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抓两方各有说法,徐良秋面对凌飞可以说有逮捕证就能抓,可在面对纪志国时,他说需要证据,徐良秋只能放弃。而纪志国面对陈景山,陈景山也同样有说法,说得在理一些纪志国就得缄口。在陈景山面对纪老时,纪老说要证据他就必须拿证据,没证据只能作罢。

    说法上来来去去就那点东西,不同的是身份地位的原因,这才是决定抓不抓的重点。

    纪老一言便定了今天这件事的解决方法,凌飞可以抓吗?可以,但必须有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能抓凌飞。

    陈景山只能默认这个解决方案,扫了眼凌飞对纪老道:“老书记,那我就先走了,您老多注意身体。”

    “我也祝愿你平步青云吧。”纪老笑道,说心里话,他对陈景山极其欣赏,比之自己儿子更甚。但欣赏归欣赏,该对立还得对立。

    陈景山离开凌飞没有多说什么,这种时候如果还动手就是打纪老的脸了。

    徐良秋见状灰溜溜地说道:“老书记,我,我也先走了,案件需要详细调查。”

    说完徐良秋转身就要走,纪志国淡淡道:“慢着。”

    徐良秋整个人怔住,僵着脸转过来,心中苦涩,完蛋了。他身后的几个人纷纷后退一步,和徐良秋保持距离。周易水心中暗叹,早知如此,这又是何必呢。

    纪志国盯着他看了许久:“我会通知陈彦霖的,你的思想工作我会让他好好给你做,该什么处罚就什么处罚。”

    徐良秋心一凉,市长给局长打电话,他还有好果子吃吗?

    “纪市长,我只是……”

    “不必多言。”纪志国抬手止住徐良秋的话,“人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既然选择了,就要有承担结果的觉悟。”

    徐良秋张张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他选择了站在莫临芪那头,说是为了案件,其实他内心更清楚是为了周易水,为了自己愤怒的情绪能够得到倾泻。没什么好反驳的,在未知对方是否是杀人凶手时,如此做法确实有失公允。

    “走吧。”纪志国摆手。

    徐良秋失神落魄离开,几位警察跟着离去。周易水看着他们无奈摇摇头,转头看了眼凌飞没说什么,也跟着离开。

    来势汹汹,最终还是以黯然离场。即便如此,凌飞并未安全,纪老的话是说有证据才能抓凌飞。而凌飞杀了莫临芪是事实,即便手段特殊,处理得当,仍旧有被发现的风险。

    凌飞沉吟,莫临芪想杀他他自然不可能放过莫临芪,如果那天不是自己提防性足够,恐怕死的人就是他了。杀人方法是银针射穿喉部,角度由上至下偏斜,独特的角度让细微的银针嵌进肉里,如果不是水平极高的法医绝对查不出。

    但是,仍旧存在被发现的可能。银针射杀,加上最后比赛时自己展露了一手银针绝技,两相联系,肯定会算到他头上,但这也只能算是猜测,并非直接证据。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证据,监控他很严密地处理干净,被发现的可能性极低。

    也就是说,直接的证据并没有,人证物证皆无。

    “凌飞,在想什么?”展天啸问道。

    凌飞抬眼淡笑:“没什么。今天,得谢过纪市长和老书记了。”

    “说得生分了,叫我纪叔就好。”纪志国笑道,“这只是一个小忙而已,算不得什么。”

    纪老则是凝视凌飞:“那个人,是怎么死的?”

