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志国和展天啸都在忧虑,周易水看着凌飞心中暗道不妙,可凌飞依旧老神在在毫无紧张感。

    瞥眼四人,凌飞望着陈景山淡淡而笑:“陈书记不愧是陈书记,够厉害的。”确实够厉害,纪志国轻易就让他压制。

    徐良秋望望陈景山没有动手,等着他的命令。

    陈景山言辞淡漠:“多谢夸奖,彼此彼此。”

    “我在想,如果我不和你去警局会有什么结果。”凌飞单手支着脑袋笑问道。

    “按照法律程序走,如果拒捕会有相应惩罚。”陈景山道。

    “可我还是不去呢?”凌飞再问。

    “那么,强制执法不是不可能。”陈景山道,“屡教不改,屡次罔顾提醒,必要时可采取必要手段。”

    凌飞嘴角微微牵起:“陈书记,话说得倒是不错,不过你人在我面前就说要强制执法,胆子不小。”

    陈景山眉头不着痕迹一皱,凌飞这是在威胁他!眼前年轻人的身手无疑极佳,关键是他行事无所顾忌,无端出手也并非不可能。

    “年轻人,凡事三思而后行。”陈景山淡淡道,“场合不同,处理方法也该斟酌,一旦出了事便再无回旋余地。”

    “这话同样是我想对陈书记说的,做事,可得考虑清楚。”凌飞笑道,“一失足,成千古恨,想必陈书记也不想吧?”

    凌飞的威胁更加明显,换其他人陈景山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偏偏这个人是凌飞,他动手的可能性极高!

    陈景山眉头缓缓皱起,又是这种感觉,凌飞的做法让他无法掌控。不论做什么事他都能掌控一切,可碰上凌飞他都感觉凌飞像是个x因素,永远未知。上次奥斯丁酒店也一样,必死局面让凌飞掀翻了棋盘,他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现在也很像,按照正常思路猜想凌飞决计不敢动手,哪怕他实力再强受限于环境也不会动手。大庭广众之下,市委书记市长警察都在,哪个人会真的动手?怎么想都不可能。可凌飞就是给了陈景山这种错觉,他会动手!

    这种感觉很憋屈,在握的胜券因为一个人动摇。

    徐良秋神色怪异,陈景山竟然不说话了?这个小子竟然让陈景山这个铁手腕也默言?

    “陈书记,询问工作我很配合,不配合的是这位警察。威胁的语气和古时候屈打成招没什么分别吧?”凌飞道,“既然他有这种想法,我去了警局会受到怎样的盘问可想而知。以陈书记如此爱护群众的性格,应该不会让我进去吧?”

    陈景山眼眸阴沉,这个小子反而逼了他一手。

    纪志国似笑非笑看了眼凌飞,没想到凌小兄弟口才也不弱。只不过奇怪的是,陈景山未免太束手束脚了吧,他的性格可不是这样。

    陈景山想起自己远在燕京的儿子缓缓凝眸:“这也简单,进了警局之后换个人询问即可。可你拒捕,就必须接受惩罚。”

    “这么说,非抓我不可了?”凌飞坐直身体,做最后的确认。

    陈景山能感觉到,凌飞有了动手之意。

    “不错!”陈景山气势变得凌厉,他是个强势之人,即便凌飞可能动手,他也不会退缩。

    “不再考虑考虑?”

    “何须考虑,该考虑的是你。”

    “看来陈书记够自信的。”凌飞冷笑。

    “那就没什么好说了。”陈景山扫了眼徐良秋,徐良秋会意上前。

    凌飞眯眼,缓缓站起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出现在他身上。这是一股极强的压迫感,众人面对他仿佛是在面对一条猛虎。再次剑拔弩张,徐良秋几人如临大敌,凌飞的突然变化让他们不适应。

