这个好这个好。”林经国乐了,“诶,小兄弟,问你件事。”

    “什么?”

    “她在学校有没有男朋友?”林经国问道。

    “你这叔叔挺八卦的。”凌飞瞥眼。

    “这不是关心她嘛。”林经国打了个哈哈。

    得知凌飞和林韵兮竟然还认识,一路上林经国和凌飞聊个不停,各种问林韵兮在学校的状况。得到了凌飞高度评价后高兴得直点头,林韵兮可是他们的骄傲。

    车子突然猛地一个刹车,林经国停下来,皱着眉头:“咦?”

    凌飞向前望去,道路被堵住,前头不知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前面的,让一让。”林经国探出头喊道,手上疯狂按喇叭。

    然而前头纹丝不动,理都不理林经国。凌飞眉头一皱,什么情况?

    林经国也有些恼,按着喇叭不放,忙大叫:“让一下啊,这边赶时间。”

    依旧无人理会,林经国气得和他们杠上了,按着喇叭不松手,看看他们的耐心是不是忍得过遭罪的耳朵。

    “按什么喇叭,卧槽!”有人骂骂咧咧开始。

    “你特么不能绕路吗?非得在这过。”

    “吵吵吵,吵你妈啊!”

    前头人开骂。

    林经国松开喇叭朝外头道:“让开,这边赶时间。”

    “赶你妈啊赶,给老子滚远点。”

    林经国被气到,怒道:“说的什么话,你们挡着路还有理了?”

    “对,你能怎样?”前头那个大个子瞪眼喝道。

    凌飞神情淡漠:“那就撞过去,替这世界减少点垃圾。”

    凌飞声音不大,可前头的人却听了个清楚,好几个人都转了过来,对视几眼朝着林经国的车子走来。几个人气势汹汹,简直是要吃人的样。

    林经国神色大变,完蛋!他急忙挂挡后退。

    “想跑?没门。”

    “既然有胆子嘴贱就要有胆子别跑!”

    “追上去让你们知道嘴贱的代价。”

    这几人看来就是一伙的,朝车子猛扑过来。林经国牟足了劲,发挥出他一百二十分的车技,甩头挂挡踩油门猛地蹿出去,朝着来时的路一阵狂奔。

    “有种特么的别跑!”后面的人叫嚣狂骂,可是这是车子,他们没追上。

    因为这些人让开,凌飞从车后视镜中看到了里面情况。人群围了个包围圈,里面有两个人在比斗,拳jiǎo jiāo加,插招换式。

    凌飞眉头一挑,这两人的身手比之那日在锦江城看到的还要强,这段时间怎么回事?这种身手的人突然涌出来这么多。并且,看这几个叫嚣追上来的人身手似乎也不弱。等等,这群人该不会都是这种身手的吧?

    凌飞神色怪异,怎么回事?开武林大会吗?

    林经国开远了才长舒口气:“好险好险,小兄弟,你这说话也太招仇恨了。还好跑了,要是让他们逮到就完了。”

    “无碍。”凌飞心说是他们幸运,惹了他那几个人可不够看。

    “不过说来最近新城真是奇怪。”林经国沉吟道,“这几天警察和媒体疯了一样,四处都是警笛声,好像发生了大事。还有锦江城附近,来了很多奇怪的人,听说他们那群人不知道什么情况和锦江城的保安打了一架,保安来了四五十人,他们三四个人竟然把他们全放倒了。”

    凌飞心中一动,想到那日在锦江城发生的打架事件。当时保安吃了大亏,以锦江城的脾气恐怕放不过那个人。林经国口中的事情会不会与此有关?

    “还有啊,羽林路那块,开了个擂台,好像来了不少江湖艺人。这些人和以往的也不一样,几百斤的石头歘一下就抬起来,跟玩似的。”的哥的消息无疑是最灵通的,他们跑得地方多接触的人多朋友也都是的哥,什么都知道点。

    凌飞一路上听着林经国的话心中越发怪异,新城这段时间确实有点情况。警察和媒体的情况估计是莫临芪的事引起,那些突然出现的一堆强人估计都是武道中人,他们齐聚新城必然有大事发生,具体是什么情况凌飞就不知道了。

    将凌飞送到地,凌飞要付钱林经国拒绝了:“既然是韵兮的朋友,我怎么能收你钱。走了,哦,小兄弟,大叔还得提醒你一下,你这个性格太刚了,刚刚那种情况要不是跑得快就完了。”

    凌飞淡笑:“知道了。”

    林经国摆摆手离开,凌飞回公司。

    一进公司就看到有不少面试的人,现在公司局势稳定没问题,可还是人手紧缺,招聘工作自然不能拉下。

    “董事长。”职员们纷纷给凌飞问好。

    那些面试者神色皆是惊异,董事长这么年轻吗?男面试者对公司抱着怀疑,而女面试者皆是眼前大亮,董事长这么帅,还那么年轻,要是看上她们……自动脑补出一部霸道总裁爱上平凡女职工的连续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