    凌飞悠悠道:“杀人者人恒杀之。”

    三人皆是一顿,心中了然。凌飞这句话相当于是在告诉他们答案,对此三人颔首,并未过多表示什么感想。到他们这个位置,很多问题考虑看法已经不是市井小民那般。

    ……

    莫临芪的事情算是暂时平静下来,纪老的话成了标准,有了证据之后才能动凌飞。

    震动新城上下的事情勉强被压了下来,可警局上下的震动远没有结束,一是纪志国特意打电话给局长说了徐良秋的事;二是莫临芪的案件他们还得查,而且下的命令比今天早上还要重。

    其他各部门平息下来,警局估计得沸腾一段时间。

    今天是初七,下午时分凌飞开上唐娉婉的车前往机场,唐娉婉今天回来了,她的公司初八正式上班。

    快半个月没见唐娉婉,凌飞甚是想念。在机场门口看到唐娉婉拖着行李箱出来时嘴角不自觉挂上一抹微笑,心里莫名涌上一股温暖的感觉。

    凌飞对着唐娉婉张开双手,笑容宛然。

    唐娉婉望着朝思暮想的家伙,不善表达的她脚步竟然在不自觉加快,在他面前驻足,淡淡道:“干嘛?”

    这幅傲娇模样,凌飞笑着主动上前拥住她。

    唐娉婉嘴角扬起,埋首在凌飞胸膛,那温暖熟悉的感觉,那让她安心的味道。

    轻抚唐娉婉秀发,凌飞揉了揉:“我想你了。”

    唐娉婉心尖一颤,双手抱紧凌飞。

    “呵呵。”凌飞微微而笑,静静与唐娉婉相拥。

    在机场这样的画面并不少见,偶尔有人看几眼,大部分都在忙着自己的事。

    “表姐!表姐!哇哇哇,他是谁啊表姐!”

    突然耳边传来一道公鸭嗓,唐娉婉面色一变,推开凌飞道:“我们走。”

    “嗯?”凌飞抬眼看前头朝他们飞奔过来的少年。

    少年大抵只有十三四岁,背着个黑色书包,戴着遮阳帽,打扮新潮。

    “他好像认识你?”凌飞问道。

    唐娉婉拉起行李箱:“走不走,不走我走。”

    “诶诶诶,表姐,等等我呀!”少年大叫。

    凌飞笑了笑和唐娉婉一起离开,并未理会身后之人。

    少年加快脚步,飞速奔上来拉住唐娉婉的手:“表姐,你,你等等我呀。呼呼呼……”

    唐娉婉脑门黑线,冷着脸道:“王小凡,谁让你来新城的!”

    王小凡笑嘻嘻道:“没谁呀,我想来就来咯。”

    “这里你人生地不熟,回去。”唐娉婉淡淡道。

    “这不是有表姐你吗?”王小凡笑眯眯。

    “我不认识你。”

    “……”王小凡挠挠头,“表姐,我不会惹事的,你就别让我走了吧,我不想回家。”

    唐娉婉满面冰霜,不惹事?这个家伙的话谁能信?

    王小凡眼珠子提溜直转,突然一把抓住凌飞的手:“你就是我姐夫对啊,表姐经常和我说你呢,果然和表姐说得一样,高大帅气,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年少多金,嗯……还有,哦,博学多才。”

    唐娉婉眼神冰冷得能把王小凡冻死,低喝一声:“王小凡,你现在就给我滚回去!”

    “姐夫救命啊。”王小凡自来熟,一下子躲在凌飞身后。

    这姐夫两个字把凌飞叫得舒坦的,笑眯眯道:“婉儿,算了,孩子大老远来一趟,就让他住几天。”

    唐娉婉瞪了眼凌飞:“你懂什么!王小凡,你马上给我回去,不然我告诉姨夫了。”

    王小凡撇嘴:“谁怕那个家伙了,哼,就不回!表姐,你要是不让我住你那我去别的地方就是了,奥斯丁酒店不错啊,上回来新城就住那。”

    “你回不回?”

    “不回。”

    “那就别怪我动手!”

    王小凡闻言撒腿就跑,看样子估计学过长跑,速度太快了,哧溜一下跑没影。看唐娉婉穿高跟鞋那样,估计这辈子都别想追上。

    “该死。”唐娉婉着恼。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