    周易水突然想到了荷禹赌场时的凌飞,那时的凌飞和现在一样。

    陈景山缓缓抬手,门外停的几辆车内冲出两人来,陈景山知道会面对凌飞也不是毫无准备。陈瑾浩当时他就派了人保护,自己自然也有保护者。

    兵贵精不贵多,这两人是他花费重金加上莫家的实力找到的两个保护者。据莫家人之言,有二人在此,哪怕国际顶尖雇佣军前来刺杀也能护得他周全。这二人实力乃是五星雇佣军巅峰,且两人擅长配合,即便是超越五星的存在过来也能力敌。

    上次凌飞轻松击败保护陈瑾浩的四星雇佣军,能猜出凌飞的实力应该是五星雇佣军水准,更上一层楼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凌飞太年轻。既然实力相当,不一定能擒下凌飞,保护他绰绰有余。

    这两人挡在陈景山面前,凌飞微微眯眼,这两人看样子实力不弱。上回陈瑾浩身边有四星雇佣军保护,这两人要保护陈景山怎么想也该是五星。

    众人对峙,却没有人先动手,都在判断局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笃——

    倏地响起拐杖驻地之声。

    “咳咳咳。”这是一道苍老的咳嗽声,“景山同志,何故如此剑拔弩张?”

    众人往外头看去,看到来人众人纷纷肃然。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在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的搀扶下拄杖走来。

    “爸!”纪志国忙叫了一声冲上来去扶纪老。

    不错,来者正是纪老,也难怪众人都肃然。在新城带过较长时间的恐怕没人不认识这位老者,这是一位真正为民做事的市委书记,他在新城的声望无人能及,陈景山比起他可差远了。为人处世、实绩能力,无一不是上上之选,数十年前曾兼任新城大学校长,桃李满天下,学生遍布各界,燕京也有许多身居要职之人都称他一声纪老师。

    哪怕是陈景山,在面对纪老时也躬身道:“纪老。”

    凌飞站起身,迎着纪老让他在椅子上坐下。

    纪老对着凌飞笑了笑,满脸的皱纹仿佛是开了花。陈景山看得直皱眉,心中一沉,若是纪老是为凌飞而来,今日之事恐怕是难成了……

    虽说是政敌父亲,可这位老者依旧是陈景山心中最尊敬的人。刚从政时这位老者就是他的偶像,仰之弥高,到现在他都不敢说与眼前老者比肩,职位虽同,高度已经不一样。

    对凌飞的笑也让徐良秋看到,他头皮发麻,这个凌飞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谁都有关系。那可是纪老,即便退休一句话也能让新城震动的人。

    “景山同志,这是怎么回事啊?”纪老苍老的脸庞左右晃动,看了一遍周围之人停在陈景山身上。

    陈景山自然而然地微微躬身,这是对这位前辈偶像的尊敬:“老书记,昨日新城犯了一起杀人案件,嫌疑人是这位年轻人。”

    “一起杀人案件可不至于让你们这么多人都来这里。”纪老缓缓道。

    “死者……”陈景山微微沉吟,“不一般。”

    纪老苍老的面孔露出一抹笑容:“有什么不一般,人生而平等,没有谁比谁高贵,案件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所以,这位涉嫌杀人的年轻人需要带到警局,但他拒捕,无奈我只有用强制手段了。”陈景山恭敬道。

    “父亲,景山书记这话说得未免不全面。”纪志国适时开口,“开始时凌飞小兄弟是很配合的,奈何审讯的警察带着威胁的语气,所以才引发矛盾,不过该说的都说了。结果这个警察还说要带走再审……”

    纪志国将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事情也确实如他所言,没有添油加醋。可是,话是人说出来的,语气上自然有所倾向,无疑他是倾向着凌飞。

    纪老听后沉吟点头:“景山同志,他说的有错吗?”

    陈景山皱眉,没错是没错,可味道变了。

    “错了吗?”纪老再问。

    “不错。”陈景山只得如此作答。

    纪老颔首看了眼徐良秋:“我以前就对你们说,以人为本,为人民服务。小同志,你的做法不可取。”

    徐良秋低着头,不敢说话。

    “那就没什么好说了,去找证据,只要有证据你怎么抓人都是正确的。没有证据,不可冤枉任何一个人。”纪老郑重道。

    陈景山心中无奈没有反驳,眼前这位老者他不能够反驳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