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表弟?”在车上凌飞问道。

    唐娉婉舒了口气:“是。”

    “很能惹事?”

    “嗯。”唐娉婉摇摇头,“算了,不说他。”

    “那就说说我们吧?”凌飞笑眯眯看了眼唐娉婉。

    “没什么好说。”唐娉婉瞬间肃然,目不斜视。

    “怎么没什么好说,回家快半个月了,就几次和我视频,就没一点想我?”凌飞好不伤心的道。

    “没有。”唐娉婉立即回道,就算有也不会说出来。

    “哎,亏我想你想得睡不着觉,茶饭不思,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凌飞摇头叹息。

    唐娉婉嘴角扬起,心中自是欣喜无限。

    两人途径一家酒店便吃了顿饭才回家,到晚上,哼哼,自然是亲亲摸摸以慰藉长久相思咯……两人都能感觉到,这小半月的分别,让两人心的距离更加贴近。

    ……

    翌日。

    凌飞前往公司,研一集团和唐娉婉的丽人美妆一样今天开红。

    年前江北泷和展天啸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可还是没有让所有人都留下来的把握。人的心理太难把控,今天或许还言听计从,第二天因为某些事情就会产生变化。

    过了个年谁知道那些原本信誓旦旦的员工会不会出尔反尔。

    那些个员工也不知道会剩下多少,如果有人来辞职还好说,能试着挽留。可有些人干脆直接不来,一份辞职信由他人递来,你想挽留都没有机会。

    若是员工统统离去,研一吹响fǎn gong号角的节奏得缓上许久了。自身都没有处理好,还妄图对他人动手?这些人都是公司中流砥柱,没有他们公司的基本运营都成问题,更甭说组织进攻。

    一大早凌飞就和江北泷展天啸来到公司,通知开会。与会人员便是研一中流砥柱,若是他们走了,想再招人培养又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即便招来的是有能之人也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诸多不便。

    随着时间的流逝,职员慢慢进入会议室。看着进来的员工凌飞三人都是松了口气,庆幸,这些中流砥柱来了十之七八。不过管理层的走了好几个,这对研一来说还是挺伤的,却也能接受,保证公司运营还是没问题。

    人啊,还是都想向高处走。管理层的那些人不愁没下家,他们能力强,资历足,恐怕年前在职期间就有诸多猎头找上他们。

    看差不多了,坐在首位的凌飞缓缓开口:“各位,首先我要感谢你们还能留在研一。走了几位不能共患难的职员,留下的都是有情有义能够同甘苦的兄弟。相信我,研一不会辜负你们的信任。”

    “我知道,留下来的各位心中也有踌躇,对于研一的未来有所疑虑。人都向往更美好的明天,如果研一没有明天,浪费的是诸位青春。这些我都懂,所以,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就是打消各位心中疑虑,展望更加阳光的未来。”

    凌飞展开一大段演说,讲了许久把场面话说全。而后由展天啸和江北泷分别发言,展天啸说的是凌飞夺冠事宜,立足现在,打消各职工心头顾虑。江北泷则是展望未来,说出他的野望,未来研一的发展和扩张道路。

    展天啸沉稳有度,江北泷慷慨激昂,两人的前后配合充分调动员工信心。尤其是江北泷,他的容貌虽然有所变化,可某些员工都认出了他,那位传奇的商业奇才,对他的话无不相信。其实很多一部分员工没走就是因为年前江北泷来到研一,让他们有了底气。

    这一天,凌飞都在公司,新年第一天他不准备去其他地方,在公司就能定下很多人的心。接着几天研一的工作是稳定内部,顺便做准备,而后发起对言度集团的反击。

    时间一晃就是两天。

    ……

    春天来了,新大那褪去寒霜落叶的枫树冒出翠绿嫩芽,点点新绿看出春天的复苏。一叶知秋,一枝也能知春。

    褪下的厚衣服,重新穿上的春装,褪去了寒风,攀上了新绿。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在这充满青春的日子,新城大学开学了。洋溢着激动之情的学生们欢声笑语传遍校园,也有离家不舍的学生默默不语。

    如果问这些学生,春天来了他们会想到什么?或许很多人会回答的很有诗意,也可能会有人回答:凌飞和九条凛的一月之期到了!

    是的,凌飞和九条凛的一月之期就在两天之后!

    凌飞也来了学校报到,一路上的情况和年前没什么两样,无数人瞩目,尤其是在和九条凛决战之日的到来。

    凌飞和九条凛的挑战可不一般,首先第一点,九条凛是东樱之人。第二点,凌飞提的要求啊,多刺激,暖床丫头!凌飞在班级里说的话早就传遍校园,有去了解的都知道。

    不过貌似主人公凌飞还有些莫名,他甚至都忘了还有和九条凛对决这件事,回到宿舍里才知道。

    宿舍内杨振宇和乔非都来了,杨振宇喜气洋洋,乔非满面春风,陆博……还是低着头玩手机。

    “凌飞,两天后的比赛准备好了没有?”杨振宇问道。

    “什么比赛?”凌飞不明所以。

    “呃,你忘了?和九条凛的。”杨振宇错愕。

    凌飞想了片刻才恍然:“还有这么一回事,你不说话我都忘了,我说刚刚过来那些人看我眼神那么奇怪。”

    “能不奇怪吗?输了当暖床丫头,人家还同意了,你说这能不让他们gāo cháo吗?”杨振宇嘿嘿直笑。

    乔非瞥了眼杨振宇:“我看你是要gāo cháo了才对吧?”

    “滚你丫的,你个骚包玩意儿,最近泡上省长女儿爽了是吧?”杨振宇鄙视乔非。

    乔非满面春风,摆摆手:“说什么泡真是的,没素质,还大学生呢。我是赤果果的追求,懂吗?”

    “追上了?”凌飞侧眼问道,那晚乔非没少吃苦头,如果追上了也算是大难不死的后福吧。

    凌飞问话,乔非竟然有一些害羞:“还没,不过关系好多了。”

    陆博抬起头:“没想到,这个骚包竟然还有害羞的时候。”

    “去去去,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毛都没长齐。”乔非恼道。

    四人聊了会儿乔非提议吃个饭,刚开学嘛,总该聚聚。

    自然还是乔非这个少爷做东,带着三人在校外一家有口皆碑的餐馆入座。

    乔非几人定包间,凌飞拿起手机,有人给他发了语音聊天。他拿起一看,是洛倾城!

    凌飞想了想还是接通。

    “darling,你怎么这么慢才接电话呀,是不是旁边有什么小美女不合适呀?”洛倾城妖媚的声音简直能勾动人yu huo。

    凌飞却很平静,淡淡道:“你打错人了。”说罢直接挂断,走进餐馆。

    刚进门洛倾城又一次拨过来,凌飞在此挂断。可洛倾城毫不气馁,继续拨,反复几次,凌飞皱眉接通:“你还有什么事?”

    洛倾城嘟囔着:“你这个人还真是不解风情,一点玩笑都开不得,人家是有事找你啦。”

    “说。”凌飞淡淡道。

    “嗯……下午有空吗?”洛倾城语气稍微正经了一点。

    “没有。”

    “呀,你这个人,尽糊弄人吧你。”洛倾城娇嗔,“肯定有空对不对。”

    “你再这样说话我就挂了。”凌飞道。

    “……死木头。”洛倾城嗔了一句,顿了片刻再次变得严肃,“其实是真的有事找你,下午如果有空的话我们见个面,很重要。”

    凌飞沉吟片刻:“好。”

    “mua!人家就知道你最好……喂喂喂?混蛋,竟然挂我电话!”洛倾城跺脚。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